暇满、义大、难得的法义,通过抄写视频文字、归纳段落大意、提炼大纲,脑海里就基本可以形成框架了。但是让法义在自己身上真正、持续地起作用,除了每天忆念法义,在现实中进行观察,不断轮番咀嚼,还要花很长的时间。因为受唯物论的影响,我的接受过程并不容易。但也不能因此放弃,因为导师开示,只要坚持,一定能修起来。
  和大家分享一下其中的几个突破点:
  1.由于人口众多,现代社会堕胎现象严重,我心中对于人身难得,乃至暇满人身难得的观念,从基础上来说,是没有的,必须通过反复观修。比如,大约15亿只蚂蚁出生,才会有一个人类的婴儿出生;再对比70亿人类中,能够接触佛法、能够对佛法生信、能够系统修学、能够跟着高僧大德系统修学的,实在少之又少。反复推敲思考后,生起定解。
  2.暇满人身能够实现生命的最大意义,但内心对于成佛是没有信心基础的,这也必须通过观察生起。法义提到,众生的佛性就像贫女宝藏,但众生不知道自己有宝,所以不断向外追逐,也正是因为缺乏认识,所以毫不吝惜地虚度生命。
  我们不觉得自己有宝,所以向外追求,流浪生死。对于这一点,首先要接纳和认清自己这样的现实,然后再反复观察。导师在《心灵创造幸福》里说,生命内在的佛性会源源不断地散发自由、安静、满足。是不是这样呢?比如,通过修学佛法,内心的烦恼、迷惑减少了,变得比以前开心、安静了。所以,我确实是有佛性的,通过三级修学,我能够实现生命的最大价值。只有内心真的认同,才有可能投入时间去实现这一最大价值。
  3.对于暇满人身的难得,佛陀说,生善趣者如爪上尘,堕恶趣者如大地土,得到暇满人身就像是盲龟浮木。如果仅仅将此作为一种知识,就会没有力量,甚至麻木地把它当成一个故事说给别人听。觉得别人都在浪费人身,可自己并没有真的如救头燃般修行。也就是说,没有对此生起定解,没有将它变成自己的认识,这就需要重新观察。
  比如,通过临终关怀,能够体会到死亡并不可怕,家属和助念者在身心上也能感受到安详。但为什么我们这个世界的人那么害怕死亡呢?因为绝大多数人的死亡都是堕落恶趣,所以我们对死亡的印象很恐怖。如果这个世界的人多数是投生善趣,那在我们的文化里,就不会对死亡这么害怕、这么避讳了。所以得出结论,人身难得。经过这样思维,就会对暇满人身难得生起定解。
  4.还要真诚地面对自己,认识到以上事实后,我有没有如救头燃般地投入时间修学?如果没有,这些价值对我而言有可能实现吗?最后我还会堕落三恶道,失去这个难得的机会,沉陷于轮回之中。这时会发现,自己是不愿意接受和承认的。又问自己,世界上的事,不愿意接受就不会发生吗?从现实来看,即便是一趟地铁,没赶上就是没赶上,不管你愿不愿意接受。
  从历史角度来观察,一些佛教曾经的圣地,现在已经成为一片废墟。从生活来看,生病了没法修学,家里发生事情了,也没法修学。真的是我想修学就能修学吗?能够修学佛法,也要因缘和合,一旦任何一个条件不具足,都可能无法修学。有时我不想修学了,还会安慰自己说:“没关系的,随缘嘛,不要纠结。”实际上,无论是成就暇满人身的重大意义,还是浪费这个宝贵的机会,这一切的后果,都要由自己承担,没人可以代替。
  5.刚开始修的时候,因为错误观念的障碍,可能每次修得都比较辛苦,甚至心里没办法接受。但不要着急,也不要放弃。不着急,是因为任何一个法都是因缘法,只要跟着正确的方法重复,总会修起来的。同时也要集资净障,启白三宝加持。不放弃,如果因为修不起来就放弃,或者是仅仅满足于知识层面的知道而不修,那么,现在的自己已经够愚痴了,如果再什么都不做的话,只会继续在错误观念的指导下,重复错误的行为,下一生只会更愚痴,再修就更困难了。这样一想,实在是没有退路。
  6.即使已经弄清楚这些点了,每次还是要按照法义的框架,从第一步开始观察修。因为错误的观念根深蒂固,法义需要不断地按照正确的步骤,重复观修才会产生作用。重复到一定程度,才会在皈依共修时,听到导师引导“只有皈依三宝,才能实现暇满人身的重大意义”,便产生“事实就是这样的”的感觉。
  真正把暇满人身这一法修起来,一定能有时间投入修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