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慧凌

  人的欲望是烦恼轮回的根源。
  回想起来,我和自己的口腹之欲搏斗了将近十年。
  1、我在西北长大,牛羊肉是每天的主菜,这是从小养成的生活习惯,很难改变的。
  2、作为记者,我要采访餐饮酒店,如果吃素,会影响到工作的。
  3、健身运动量大,长期不吃肉,营养不良怎么保持体力?
  4、家人和朋友并没有佛教信仰,大家都吃肉我不吃,一起吃饭的时候多不合群啊?
  5、不要注重那么多形式,再说佛教的一些宗派也是可以吃肉的,好好学佛,不见得非要跟吃肉过不去嘛!
  以上五条,是我这些年来每次破戒开荤的时候都会轮流上岗的借口。
  如果说皈依相当于佛弟子取得学籍资格,那么持戒,就是承诺按照学生守则,约束自己的言行。只皈依不持戒,是很难拿到佛学智慧的毕业证书的。
  进入三级修学学习之后,我认真梳理了自己学佛以来走过的弯路。之前一直单打独斗,缺乏导师的指引和团体的支持,光是吃素一条,就反反复复地折磨了我很多年。
  第一阶段:放纵。我小时候顿顿无肉不欢,号称“鸡腿侠”,一顿吃4个鸡腿是正常量。虽然接触佛教后我开始刻意控制自己,减少了肉食种类和数量,但让我彻底跟它们划清界限是很舍不得的。彻底地放纵万万不能,那偶尔的呢?在这个过程中,我不断跟自己拔河较劲,一次次给自己的开荤破戒找各种借口。
  甚至我会困惑:戒律要求不杀生,那我不杀就是了。如果别人已经杀了,做熟了端上来,我凭什么不能吃啊?戒律要求我们不杀生,是为了让我们对众生发慈悲心。如果在持戒的过程中没有慈悲心,只是为了吃素而吃素,这充其量只是种健康的生活习惯,压根谈不上修行。相反,如果已经在修行中生了慈悲心,为什么还要计较有没有破戒吃肉呢?
  在这种观念的支持下,我吃肉也越发吃得心安理得了。
  第二阶段:对抗。皈依了、受戒了,该跟肉肉告别了。每次想到这里就特别痛苦。但是既然发愿持戒,那么我忍!记得刚刚皈依那年,我咬牙切齿地吃了一年多的素食。那时候每天吃饭就是煎熬,一边看着同事们吃的大鱼大肉,一边扒拉自己碗里的青菜豆腐。去素菜馆点菜一定要点“香酥鸡”“水煮鱼”“羊肉煲”之类的仿荤菜,甚至看到朋友聚会时晒吃烤肉的图就莫名烦躁。久而久之,我的体重直线下降,几乎得了厌食症。
  后来的情况可想而知,对抗性压抑的结果一定是崩溃后的大爆发。有次我路过炸鸡店,终于馋得受不了,报复性地买了好多鸡腿,大吃了一顿。吃完懊恼极了,大哭一场。之后索性破罐子破摔,把长久以来憋着想吃但没吃的全补回来了,整个状态又一次滑回之前的轨道。
  第三阶段:消除。济群法师说:如果一件事情你做得特别费力,却没有好的效果,那一定是方法用错了。在经历了好几次从放纵到对抗再到放纵的轮回之后,我开始意识到是自己的处理方式有问题。烦恼即菩提,或许我不应该急着跟欲望对立战斗,而是应该抽丝剥茧般地从根源上消除自己想吃肉的欲望。
  1、要从内心认同持戒。佛陀说的“以戒为师”,是教导我们要在日常生活中,对自己的身语意加强约束,并时时保持正念。凡夫心因受贪嗔痴的影响,妄念太多,所以才有了“由戒入定,由定生慧”的修行次第,用以帮助我们摆脱业力干扰。持戒不是要为难我们的身,而是为了更好地保护我们清净的心。想通了这些,我对吃素这件事,内心就不再有抗拒和质疑了。
  2、要打败自己的贪欲。为什么我总是想吃肉?我找了营养学的书籍,仔细计算了日常摄取的素食中蛋白质、脂肪等成分的含量,发现足够维持正常健康。所以,对肉食的渴望并不是身体需要,而是来自于精神的需求,也就是贪欲作祟。其实纯粹是嘴馋的话,满足感是有办法解决的:想吃炸鸡腿,其实换炸蘑菇味道也是可以的;想吃烤羊肉串,那就用烤面筋替换掉;想吃火锅,素菜煮着也很好吃啊;想吃各种海鲜,那就吃海茸、海带、海白菜嘛,人家好歹也是海味呢!慢慢习惯了之后,就会觉得选择素食并不是开启“苦行僧”模式,吃素食更健康环保,而且并不是被剥夺了享受美食的权利。
  3、要发无分别的慈悲心。我从来不吃狗、猫、兔子、鸟,因为在我眼里,它们是宠物类。那么假设我养了一只小羊、一条鱼、或者一只小鸭子,每天喂养和陪伴它们长大,还会忍心看着它们被宰杀后成为盘中餐吗?答案当然是不能。所以,我判定的能不能吃的肉类标准,不是物种的区别,而是情感的区别——我所养的动物是绝对不能被杀了吃肉的。这种有分别心的慈悲非常狭隘,始终徘徊在“我”的范围内。而真正的慈悲,是要发菩提心,对一切有情众生付出关爱,不求回报。吃素是最好的放生,吃任何一种肉类都是默许杀生行为的恶业。
  在反复纠结中,我认清了欲望的本来面目:要消灭的压根儿不是吃肉的欲望,而是妄心、贪心、分别心。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我现在终于不再觉得痛苦,可以轻松地持戒吃素了。
  导师说:学佛是改造自己生命品质的大工程。每个人来到这个世间,都带着自己的累世业力,学佛修行就是要跟自己与生而来的贪嗔痴三毒做斗争,努力把生命中善的种子发扬光大。千万不要认为本性难移而轻言放弃,也不要因为反复失败就自甘堕落。诸恶莫作,诸善奉行,坚信每一个念头都不会空过,善的力量需要积蓄,总有一天量变会成为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