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爸爸往生记

文/隆华

一封感谢信

  8月14日,师兄们为慧星师兄家翁黄爸爸助念后的第二天,收到慧星师兄大姑一封发自肺腑的感谢信。内容如下:
  “非常感恩义工们。是你们让我的父亲,一个对佛法一无所知的普通人得以安详往生。这让我见证了佛法。你们身上的大爱让我对佛教徒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让我这个对佛法一知半解的人有了新的了解。
  长这么大,第一次面对至亲在死亡前的痛苦,束手无策;第一次见证助念的加持力;第一次见到义工们尽心尽力地帮助一个素不相识、没有任何关系的陌生人。这就是佛弟子的无我,一切为了众生。
  通过这件事,让我知道只要我们诚心念佛,佛菩萨就一定帮我们。往生者的瑞相有事实胜于雄辩的效果。往生者不可思议的瑞相可以让几个家庭同时信受佛法。并且这比单纯的语言文字要实际而长久,甚至会让人永远铭记!
  而助念,在临终人面前,对其软言慰语,慈悲提示,让其正视死亡,告其人死的必然,为其阐述死是生的开始,进而帮助其走向新的生命旅程,揭示生命快乐的未来。临终助念抛开宗教意义不谈,实际结果也是在心理上,最大程度地为亡者减少痛苦,减少恐惧,让其在宁静祥和的祝福中平静离开。这岂不是人道的表现!这是对人,生于欢笑死于嚎叫的一种缺憾的补给。
  最后无限感恩华师兄和所有参与助念的师兄们。是你们让我对佛法有了新的认知。我当以你们为榜样,认真学习佛法,让自己更精进,进而能帮助一切众生。感恩!谢谢!”

助念争议,宣导利益

  8月13日傍晚,接到慧星师兄求助电话,告知家翁刚离世,家里大伯等人不同意助念,家婆情绪失控,其他人手足无措,六神无主,自己也不知怎么办!我嘱咐她目前能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请大家别动遗体,我们稍后会到现场去,看情况再说。
  到了现场,我向慧星家人宣导助念对于亡者的利益,并表明自己是老义工,请大家相信我!
  或许是我真诚的态度感动了他们,或者是出于孝顺,家人还是答应了助念。为了不让家人觉得太困扰,我告知他们,助念只需持续到午夜12点半(从死亡时间算起约8小时)。

请求加持,善巧引导

  刚进入遗体所在的房间时,我看到亡者半睁着眼晴,表情十分痛苦。心里一愣,对黄爸爸临终的苦感同身受!
  陈设好简易佛台,我带着愿意配合的部分家属一起祈请三宝加持,代亡者皈依、忏悔,然后为黄爸爸盖上往生被。我安慰他,见到任何境界都不要在意,请聆听大家念佛的声音,稳定情绪!
  轮班休息时,我向家属了解了爸爸的生前职业、爱好、做过的善事及性格特征等基本情况,思考如何引导亡者。
  随后,每隔40分钟,我依次引导黄爸爸思惟世间的苦,宣说阿弥陀佛的慈悲接引大愿,赞叹他所做的善事,愿他以此善业能成就往生资粮,细致描述西方佛国环境之美、无生死之乐、善友欢聚之怡悦非世乐所能及等等。
  了解到老人最执著的是年老的妻子,我引导儿女跪在爸爸床前承诺尽心孝顺母亲,并且等母亲寿终时也会护持她到佛国与爸爸相聚。因此,只有爸爸往生佛国才有相逢,若流落六道就茫然难相遇!

死于悲痛,生于喜乐

  在助念的五个半小时内,师兄们及家属一起见证了爸爸的表情由痛苦到放松、宁静、喜悦。最后赶到现场的亡者女婿亲见老人的笑容,觉得不可思议!
  助念的威力,让所有人见证了佛法的真实不虚!家属因此也信受佛法,感激不尽!
  在离开的路上,我想起导师在《心理学视角的佛学世界》中的开示:“不论现在有多少问题,有多少烦恼和痛苦,只要愿意改变,都有光明的前景。”“生命的本质是快乐的!” 
  佛法对真理的揭示是最圆满的,它能让临终者从死亡的恐惧与痛苦中出离,并从法中获得重生!
  至诚感恩佛陀的重大发现,感恩佛法的指引,感恩三级修学平台给予的实践机会!愿一切众生永具安乐及安乐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