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善溪师兄的推动,让我分享一下组织小组共修的经验。与其说是经验,不如说是在实践中体会着书院小组共修模式的受益,以及曾经违背模式而付出的代价。我想,这对于师兄们可能是有用的。

小组共修的意义

  无论是作为小组长,还是辅助员,对于组织小组共修我开始总是有一种责任感,但是对于小组共修的意义,并没有发自内心地认识到。这直接影响到小组共修能否组织起来,以及自己在做事过程中的收获。
  第一次担任小组长的时候,我内心怀着一种责任感,觉得自己修学挺精进的,应该去“帮助”别的师兄。其实对于为什么要小组共修,只能说,书院这么规定的,辅导员希望你去做的,但自己为什么要去做,内心没有思考过。
  没有思考就没有定解。大家可以想想,如果一个东西我们觉得好用,给朋友推荐的时候,对它的好处了如指掌的话,是非常有感染力的。但如果把这当作一个任务,就像你也不爱吃的东西,要喂给别人吃,你苦不苦?所以在这个过程中,遇到无常,就会很委屈,很烦恼。
  小组共修的做法,首先是厘清当期法义。在听闻当期法义、写完笔记后,虽然感觉自己明白了,但真正到小组共修时,按照大题和师兄们分享理解的过程,才是真正整理思路、落实心行的过程。
  在分享过程中会发现,导师讲得太有道理了,这事就是这样的,必须得这样做。这就完成了八步骤的第三、第四步。
  如果到小组共修时,面对大题,你发现自己合上笔记,根本想不出导师是如何讲述这个问题的,说明你一到三步根本没完成,连理论层面的理解都没达到。
  你脑子里都没有的东西,怎么可能用来对照自己有哪些错误呢?对照都对照不起来,怎么可能改善自己的生命呢?我们花时间来自修共修,不就是为了改善生命吗?
  其次,小组共修要仔细聆听师兄们的分享。在聆听过程中,等于师兄们用他们的经历和阅历来帮你验证导师所说的法义,帮助你更加有力地落实第三、第四步,完成观念的禅修。
  同时在聆听过程中,你还在修随喜,修慈悲。如果觉得对哪个师兄的分享不屑一顾,也可以发现和检讨自己内心的傲慢和我执。所以,小组共修是不是特别划得来? 
  只要有人说佛法,只要有人听,就是法供养。诸供养中,法供养最。法供养的功德,可能我们一开始都觉得很抽象:是不是真的有啊?比人家真金白银地供养更有功德吗?
  回想我在2013年底时,在做义工过程中遇到很大的烦恼,对修学佛法差点失去了信心。但因为已经养成小组共修、班级共修的习惯,在一次又一次分享和检讨自己的过程中,对师兄们愿意聆听我的感恩与日俱增。在理解法义的过程中,慢慢发现自己哪里可以做得更好,而且自己的检讨对师兄们也有启发。因此,对三级修学的信心逐步建立起来,又逐步开始实践并受益。
  后来听说,也有其他师兄遇到我这样的情况,但当事人可能就离开书院、离开这条觉醒道路了。现在回想,真的有点后怕,也非常感恩我们班的师兄。班级、小组是我的娘家,是我力量的根源,如果平时不浇水施肥,这个根始终是不稳的。
  明白这些意义之后,组织小组共修就会很有力量。我们班师兄说,我们的小组共修能够很稳定,是因为我脸皮太厚了。确实是这样的,当我很肯定这件事对自己很有意义,也就会明白它对别人多有意义。这样的话,只要有一个师兄愿意和我共修,就是很幸运的事,我就不会因为有师兄不来而失落。不来是他遇到了困难,失去了一个大好机会,我们是很体谅的。

发心圆满,结果随缘

  在认识到小组共修意义的基础上去组织小组共修,就会很轻松。作为组长,只是为师兄们提供一个修学的增上缘,至于大家的内因如何,外人是没法改变的,也不必因为暂时呈现的事相而失落。利益别人的发心是细水长流的。
  当然,凡夫都会有执著,会失落,对这样的失落自己要看清楚。
  第一,我为什么会失落?这是因为我的发心不清净,是追求结果的,才会有失落。
  第二,调整发心之后,我要看看,自己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到位,这是可以调整的。从我自己的经验来说,原因往往都是自己这一阵的修学不精进、不受益。如果自己很受益的话,一定能给师兄带来受益,自己也一定是收获满满的。
  如果把心放在外面,去看别人怎么自修不认真,怎么不知好歹,那就完了。在师兄这个殊胜的对境里,既能积累很大的福报,而起嗔恨心的结果也非常大。这一点我深有体会,千万不要被自己的凡夫心给骗了。

