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的情人节,我正式进入三级修学,距今两年了。现在想来,这真是我这辈子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我是一个很需要明确生命意义的人。两年前,对此命题汲汲以求。业余时间,去学了挺多课程,包括易经、风水、生命数字、心理占星、瑜伽理论和各种心灵课程。
  但是,我还是一直迷惑,一直没找到生命的真正意义。就算活出自己了又如何?如同游戏一样,过了这关,还有下一关,永无止境。瑜伽理论里说永恒的是灵魂,那我们这辈子还那么努力干吗?我也曾经向一位瑞典的瑜伽师问过这个问题,他说:“因为要生存。”我不满足,仍旧寻找答案……
  直到开始系统学习佛法后,我终于有恍然大悟的感觉!
  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我不只是当下这个身份的我,这辈子、上辈子……我的身份都在不断转变。身边人也一样。可能这辈子是我的爱人,上辈子是我的仇人,反之亦然。所以我执著于这辈子的身份有意义吗?就算这辈子活出了自己又如何?就算这辈子的问题解决得很好又如何?死的时候一切都带不走,又重新进入一场轮回,又有新的问题。
  所以我知道了,之前学的这些课程,无论多复杂,多有预测性,多么有意思,原来都是轮回游戏,全部都可以放下!原来那么多年在学校和其他地方的学习,都只是知识。只有学习佛法智慧,转变心行,才是该走的路。现在我知道了,世界上最好的书,就是佛经。所以我把我之前买的一堆瑜伽理论、占星、身心灵等书籍都送走了。
  前年刚开始学习佛法时,以前的瑜伽老师问我成佛了做什么,我说度众生啊,他说:那不是很累,还不如我们追求快乐的修行好呢。当时我刚开始学习,还没树立足够的正见,所以没回答。但其实当时我想,我到底该走怎样的路呢?是去到一个快乐玩耍的地方还是像佛菩萨一样帮助众生?一想到地藏王菩萨的“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我就非常感动!佛菩萨为了利益一切众生,为了众生究竟的利益,明知众生难度,却要“虚空有尽,我愿无穷”。这点让我很感动并追随。当时就觉得,这条路是我真正想走的。
  以前学占星时,有一个词是形容我命盘的元素的:蒸汽压路机,即认定的东西会强有力地推动,坚持实现,但是最大的问题是缺乏敏感性和粗暴倾向。
  我一直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对待别人,不管别人是否可以接受。我喜欢直接,所以就没有人敢问我借剪刀,因为问我借东西,我就直接扔过去了。学跆拳道时我习惯了用脚,所以打招呼都习惯性地用脚踢下别人……
  这些表面的就罢了,我还喜欢改变别人。曾经有朋友向我倾诉时,我不但没有自他相换地理解她,还自以为客观地跟她分析,觉得她的这个问题本无问题,以致对方很生气。想起来,真是太自我了。心太硬,性太粗。
  今年元旦,我去了西园寺皈依,导师给我取的名字是观从。名字虽然只是个代号,但法名却提醒着我:一、不喜欢从众的我要学会调柔,恒顺众生。我现在才明白恒顺众生应该怎样。就算发心是好的,但是态度、善巧也很重要,对别人该置身处地于他的世界来与之对话。想想佛菩萨可以化现为任意众生来接引众生,而我往往是以大灰狼的身份来对小白兔说佛法,或者用小白兔的身份同大灰狼说吃素好。真是惭愧。
  二、是“从”而不是“怂”,说明不要从心,因为现在这颗心还是充满过患的凡夫心,要跟从导师修行,逐渐用出离心和菩提心代替凡夫心。所以,我要时时内观,看自己的起心动念,是在巩固轮回,还是导向解脱。
  曾经看到佛寺里写着“回头是岸”四字,觉得是对其他众生说的,忘了自己也是众生一员。以前不喜欢做家务,看到家里的锅碗瓢盆,对我先生说“给你个机会累积福报”。现在,则欢喜做起家务了。我明白了,佛法是对内,不是对外的。
  小时候我的梦想是要建立一个流浪猫狗基地。现在觉得,点灯和传灯更重要。人只要接触了正信佛法,就有可能走向解脱,就能挽救以后无尽轮回里的千万只猫狗。而且,念死无常,死亡和自己证得不知哪个来得更早。所以,现在我会向朋友分享佛法。
  所有痛苦和烦恼的根源,都是源于“我的”标签。如果“我”是一片云彩的话,“无我”就是虚空。我是要做一片云彩还是无我的虚空呢?答案很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