——记我的同修道友善松师兄

文│慈如

  从同喜班开始,班上就有一位我俩始终认知相左、不时剑拔弩张的师兄,而随着时间推演、修行推进,我开始越发地珍惜这位有着异于一般人思维的道友。
  我们同岁,我一度对自己所招感的因缘业力逃避烦躁,他则一直安于独行侠一样的状态,始终不急不缓。
  我们同时做辅导员带班,前期的我紧张慌乱,而他的从容自在着实给了我加持。
  “善似青松恶似花,看看眼前不如它。有朝一日遭霜打,只见青松不见花。”这首偈子巧妙地包含了师兄的法名,而时至今日,在我看来,我不堪一击的世俗善心与他坚定坚守的信心道念,也正如此偈所传达的韵味一般。
  这位师兄是哪个?相信很多师兄已心有七八。
  每年的静修营,那个带着耳麦静静地矗立在法会幕后护持视听效果的师兄就是他。
  班级的共修,几年如一日地做好录音并上传班群,供给有强烈需求但因身体原因没能亲临共修现场的师兄及时聆听;前几年网络培训时急需义工,他如“消防队员”般地随叫随到,促成了几多对法充满渴求的生命成长的需求;带班后,他更是为了保证不让每月一次的出差影响所带班级共修氛围,当机立断地辞掉工作,专心于修学和带班……
  他就是我的同修道友——善松师兄。

  分别

  记忆中,师兄始终对“信”及“疑”的次第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却始终不为我所理解和接纳。我是持着“信为能入,一定是先有一定程度的信,然后在不断修的过程中强化信。当然不乏一些根机好的众生,信力一开始就很强,让我望尘莫及”这一观念的。而师兄始终认为:“先怀疑,或者说先去理解,认识法在表达什么,才去信,否则,不可称其为信。”
  时至今日,我宁愿相信我们说的其实是一回事,只是在一些特定场合下,不同的生命因缘背景,所传达的生命信息不同;或者说当时的心行给另外一个人的感受,彼此有些不接纳而已。学了《百法明门论》才体会到,我们都在遍计所执着彼此,也被彼此遍计所执着,所以本来可以很简单的事情,都被凡夫的心搞得很复杂。
  当然,经历了几年的分别,随着师兄们对法的认知渐臻纯熟,回望来时路,那些莫非是加持啊!看,当下本具一切法。分别时,积累资粮;安住时,会心一笑。

  坚守

  师兄新年的打算是好好修学和练习太极。也是因缘际会,为了更好地带班而辞掉工作的他,反而也经历了班级共修因缘不具足而拆班,和我当初一样。暂时从辅导义工岗位“下岗”后,他很快报名了一个初中高三级的太极学习班。问及为何时,他说:“世间法中,能够更容易帮我们观无常和缘起的也就是色身了吧,而且这跟修学是息息相关的。更何况,太极中所蕴含的也都是修行的真义呢。”
  随喜师兄的潇洒自在。在我的生命中,能够看到这样一位坚守在修行道路上的同龄人,一起经历彼此生命的局限和修行思考,一起并肩在生命觉醒的道路上、互相加持,这也是我的因缘福德。
  昨晚共修时,我分享自己对特定身份的人有怎样的想法,他恰如其分地提醒:“师兄,这是分别心。我们只要把握‘一即一切’就好。”五六年时间,眼见着师兄从一个完全冷静、逻辑理路推演如编程程序一样、似乎法不具生命力的师兄,出落地越发用心绵密,始终在用正念观照、把握身语意,并及时给予大家充满幽默且正知正念的提醒时,我的欢喜和敬佩也是无以言表。
  如果贴标签,我想“直言不讳、真诚坦率、精辟睿智”这些词,他都可以担当。我想,随着修学,他也会更加地善巧和圆满。愿师兄尽快重新走上辅导义工的岗位,用自利利他的智慧和发心,充分地去成熟自己和更多有缘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