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从2014年4月开始,在班级师兄们的带动下,我开始每天做皈依共修的定课,几乎很少间断,转眼已经坚持了两年多。这两年多来,我感受到定课对于心行的稳定、修学的增上效果非常明显。感恩一位辅导员师兄创造的因缘,让我有机会对学员做定课的共性问题,对自己如何做定课以及如何引导学员做定课,做一个回顾和整理。
  问题一:如何保证定课的质量?
  1.真正理解导师为什么要让我们做定课。定课与三级修学的内容是配套的,我们所学的内容,比如:皈依三宝、忏悔、七支供的观修等,会帮助我们加深对定课内容的理解;同时,每天做定课又可以让我们将所学的法义进一步落实在心行上,并通过不断重复,在心行上产生越来越强大的力量。这一点,我深有体会。比如:关于暇满人身的意义,刚开始听了几遍导师的开示,没有特别感受,但是,通过每天做定课,一个多月下来,我就想清楚自己人生的意义了。在各种因缘的促成下,我决定不工作,投入更多的时间修学佛法。
  2.在做定课前,通过六加行营造良好的心灵环境。加行并非可有可无,通过实践,我发现做定课前是否做过加行,对定课是有影响的。有时,因为时间紧张,坐下来就开始做皈依共修,明显感觉心需要时间才能进入状态。而通过做加行,在定课时,很快可以进入状态,从《三宝歌》就开始随文入观了。
  3.接纳自己刚开始做定课的各种妄想、昏沉、找不到感觉。其实,刚开始做皈依共修的定课时,我完全感受不到什么是至诚的皈依之心,甚至在跟着导师唱诵三皈依时,我心里常常冒出一个念头:“怎么还没唱完呢?”就盼着听到那个“当”的一声,终于可以结束了。在七支供的观想中也常常妄想连篇,刚开始的礼敬支和供养支还观想得挺好,突然一个妄想来了,等我回过神来,已经到了随喜支。那要怎么对治呢?一方面,通过修学,对三宝功德的理解越来越深,对七支供如何观想越来越熟悉,所以,慢慢就会越来越安住,越来越有力量;另一方面,心是需要训练的,每次发现打妄想了,不压不随,马上回到皈依共修的定课内容上,一次一次打妄想,一次一次拉回来,后来就发现安住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问题二:如何对治可做可不做的想法?
  导师开示,各地能够坚持用心做定课的学员,通常修学都比较稳定,信心比较坚定。
  而我自己通过两年多坚持做定课,确实有这种感受。从刚开始的咬牙坚持,到后来,我感受到定课的极大利益,让我不做都不行。每天早起做完定课,然后闻法,所获得的清净心让我无论身处何地,无论面对何种事情,始终保持平和的心态。同时,我还发现定课的一个副产品,就是让我身体状况越来越好。偶尔身体不适,以往这会成为我不做定课的理由,而现在,我反而更要做定课,因为通常做完定课,身体的不适就会消失或者减轻。这样的体验一次次出现,让我真正理解心与身其实是一体的,心清净了,身体自然也就好了,很多身体的疾病其实是心灵问题的表现。
  问题三:如何更好地将当期修学内容融入定课观修?
  我个人的体会是,整个《菩提道次第略论》的主要内容和所要达到的心行,基本都涵盖在皈依共修的定课中了。
  如:发心(出离心和菩提心)、忏悔(深信业果之四力净修之法)、七支供的观修(加行修法之依七支供集资净障)、观察修(暇满人身的重大意义、念死无常、念三恶趣苦、皈依三宝)、安住修(下士道之皈依三宝和上士道之发起菩提心)、发愿(深信业果)、四无量心(与菩提心的发起是一致的),回向(略示修法之结行)。
  所以,每一期法义的修学都会让我们对定课的内容有更深的理解,同时,随文入观时也更有力量。
  (注:以上所列的只是部分内容和个人理解,并未涵盖所有修学内容。)
  问题四:如遇出差、旅游、探亲等,如何保证定课?
  当我意识到定课的重要性并从定课中获得利益后,无论遇到什么状况,我都会坚持定课。
  比如:出差,我曾经坐早班高铁从上海去苏州,来不及在家做定课,于是,就在高铁上用手机带着耳机做定课,三十多分钟,做完定课,正好到站。
  旅游,在旅途中,我曾经在从上海到加拿大的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中,用手机带着耳机做定课。在酒店,因为我和先生都有做早课的习惯,所以,我们会各自用默念的方式做定课,这样不会吵醒睡梦中的孩子;同时,因为我们早起,等我们做完定课,孩子才会醒来,然后一起去早餐,也不影响一天的行程。
  探亲,情况类似,无论住在哪里,有条件出声就出声,没条件出声就默念;另外,只要早起,不影响任何白天需要处理的事情,反而因为做定课,让自己更平和、更智慧地去处理所有的事情。
  所以,总结下来,在各种场所、各种时间、各种条件都是可以做定课的。有时环境的嘈杂可能会对定课质量有影响,但这种排除万难也要做定课的态度,让自己的心具有强大的力量,而这种力量也会让我坚持修学,并勇于面对和化解各种修学中的违缘。
  问题五:群定课与独自定课,是否觉得群定课更能克服懒散?
  根据我的个人经验,刚开始若没有班级师兄们的带动,我是不可能每天坚持定课的。记得有个说法,坚持14天就可以初步形成一个习惯,坚持90天就可以稳定地形成一个习惯。所以,在刚开始的14天,我真的是咬牙坚持,不给自己任何借口,对治自己的懒散和懈怠,一定要坚持。14天后,坚持就比较容易了;再到90天,其实就变成不做不行了。
  所以,在带班过程中,刚开始引导大家做定课,是鼓励大家一起做,集体的力量可以帮助自己对治不良串习。实践下来,发现那些每天参与群定课的师兄确实坚持得比较好,而自己做定课的师兄可能就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能每天坚持。
  当年,五祖送六祖过江时问:“是我度你吗?”六祖回答:“迷时师度,悟了自度。”所以,尚未形成定课习惯的师兄,可以借助集体的力量一同做定课;已经形成定课习惯的师兄,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决定是参与群定课还是自己做定课。
  最后,真切祈愿师兄们都能够从定课中获益,通过定课不断重复正确、摆脱错误,在菩提大道上稳步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