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师兄说:“一直以为别人都过得挺好的,就自己有那么多烦心事,后来发现其实谁都烦恼不断。”对我而言,工作就是我心里一直最纠结、不愿揭开、不愿触碰的痛点,因为害怕深挖之后却没法对治,所以就一直藏着掖着。

  两年多前的部门调整使我从原来舒适的管理工作改做具体的外贸业务。新部门的同事很排外,没人真正愿意教,基本都靠自己摸索。我的领导也是新来的,不清楚这个岗位到底应该配几个人,与外贸有关的就全丢给我一个人做。

  一开始,我业务不熟练,工作效率低,加上总有人欺负新人,经常会把不相干的活踢过来,使我连中饭都顾不上吃,周末还经常加班。即使这样还是感觉永远有干不完的活,而且为了考各种资质证书,我每个周末都得出去读书。那段时间焦虑、失眠、脱发、脸上长满痘痘。

  摸爬滚打半年后,就在我觉得驾轻就熟、做得风生水起时,领导突然把一个做内贸的同事安排过来做主管。他不懂外语,人品又很差,我心里想:最需要人分担时怎么不派人?遇到具体问题时,我搞不定他就能搞定了?只会帮倒忙!于是我就去找领导,不建议这样安排,即使内外贸合在一起,分工必须明确,但是领导还是坚持事事先向他汇报。我采取了回避的态度,与之前一样独立工作,就当他不存在。

  年底,考评结果与我的预期相差太远,付出不被认可、屈辱、忿忿不平等负面情绪扑面而来。还未等我从情绪中平息下来,领导又把一个做外贸的同事安排过来,这一次我真的是彻底愤怒了,心想:有完没完了,这个人和我做着一模一样的工作,就是产品不同而已,怎么能硬捏到一起呢!我做得好好的有什么必要向她汇报?于是我又一次没接受领导的安排。

  从这以后,领导对我彻底死心了,我和那两位同事的关系也很紧张。这段时间其实是最折磨人的,认为自己是新领导、新部门的牺牲品,虽想换换环境顺便把领导炒了解解气,却又不甘心把自己辛苦打拼的成果拱手交出。我看不到任何希望,因此就不再对这份工作有任何热情,得过且过,觉得生活没有一点质量。

  最近一直传言我们部门有个科室要被取消,但我从没想过这会与自己有什么关系。昨天领导通知我,我已经被调到另一个科室去了。刹那间,这个突如而来的变动一下扯开了我所有的伤口,把我推到悬崖边上:领导终于乘机把我踢走了,太没面子了,怎么可以让他占了先机;以前的所有努力都将付之东流了;到了新地方,业务和打交道的人都不同,又要从头适应;那个新科室有两个人生了癌症,人家都说风水不好……

  但潮水来得快,退得也快,当我用这几个月所学到的佛法智慧观照自己的内心,我很快就平静下来。以前一直对工作的利益和需求很贪著,患得患失,这样引起的烦恼还少吗?其实一切都是无常的,就像当初领导把我从别的科室要过来的,一开始还是挺看好我的,后来却与我成了冤家对头。这一切又都是因缘因果的,没有这个工作上的逆境,我也不会抱着让自己活得更有质量的初心走进三级修学,有缘接触到智慧的佛法,没有学佛,我仍会在无尽的烦恼、折磨中饱受轮回之苦。

  当我平心静气地真正从内心接纳这件事,感受到了如新生一般的喜悦,积聚了两年之久的阴霾一下烟消云散,泪水不禁夺眶而出。能得人身的众生如指甲里的土那么多,得不到的像大地的土一样多,而我不仅得人身,现在还能够有缘听闻佛法,并且已经能够运用佛法智慧观察解决现实问题,这才是比工作不知大多少倍的永久利益。我向以前疏远的同事真诚道了歉,也收到了诚挚的原谅与祝福。

  我不再关心这个工作调整到底是为什么,也不再惧怕未知的种种可能,我就把它当成一个全新的开始,我有信心用自己的善良与智慧很快适应新岗位,善待所有接触到的人,尽可能帮助一切需要帮助的人。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