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员培训心得分享

  2016年的夏季,这个周末刚刚通过辅助员的选拨,下个周末就要从依然凉爽的北方赶赴湿热的南方,以完成辅助员的培训。去之前,我的凡夫心一直在打鼓,虽然发心想要帮助新进班的师兄们,可是距离太远了,尤其是舍不得家中的小狗。但一听辅助员的选拨有效期只有三个月,为了这一点点所谓的利益,我还是抱着听一听的心态,拖着病怏怏的身子参加了培训。
  不去不知道,去了吓一跳。两天的培训让我实在受益匪浅,为目前自己修学和义工行遇到瓶颈找到了根源。回来后还不停地、反复地与师兄们分享我的收获,于是也就有了这篇文章的缘起。
  回顾两年来自己的修学和义工行,我一直自认为是老老实实地按照两套模式来走。平时的自修笔记写得满满的,思维导图也会列出来,小组共修和班级共修出勤率始终是100%;做义工也是从进入书院坚持到现在,从班级义工,沙龙义工,读书会义工,到现在的辅助员,似乎都在沿着这条菩提大道一步步前行。
  但实际上,随着修学的深入和义工的践行,我发觉自己在法上的受益在一点点缩小。尤其是履行义工职责,一次次读书会的护持和导读工作的重复,一天天的“每日一禅”和“学员心得”分享,好像就和我做世间工作一般,一次次重复同样的东西,新鲜度在降低,热情在减退,稍微遇到一些对境就会心情波动,然后强迫自己去寻找当期的法义正见来调整。出现这样的状况,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前段时间参加觉平师兄十八字方针的分享会,让我审视到自己没有按照八步骤去学习每期法义,没有扎扎实实地把正见落实到心行,修学的筛子不够细致和完整。而这次慧娅师兄还是讲十八字方针,通过她的分享,我猛然认识到——原来一切还是根源于我的态度模式出了严重问题——我始终没有把“真诚”装进心里。
  什么是真诚?我每次班级分享或者小组共修,几乎都会提到自己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要真诚地面对自己生命的过患。可是这样的真诚有没有按照八步骤的方法落实到心行?有没有真正用佛法检讨自己?答案肯定是没有的。
  “以佛法为镜”,这面镜子究竟是什么?我之前的理解就是当期的法义,也是通过这次慧娅师兄的分享我才认识到,原来这面镜子还包括三级修学的模式,模式就是法。正是因为我没有深刻认识到自己是一个重病患者,才会依然按照世俗的错误观念认为自己学得不错,自己有一定的能力去承担义工。做事还是跳不出凡夫心的陷阱,按照凡夫心的想法来践行义工,才会导致义工工作越做越盲目,忘记了做事即是修行的初衷。
  通过这次培训我认识到,真正能够帮助师兄们、利益师兄们,甚至利益众生的,不是我,而是法,是三级修学模式和服务大众模式,我只是一个轮回中的重病患者。正是因为我认识到了病者的切肤之痛,通过自身的学习和实践,认识到了法做良药、法师为良医的好,我才愿意去传承和传播法,传承和传播三级修学模式。我要做的就是把模式运用在自己身上,把模式变成一个活生生的、看得见摸得着的、能够相互交流的实例。唯有法,唯有模式,才能够帮助到师兄们,而我自己也会随着模式的运用而不断加深理解,不断受益。
  关于义工行,我也调整了自己原来的错误观念。我们为什么要做义工,做义工与世间做事的区别在哪里?以前我一直认为做义工是为了感恩,以个人所能回馈书院和导师。现在我才刚刚明白做义工最殊胜的地方在于,我是依照正见去指导我的身语意,义工就是一个不断重复正确、纠正错误的修行过程。而正见从哪里来?就是从导师每次关于义工岗位的开示和三级修学建设的开示中来,按照十八字方针落实到心行。以前的我从来不会认真地学习导师的开示,现在才明白其中的深意和利益。
  皈依、发心、戒律、正见和止观,做事模式完整地把佛法修行的五大要素统一在一起,每一次义工行都是法的实践和修习。
  正是因为我认识到了佛法的利益,认识到了三宝的功德,把三宝作为我生命的最终依怙,所以我希望其他众生也能够听闻佛法,依法修习而获得解脱自在,所以我要传播三级修学的模式,传灯和做辅助员甚至辅导员,用模式的利益和三宝的功德来帮助他人,这是我皈依三宝的承诺和决心。
  正是因为我认识到轮回的痛苦,认识到作为贪嗔痴三毒患者的痛苦,我能够体会到他人因为同样境遇所遭受的痛苦,我发心通过修学佛法去帮助他人,来承担义工的职责。
  戒律是对我凡夫心的约束和菩提心践行检验的具体细则,反映在义工行上就是岗位细则和具体要求。每一次义工行我都要对照岗位细则和义工职责来检讨自己是否依法奉行。
  正见就是导师关于义工岗位的开示和三级修学建设的开示。如何做好一名合格的义工?首先要知道什么是义工岗位的正确心行和要求。要按照八步骤学习导师关于义工岗位的开示,找到正见,尤其是要接受相关义工岗位的培训,才能够保证正见的准确和完整。
  义工行也是一个很好检验心行和加深理解、接受、运用的过程。只要深刻认识到自己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每一次义工行都是一个治病的疗程,按照模式和要求踏踏实实地去做好同一个岗位,不攀援。如果真的能够这样去调整观念,落实到心行,义工行会是主动的、积极的和有效的。毕竟我真的太需要吃药治病了。也只有这样,才不会遇到一些对境就无法接纳缘起,产生诸多情绪和烦恼。因为我就是一个重病患者,越是看到病症发作,我就越要老老实实地依佛法正见来治疗自己。
  止观的观察修、安住修和轮番修始终贯穿义工全程。一个义工岗位的反复实践,就是帮助自己重复正确、摆脱错误的强化修炼。做一次义工达不到止观的效果和目的,就需要长期安住在同一个义工岗位上,反复依正见调整自己的观念、心态,甚至生命品质。我不禁对自己以前没有从态度模式上下功夫而深刻忏悔。
  我突然发现,如果按照这样的观念反复思维,义工不再是缺少热情、枯燥、缺少新鲜感的事情,相反变得特别有意思。因为我的凡夫心在不断随着外境转、心念此起彼伏时,义工行就是帮助我很好观察到凡夫心的一种方式。做义工的过程中,当我每次看到烦恼和情绪的生起,我就结合正见去调整观念、摆脱烦恼,这个过程本身就很有意思,其意义远远大于义工做事结果呈现出来的现象。
  一次远行,意义深远,让我找到了问题的根源——一切都还是态度模式出了问题。唯有深刻地做病者想、疗病想和医者想,才能让我深刻认识到凡夫心的过患,体会到三级修学模式的殊胜和导师的慈悲智慧。我的修行和义工行似乎现在才开始迈出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