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10年前,我就在厦门皈依济群导师了,但那时候,导师还没有创建三级修学。而且,不久后,我便开始北漂了。因此,虽然皈依多年,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修学。混混沌沌地漂了很多年,直到前年,我才和我的爱人一起加入三级修学。
  在没有学佛之前,我对幸福的感觉只是停留在对物质的追求以及跟他人的对比上。我会对自己不能够穿上像样的衣服、有牌子的鞋而感到丢人和沮丧。在北漂的好多年里,我都是跟别人合租房子住,所以,我对幸福的最大期待就是能住上一套独立的房子,并且拥有一间安静的书房,可以写写书法。此后,我便开始拼命地工作、创业、加班。
  为了有更好的人际关系,我也厚着脸皮到处攀缘。买着上好的茶叶在客户门口排队送礼,进去之后却发现前面一个人也同样送了茶叶,内心尴尬无比。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日子过得越来越忙碌,也越来越麻木。
  作为一个双子座的设计师,我总是很容易纠结,很容易情绪化,爱生闷气。有一次我去商场买一个拉杆箱,挺贵的,而且我看中的款式就只剩下一个。买完后,我让服务员帮我剪掉标签。服务员比较忙就匆匆帮我剪了一下,但是用力过猛,剪刀在我箱子的表皮划了一道。服务员说了一句“这个没事”,转头就走了。因为交了钱,我也只好走了。
  但此后的几个小时,我就一直憋闷气,心想:花这么多钱买个新的,被人划了一刀,不完美了,而服务员还一点歉意都没有。我心里不舒服,但最后我说服了自己,把那道痕当作我辨认这个箱子的一个标记,一个独一无二的标记,这才从情绪中逃脱出来。
  通过在修学,我的内心有了很大的改善。首先从认识的角度,我认识到过度的物质追求并不能让内心感到充实和幸福。当我能住上独立的房子、拥有了可以写书法的书房时,我的内心依然会感到忧虑和不安。这让我意识到,内心的幸福不只是物质所能决定的。导师说:幸福如果可以以物质为标准,那么它应该是可以量化的,比如拥有多少钱或达到什么条件就能幸福,但事实并非如此。当我们享受美食,吃撑了之后再去吃,立刻就会变成痛苦了。
  因此,佛法说,人生是苦。虽然这句话在我没学佛之前,我并不完全认同,总觉得自己偶尔会痛苦,但大多数时间还是比较快乐的。现在想来,人只要还不能摆脱情绪对自己的控制,人生就是苦的,我们就不能做自己的主人。
  当我在地铁上看到别人因为被挤了一下而破口大骂甚至大打出手,我感到我是幸运的,不是因为被打的不是我,而是通过学佛,我认识到了任何现象都有前因后果。如果怕高峰期太挤,可以提前一点出发,也可以选择安心等两分钟坐下一班车。重要的是,能否把握住自己当下的心,让它更加从容。
  学佛对我第二个改善是心态的改善,也是最容易让我获得幸福感的改善。在过去的很多年里,创业让我犯上严重了失眠症,因为开销大,压力大,特别是快到给员工发工资的时候,我几乎都要等到快到天亮才能睡一会。日子久了,失眠成了习惯,最后身体也不好了。我曾经尝试过很多种办法让自己睡着,包括睡前喝点白酒把自己喝晕等等。
  自从加入三级修学后,我更加关注心态的调整。一个种着荷花的泥潭,只要不搅动池里的水,那它就会是清澈的,而越搅动就会越浑浊。渐渐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爱人称我睡眠为秒睡,我想这可能是因为我现在的日子过更加充实了吧。我告诉自己,白天我努力过了,现在要睡觉,就不需要再想了,所以很快就能入睡。
  学佛,是不断调整内心的过程,幸福之所以不稳定,是因为我们很容易心随境转,转到顺境就感到幸福,转到逆境就会苦恼。虽然我学佛快两年了,但长期积累的习气还需要慢慢调整,需要时时观察自己的心:观察吃饭时是否能安心吃饭;走路时是否能感受到每一步与地面接触的感觉;观察自己购物是否真能物尽其用,避免盲目消费和浪费,努力训练和强化正向的心理,使它不随波逐流。稳定的修学就好像放风筝,我要确保那根线不断掉。
  世界是无常的,一切都在变化,但是变化并不是没有规律,如果创造好的条件,它可能就会变得更好。所以,我相信,我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