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前夜接到通知,我辅助员选拔过了,准备去参加培训。要说,这是我在书院第三次参加辅助员选拔了。
  第一次是在三年多前,我们刚刚升到同修班不久,班里很多师兄一起来到西园参加辅助员培训,当时还没有选拔,到了西园直接考试。由于我事先不知要考试,没有看书,所以第一次考试没有及格。培训回去后,原本想参加下一次的培训,赶上我家老猫快要离世,就没有去。
  在这三年里,也有一些师兄鼓励我再去承担这个义工岗位,我没有理睬。班里某位师兄无数次追着我问:你为什么不想做辅导员?你为什么不想给书院做事?我总是斩钉截铁地说:我没有发心!我连借口都懒得找。其实,现在看来,我还是有一定的抗拒心理的。我要做的事都是自己想去做的,我不想做的谁也别想勉强我。
  由于我一直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在自己的世界里过着舒服的生活,这种串习也带到了佛法的修习中。我觉得用学到的佛法解除自己的烦恼就可以了,不是说利己才能利他吗?义工我不是没有做,干嘛一定要做某一种岗位呢?修学佛法不是要去除各种设定吗?
  渐渐地,在次第修学的过程中,我时时感受到面对一些对境不是被情绪牵着走,就是被串习牵着走,没有正见的力量。学完第一遍《道次第》后,我对因果有了进一步的认知,深深地觉得如果不把以自我为中心的生命品质改变为以三宝为中心,生命是没有出路的。愿不愿意都得去改变。
  2015年3月,我辞职了,时间开始多了起来。在北京逛逛各处园子,在街头四处流浪了一阵,也觉得没有意思了,我开始把关注点投入到了书院的义工模式中。我才发现,越多了解这套模式,就越感到它的殊胜,越愿意承担。然后明白了,我们用暇满人身来修学佛法,如果只是关注自身的修学,那是难以实现生命的最大价值的。
  在越来越多地承担了异地支持和其他义工岗位后,我发现无论是传递书院模式,还是宣传导师的教法,我本身了解得就不够透彻、深刻,如何能够让他人受益呢?所以,首先要自己全盘学习和接纳,把自己变得强大,才能在做事中不走偏。
  7月份的辅助员选拔如期来临,当时班级的气氛很好,师兄们也都在书院的两套模式中做得很开心。我自觉是时候去报考辅助员了,我自己又是班委,理应去做。但当时对为什么要承担没有深刻的认知,而且发心也不够猛,生怕大热天的培训太受罪了,然后果然没有通过,虽然得分不低。很多师兄都奇怪我为什么没过,而我知道是发心的问题,所以一点儿都不奇怪;可是,我也有几分的恼火——既然我不合适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是非做不可,下一次?看心情吧,不一定哦!
  8月初班委改选,我被选上了班长,进入了修学团队做义工。原来我以为这个义工比较清闲,就想在这个位置躲着。哪成想,做了后就没闲过,参与面谈,参与评估,组织现场,最后到主持开班仪式;然后再组织评估,主持面谈,筹备开班仪式……
  在这中间,第四季度,辅助员选拔开始了。听到消息,我想着,哦,这个又来了,该报名了,报上了,到时间选拔去现场了,选拔完等结果了。心里琢磨起来。我倒是不怕再选不上,最多还是跟现在一样,反正我对自己的现状还是挺满意的。倒是万一通过了,我怎么办呀?
  前几天,所有的事情都基本告一段落,稍微有了一些闲暇的时间,正好我在辟谷期,不用花时间去想着一日三餐,所以时间上充裕了就开始思考,我这次的选拔怎么没有犹豫就去了呢?现在就是没有工作,时间也挺紧的,我自己享乐的时间都没有了,为啥以前很不愿意做的都自然而然地去做了呢?总结了以下方面的心理变化:
  一、以前,我只关注个人的修学,对书院宣导的义工成长路径不感冒。总是想着,我来书院是修学佛法的,是来解除自己心中的迷惑的,是来寻求解脱的。佛法本来就是让我们从无明,从各种设定、我执、对事对人的粘著中解脱的。至于做事呢,我觉得,随缘吧,岗位其实都是一样的,在沙龙中做义工和做辅导员都是一样的,心态上调整好就行了。做什么都是利益众生呀!
  二、后来我把自己的想法放下,从另一个角度想:首先,我要相信导师,相信佛法,而不是相信自己的感觉。在这几年的修学中,我深深体会到了佛法的究竟和善知识的智慧和慈悲。而我是个轮回中的重症患者,修行的过程就是生命的改造工程,如果一直跟随自己的感觉走,那么就是哪怕学习再多的知识,依然走着轮回的路。在三级修学的模式里受益了,那么我有什么理由去怀疑和不去接纳服务大众的模式呢?那么说明我以前的认知是不对的,不接纳的本身就是不如法的。
  三、在传灯和支持的过程中,我的想法也发生了变化。就是我从以前只想着让自己受益变成现在想着如何让他人受益。众生在这个轮回中都是痛苦的,只有佛法能帮助大家,我如何去做才能让更多的人亲近佛法,能进入书院跟着三级修学来解脱呢?那么就要如法地传递书院这两套模式,那么首先改变的就是我自己。改变我以前的修学和做事的态度,以三宝为中心,以书院为中心,而不是以自我为中心。
  四、想到这里,我又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在最近修学和做事中的心行。突然发现,其实,我在接纳自己接受模式中的选拔培训时,就已经很受益了。我一直是一个慢心很重的人,觉得,那些事情交给我做就可以啦,干嘛那么麻烦啊,又不是不能做和不会做。比如主持啥的,没经过培训需要做的时候不是也一样可以嘛。但是等我能用平常心去接受这些以前不愿意做的事情时,就是一个放下慢心的过程。在传递书院模式的过程中,更能够检验自己平时修学的效果,理解的也会逐渐地完整、清晰和透彻。深刻认识到,真的不是书院需要我去做些什么,而是我需要依托这个模式来成就自己。貌似自己付出了很多,最终受益的还是自己。
  就如这次慧诺师兄跟我约稿,我的想法也变得不一样了,我想明白了自己的感受,跟他人分享也是法布施,所以虽然我原本很懒写稿,但还是答应了。在做事中,我执慢慢地减弱了。所以才能再一次没有任何逆反心理地来参加辅助员选拔。果然,心态摆正了事情就顺利了。修行,正是调整心行的过程。
  五、在上士道的法义里,导师讲到世俗菩提心的生起,是缘起的、不稳定的,需要每天如法的定课,受持仪轨,自修和每周共修,这样才能逐渐坚固起来。在书院的服务大众模式里做事,是菩提心的践行,能够打开心量。
  想到这些,我生起深深地感恩心和珍惜心:感恩佛法,感恩三宝,给我带来的光明;感恩导师施设的这套教法,感恩我遭遇到的所有一切。
  珍惜自己遇到的法缘,珍惜每一位菩提道上的道友。再一次感恩,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