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除了生死的轮回,还有一种轮回就是亲子关系的轮回!所谓亲子关系的轮回,就是在陪伴孩子的过程中,做的是高级的重复,还是低级的重复。
  什么是低级的重复呢?就是“三恶道”式的陪伴。要么像“饿鬼”一样不满意孩子这个,不满意那个。孩子做的好的,期待他做得更好,当孩子做得不好时,就会要求、指责、评判、强拉硬拽着要按照我的方式去做,满足我的要求;孩子不配合,达不到要求,我就像进入了生气的、愤怒的、委屈的、痛苦的“地狱”,然后也把孩子弄得一会儿地狱,一会儿天堂,让孩子没有安全感,情绪也起起伏伏;有时又把孩子当成“畜生”一样去命令要求,你必须怎么样,应该怎么样,一定要怎么样,否则就怎么样,并自以为一切都是为他好,让孩子感觉是在被威胁、被有条件地爱着。
  这样的爱,要么让他很自卑封闭,认为我不够好,是不值得爱的,只有我满足了父母的期待,才能得到想要的快乐,于是做事时便会畏首畏尾,看大人的脸色行事;要么就是很叛逆固执,你让我做什么,我偏不做,就是和你对着干;要么就是有样学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怎样对我,我就怎样对你。
  学到《道次第》中士道烦恼发生之相、烦恼的次第以及烦恼的过患时,才发现在这些低级重复的轮回中,导致亲子关系痛苦轮回的原因是烦恼和业。烦恼是根本原因,而十种根本烦恼的根源又在于无明和坏聚见。概括地说,我执是一切烦恼的根源,由无明、我执产生自他对立、贪自嗔他,进而高举而产生慢,由于只相信自己,对真理产生疑和种种恶见。
  亲子关系中,烦恼的根本也是我执,执著于他是“我的孩子”,在这个基础上加上了很多错误的设定、各种条件和期待。因为在这种执著里有一个我,还有一个“我的孩子”的我所,就会产生我和孩子的二元对立。
  比如:因为执著于他是我的孩子,所以他就要听我的话,做我让他做的事,就要孝顺我,和我亲,就要按照我的要求来满足达成我的目标和期待,这就是在张扬贪心。他要是对我不好,我就会伤心、委屈、生气,产生嗔心;认为我是他的妈妈,我的人生经验比他丰富,读的书比他多,我是长辈,他就该听我的,就会不由自主产生慢心;他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就怀疑评判是他做得不对,做得不好;他要是再不继续改正,就会怀疑自己没有能力,很无奈很无能的感觉,继而产生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
  你说他这么小都敢和我顶嘴,长大了不得上天了,那我的面子往哪搁?不行,我得管管……
  我是他的妈妈,我要对他的人生负责,要是将来他走歪了不成材,别人不得说我无能呀!
