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月以前,我和很多人一样,认为佛教是“迷信”。平时经常看到一些老太太到寺庙烧香拜佛,总觉得她们文化层次低,是在搞迷信活动,认为信佛的人愚昧。我曾是个无神论者,从小接受的教育根深蒂固。对我来说,人生就是一世论,短短几十年,人死如灯灭。受社会价值观的影响,我认为活着就是为了追求物质财富。于是,天天为所谓的事业奔忙,夫人有意见,自己活得也不轻松。可就在去年,我夫人学佛了。学佛后经常回来跟我讲,佛法怎么怎么好,讲辅导员师兄怎么怎么慈悲、智慧。我表面上听着,心里却不屑一顾,总想为难为难她。后来有一段时间,公司出现了一些问题,我就跟夫人说:你们师兄不是很有本事吗?我想见见她,看看她到底多有智慧?却不知,这一见帮我解决了大问题,让我走入了菩提书院,彻底改变了原有的认知模式,给生命带来了强大的力量,因而改变了我的一切。
  我过去一向自视甚高,很少有人能入“法眼”。别人做的事情我都看不上眼,对别人的错误一点儿不能容忍,讲话毫不客气,一针见血。学佛后,我突然领悟到,自己过去眼里心里只有一个“我”,从未为别人考虑过。自己过去所谓的“成功”,无非就是有自己的事业,有所谓的房子车子,财富积累得比身边人快些。这是多么的浮躁、浅薄、势利?抛开这些,我又算是个什么东西呢?有什么可得意的呢?我已经明白,这一切都是累世的积累,不善加利用,终究归零。金钱不能使我们富有,唯有内心强大才是真正的富有。渐渐地,我的财富观改变了,我的价值观改变了,我的我慢心减轻了。
  以前的我遇到问题总是烦恼、发火,说话、做事很少考虑他人的感受。修学几个月后,我开始有了变化。平时,公司每个月会召集一次高层管理人员会议。我是董事长兼总经理,可能是太自信,所以很独裁。整个会议的氛围是以我为中心,不允许其他人多讲,甚至在他们讲到中途时,我经常打断或否定。到后来,就没人敢多说话,会议变成了一言堂。我一个人在下达指令,同仁们只是记录、服从。久而久之,各部门的负责人只会服从,没有思想和应变能力,管理能力越来越差,工作效率越来越低。公司经营出现了较大的波动。
  迷惘中,济群法师的一席话触动了我。法师说,靠一个人的力量弘法是有限的,必须有好的制度和好的学习方法。弘法如此,企业管理不也是如此吗?我逐渐将这智慧融入了企业管理。现在开会时,我只是将议题抛出,引导各部门负责人提出问题,然后大家一起寻求解决方案。后来,我又引导普通员工参与管理,将他们的合理化建议和收入挂钩,进行绩效奖励。慢慢地,企业氛围越来越融洽,员工参与越来越主动。企业挣钱多了,员工收入高了,我的工作变轻松了,真正实现了多赢。慢慢地,大家都说我脾气好了。遇到问题,我已少了很多焦虑,开始顾及他人的情绪。因为我知道,自己是个佛弟子,要时时用佛法观照自己。过去,员工眼中那个威严有余而亲和力不足的老板不见了。我对着镜子看看自己,眼里确实已经没有了原来的那种凶光。
  福田有三,悲田、恩田、敬田。学佛的过程,就是培植福田的过程。佛法告诉我要惜福、培福。创业20年多来,帮助过我的人真不少,我深知要知恩报恩。一位20多年前曾经帮助我的朋友,失散多年。去年,我在上海找到了他。看到他生活并不如意,如果仅从金钱上资助,可能人家不会接受。这事一直在我心中纠结。学佛之后,忽然有了办法。我和那位朋友说,现在我的工作需要他这样的人,请他来帮我。这位朋友欣然应允了。现在想来,在我困难的时候总有贵人相助,应该是累世福报的积累吧。福报的积累,就像银行里的存折,虽然有些存款,却要不断地续存,才会用之不竭。明白了这个道理,我珍惜每个机会广结善缘,尽己所能地财布施、法布施、无畏施。
  回顾八个月的修学历程,再回想师父的开示,越来越明白修学态度的重要性。真诚、认真、老实,就是要不留情面地打破习惯性成见,承认自己是充满迷惑烦恼的重病患者,扎扎实实地按照八步骤让佛法入心。我的改变还刚开始,随着修学的深入,我相信自己会脱胎换骨!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菩提书院!感恩同修!感恩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