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善德师兄

文│慈珊

  对善德师兄留下深刻印象,源于她发布在网站上的一篇分享稿——《承担,做就是了》。92岁高龄的公公,住院期间还在想着家里买米的事,让善德师兄明白了什么是担当。“这种担当,不是宣誓,更不是一句话的承诺。它不要任何监督,不要任何提醒,没有任何推脱,生命不息,担当不止……”我认识的善德师兄,正是这样“没有任何监督,没有任何提醒,没有任何推脱”地担当着。
  与《道次第》中国王同名的善德师兄,高高个子,热情开朗,脸上永远笑呵呵地,焕发着不知疲倦的神采,好像没有什么事能难倒她。认识很长时间后才知道她的年龄,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看上去正当年的她,竟然已经当外婆了!
  和善德师兄见面的机会不是很多,所以见了面总能聊上半天,从《道次第》到《百法》,从西园到普门,不是谈对法义的理解就是谈义工行的感受。有次两人一路聊到地铁站,只顾着说话,结果乘了反向的地铁,掉头回来后,还是没长记性,又坐过站了……
  辅导札记对辅导员们是老大难的问题,可善德师兄竟然已经发布了十来篇。记得最初校对善德师兄稿件时有点头疼,可随着一篇篇稿件的呈现,发现她写得越来越好,不仅内容好,而且语言也越来越生动。那时一直不明白,是什么动力让善德师兄这样笔耕不辍,直到去年在辅导员培训上听她分享说:“听到慧元师兄说辅导员札记少,我就发愿,自己今年一定要写,每月一篇,这么自利利他的事必须做!”然后就听到善德师兄笑翻全场的广告语:辅导员师兄们,写札记啊,有什么嘛,我们每人一篇,‘砸’书院网站!
  这就是善德师兄,有需要,做就是了,“哪有那么多道理”,这是她的口头禅。
  就在那次培训中我无意遇到的一个场景,对我的触动特别大。培训开始前决定请一位辅导员师兄分享写札记的利益,于是想到了善德师兄。在西园寺通往念佛堂的路上,正遇到主持师兄和善德师兄谈分享的事。我当时想,临时约分享太突然了,都没有事先准备,要是我肯定会推辞。没想到,主持师兄的话音刚落,善德师兄就爽快地答应,“好的,没问题”,而且还补充了一句“感恩师兄们给我分享的机会”。我当时有点震到了,不禁多看了善德师兄几眼,也为自己感到惭愧。那时我对善德师兄还不是很熟。
  善德师兄可能不知道,就是因为这次“偶遇”,当后来义工师兄问我是否可以在辅导员年会和辅助员前行会上分享时,我也毫不犹豫地回答:好的,没问题,感恩师兄们给我机会。
  我之前收到做义工的邀请,总会习惯性地拒绝,很少爽快地答应。对我来说,“承担”是道需要勇气翻越的山梁。去年我就曾经三次婉拒善德师兄的义工邀请,我的理由貌似很充分:我现在承担的义工工作太多了,没时间。第三次善德师兄打电话给我,是在我和她分享了自己做义工的成长后。电话那头她的话令我至今记忆犹新:“看来你还没有突破这个‘我’。”
  挂了电话,我很惭愧。其实在拒绝的当时我就在心里问自己:真的是太忙而不能承担吗?我是不能承担还是不想承担?我有善德师兄忙吗?她是三个班的辅导员;“普门”方方面面的事,大到整体协调,小到配一个窗帘都要考虑;还要做导读员,做沙龙主持人;还有自己的修学,自己的家庭……
  从善德师兄身上,我了解到什么是承担——就是没有人要求你,你认定是自己要做的。
  问善德师兄,承担这么多,有过犹豫吗?她说:“刚开始时也想过,干嘛要我做啊?有那么多年轻能干的师兄。但后来问自己:你不是要修行吗?让你做事情就是给你修行机会啊。什么高兴不高兴,叫你去做,肯定有道理,什么事都是有缘起的。想得太多就是消耗,有什么好想。”善德师兄的一口上海普通话里透着平实和直率。
  “有了事情,如果先考虑,我能不能做,做不好怎么办,我有没有时间?还是把我放在前面。为什么放不下这个我?因为我们对凡夫心太熟悉了,遇到事情,第一时间总是把凡夫心先放出来遛遛。其实只要换个想法:太好了,又给我一个可以修行的机会。带着这个想法,带着利他的发心,做义工肯定跑得比谁都快……”善德师兄总是能把高大尚的发心接足了地气。
  “这么多事情都需要时间,师兄是怎么做到的?”我问善德师兄。“只要心到了,确实可以做很多事,因为心不再被妄念控制了。当心里没有了我,你就有时间了。”
  和善德师兄的聊天总是轻松、愉快,她就像邻家妈妈,你出门旅行,可以放心把家里的一切交给她,然后等你回家时,她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做事时,她不说自己面临的困难,也不讲曾有过的委屈,她只在当下,做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