  他最近小动作怎么这么多呀,走路姿势不对、手指不停地动,一看就让人心烦,看了就想说,不说我就难受……
  所有的想法、做法里都有各种各样的“我”和“我的”。我执在思的作用下产生烦恼,然后不停造业。造业的过程中用批评、指责、要求、威胁的方式去和孩子互动,然后孩子也烦恼,自己也烦恼。
  导师说,烦恼是生命中伤害我们的最大的力量,根源就是因为烦恼的心。所有外在的伤害,都是以烦恼为基础,而我执派生了一切烦恼。
  原来,不是孩子小、动作多才让我烦恼,而是因为他是我的孩子,他手指乱动就意味着他有点多动,他多动就意味着他不好,他不好就意味着我的孩子不好,我的孩子不好就意味着我不好,我不好就意味着我会被别人嘲笑、否定,就会感觉我没有价值(思),我没有价值,我就很烦(嗔),烦了我就想管,管了听了改了就开心一点(贪),再犯了我更烦(嗔),烦了之后就想说话制止,然后下意识地上手轻拍他的小手(思已业:思维过后表现在语言上和身体上的行为)。说了之后,拍了之后,造了恶业起了冲突,孩子也会生气、委屈,或者是顶嘴,再学我动手还回来,他也造下身口意不如法的业。
  在这一件日常亲子的小事中,就有这么多的惑业苦在积累,更不用说吵架的时候,甚至偶尔还有动手真打屁股的时候啦。
  因为执著五蕴为我,执著有一个真实存在的我,有一个真实存在的“我的孩子”,就和他的感情、他的喜怒哀乐粘到了一起。这样的贪爱,让我们在陪伴过程中不停地造业,不停地让我也烦恼,他也烦恼,还破了五戒中的不妄语戒(烦恼的过患:坏自坏他坏戒),不停地在低级重复中轮回。而且在没有闻思烦恼发生之相之前,并没有意识到这样的过患给我和孩子的生命品质会带来不好影响,还在凡夫心里洋洋自得:和别人相比,我的孩子已经很棒了,我们的亲子关系已经很好了,平时吵个小架、起个小情绪都是很正常的,吵完了大不了道个歉,很快又会好的,陪伴孩子成长不都是这样的吗?
  可是,如果不从破除无明,断除我执处下手,我和孩子低级重复的相处,还会不停上演,不停造业,好了又吵,吵了又好,永无真正的宁静和谐之日。更重要的是,这会影响我和孩子的生命品质,都在不停地造作三恶道的因。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要出离这种亲子关系的烦恼!
  如何出离呢?
  从看清“我执”是什么开始!没有一个真实存在的我,我只是一个由五蕴等众多因素和合而成的因缘假象。没有我,也没有我所。连我都是个假象,更何况我的孩子!他也是一个因缘聚合的假象。他只是经由我而来,但并不属于我。我和孩子是平等的关系,我是众生,他也是众生,众生都有佛性,没有谁高谁低,谁尊谁卑。在无尽轮回中,今生我是他的父母,说不定,在过去生中,我做了他很多次的孩子,甚至奴仆,说不定还做过他的宠物呢。我哪来的优越感、重要感、主宰欲一定要让他,按照我的要求来成长,按照我的观念来生活呢!他只能成为他自己,他是他自己命运的主人。
  作为父母,在理解了关系的缘起的角度,在认识到冲突来自于我执之后,我能做的,就是接纳和包容,给他提供增上的支持助缘,让他去成为他自己。
  导师说:“如果要建立一种充满占有的爱,注定是不能独立和自由的。因为这种爱是有粘性的,粘住后就会形影相随,不再独立。一旦分离,便会因曾经粘得太紧而撕裂。就像两张粘住的纸,揭开时必然造成不同程度的破损。惟有建立无私的、不以占有为目的的爱,才能在爱的同时彼此自由。因为带来伤害的并不是聚合或分离,而是这种占有性的粘著。”
  一想到是我的孩子,一沾上我的感觉,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去控制,想去要求,想让他朝着我指定的方向去改变。
  但一想到他虽是我的孩子,但不属于我,他是独立的个体,是具有佛性的小菩萨,就会对他生起相信和尊重。相信他能过好他的人生,相信他不需要我的唠叨,我的担心,他需要的是平等,不只把他当成孩子,更重要的是把他当成一个独立的人平等地去看待。我们在一起,是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之间的互动,是一个生命和另一个生命的相互滋养。
  人生是无常的,我和他的关系也是无常的,现在是母子,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关系。所以唯一能够把握的,就是在每一个当下,带着觉知的、不黏著的爱和他在一起撒欢地玩,畅快地笑,静静地呆一会,牵着小手,亲一下小嘴,在吃喝拉撒里去过好每一个当下,带着觉知去做一个正念妈妈。和他相处的时候,带着防护之心,当我想要求他,或者已经说出要求的话时,觉知自己,哦,我又陷入到烦恼里了,我又执著他是我的孩子了……觉知是回到高级重复,高级陪伴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