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分享的是“信仰篇”部分的修学心得。本单元安排了三课的内容,让我们正确认识佛教,建立信仰。法义分析了“我执”,我想就这点剖析一下自己。
  多年来,由于各方面的原因,我逐渐将自己封闭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接触佛法,特别是加入三级修学一个多月来,我逐渐意识到这个封闭的“自我”就是典型的“我执”。我只关心与自我有关的一切,我的家庭,我的孩子,我的工作,我的亲朋好友……除此以外则漠不关心。表面看来,我对他们的帮助和照顾是无私的,但一遇到事情,“我执”就会本能地表现出来。
  先举一个最近发生在公司的小例子。去年,我们公司所在的区政府出台了一项公司搬迁的奖励政策。恰好今年七月初,我们在另外一个区县找到一处更合适的场地,尽管我们的租期明年才到,但因为搬迁奖励政策的诱惑,我们提出了搬迁计划。当拿到政策文件时,才觉得有些不符,但努力一下也能争取到。如果不是因为学习了佛法,知道了因果,我会毫不犹豫地动用关系来争取。但再三考虑,我于八月初放弃了。
  这件事,从表面上看,是我在为公司争取利益。实际上,正是“我执”的表现,是为了满足小团体的私利。奖励资金有限,若我真的争取成功,一定会挤占真正符合条件的企业的利益,也就会造下不善业。
  还有我对家人,特别是对孩子的关心和照顾,可以说是细致入微。初中到高中,六七年的时间,我几乎每天接送孩子上学放学。除了中午在学校的一餐外,孩子几乎没在外面吃过早晚饭,都是我亲自下厨。还有各种课外学习班、活动等,我全程陪护,同时也没有耽误过单位的工作。说得好听些,这是出于本能的母爱,并且好长一段时间里,我也引以为豪。
  但对照法义,深究内心,其实还是“我执”在作怪,是虚荣心在起作用。因为我这一代人上小学、初中时正是文化大革命最火的时期,老师不敢教课,学生根本不学习。因此结婚有孩子后,希望孩子替自己实现学生时代的许多理想。我对孩子的付出,有太多“我”的期盼。认识到这一点后,我深深自责,今后一定要对孩子充分放手,还他一个自由的未来。
  强烈的“我执”,还表现在处处以自我为中心,将自己封闭起来。这样做好像是避开了一些麻烦或负面的东西,但也错过了许多美好的人生风景及良师益友,使自己心胸狭窄,视野短浅。特别是包容性差,不容易适应不同的环境,与不同的人合作相处,符合自己原则的就往来共事儿,不合自己要求的就回避或置之不理。
  回避得了外人,躲不了家人。在家里,爷俩儿经常开玩笑说我天天拿一把标尺量他们。虽然爷俩儿很包容我,但也有不愉快的时候。
  近期我正在试图改变,在家里,把“我”的标准去掉,最明显的是周六日早晨不急着喊他们爷俩儿起床吃早饭了,而是让他们睡到自然醒。如果他们进家门后鞋、衣、物摆放不整齐,我不再用嘴说,而是动手把它们放好或干脆顺其自然。老伴这几天高兴地跟儿子说:“你妈的‘更年期’要过去了。”
  如果说以上的“我执”的种种表现,还有可以搪塞的理由,那么我对“时间”的珍爱,则完全是“自我意识过强”的表现。我特别喜欢安静的环境,也喜欢独处,做事计划性很强,对时间特别重视。我轻易不打扰别人,不浪费别人时间,更怕别人浪费我的时间,打乱我的计划,像单位员工迟到、早退是我最反感的。参加各种活动,我一定会提前到达,平时和任何人交往,都有意识地控制时间。近几年来,我很少参加各种聚会及应酬,连去商场、超市采卖东西,都是提前列好单子,不喜欢闲逛。
  以前,我还以为这些都是好习惯。通过对近期法义的理解,我明白,这是将无限的心变成有限,甚至是极为有限的一点点。其实我们的心本来和虚空一样,现在却局限于由“我执”构建的非常狭隘的境界中。
  因为对时间过度执著,一旦超过忍耐度,我就很容易情绪波动。严重时会生起烦恼,很痛苦。想找人发泄,又怕伤害别人,造新的口业。
  学佛修行,就是要粉碎“我执”建立起来的堡垒,将生命内在的宝藏开发出来。远离了这个处处作祟的“我”,也就远离了那些与“我”形影相随的烦恼。我要打开心量,学会包容,增强耐心,不做“我执”的奴隶。
  感恩导师,感恩辅导员师兄,感恩同修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