自修是小组共修的基础

  只要是本着一颗服务的心,而且小组共修的分享是在法义上的,是如法的,师兄来一次就会感觉很舒服,很受益。一次、两次、三次,他自然就会想要继续参加共修。组里这样的师兄有一两位,小组共修就会长期稳定。
  为什么现代人一天到晚不开心?从心灵因果上看,身语意的行为都在造不善业,只要来小组共修如法地聆听、分享,这两个小时就是在造善业,而且是殊胜的法供养,他能不感觉很舒服吗?
  要达到这个效果,最重要的是自己的自修要充分。如果没有好好修学,本身就带着烦恼,分享时又不愿被人看出来,只好根据自己的世间经验说两句。这既不是利他语,也不是如实语,在十不善业里属于绮语,说完后肯定是不爽的。如果长期自修不充分,这种不爽的经验累积多了,福报就消耗完了,就会慢慢越来越不想小组共修。
  所以,在当期法义开始修学的第一、第二天,组长要早早地把本周修学的法义发到群里,提醒大家自修。如果师兄下载有困难,我们可以下载了发给他。当然,真的修不修是看他自己的,结果并不重要。而且,在提醒师兄们的当下,自己也会想到要好好修学,也给了自己一个增上缘。

坚持与接纳

  在组织小组共修的初期,尤其是同喜班初期,会有一个磨合阶段。有些师兄很喜欢侃侃而谈,不愿意计时。作为跟组的辅助员或新上任的组长,因为不愿引起师兄们的反感,有时可能就会对这种状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其实,这对师兄们一点好处都没有。刚刚前面分享了,建立在个人经验而不是法上的分享,甚至不是如实语、利他语,他自己说了也不会有什么受益,只是满足他轮回的串习。而对于拿出宝贵的两小时的其他师兄来说,是一种对他们生命的浪费。久而久之,即使氛围再好,这个小组的共修一定会散掉,轮回的关系就是无常的。
  作为一个凡夫,对于怎样能够利他,其实是一无所知的。几十年的生命过程已经验证了这一点,更不要说带领大家走向觉醒。导师施设的三级修学,每一点都是慈悲。这种慈悲不是一句口号,是带领众生走向解脱的大慈悲,只要坚持几个月、几年老实地修学,就可以亲身体会到。
  我本人比较死板,所以作为辅助员带第一个组的时候,事先自修好了标准模式,到了现场就严格执行。因为这个组的师兄跟我性格相近,所以也没碰到什么困难。现在他们上了同修班,依然是比较稳定的组,不能不说,模式就是法。在我们不知道什么是对师兄们有利的因缘时,按照模式就是最安全的。
  在这里还要分享自己的一个教训。有次带组的时候,一位师兄对书院的修学模式提出疑问,觉得这样修下去到底有没有用,在我心中立刻掀起了波澜。
  记得那时候,我特意从东边赶到回龙观去参加小组共修,就为了说服这位师兄。在这个过程中,本来应该小组共修当期内容的,变成了我们的个人讨论,最后结果是师兄表示他不会离开书院。
  但我当时内心非常痛苦。事后和辅导长检讨,没有小组共修本身就是最大的错误,更不要说当时还有另一位师兄想要小组共修,这是对师兄们法身慧命的浪费,这个因导致自己非常痛苦。
  只要按照模式去做,尽管当时师兄可能会对你个人有看法、不认可,但最终大家都会慢慢受益。受益之后他就明白,什么是真的为他好。
  在带另一个组的时候,因为计时,一位师兄不满意自己的发言被打断,问我:“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当时他可能是有一定情绪的。对于这种情况,也要智慧地去分析。首先在自己内心要检讨,如果对于师兄的质疑,自己心里有波澜,就是因为自己有设定。设定师兄们都要接受我、喜欢我,说明自己的发心并不是为了利益对方。然后再去调整自己的发心,明白什么真正是对他有利的。
  小组共修一般要注意的几点有:
  1.计时
  当然也要看到,一般人都会因为自己的发言受限制而不高兴,这是非常正常的。辅助员要本着一颗平常心,不是针对师兄本人,而是针对整个组的师兄说明:计时是为了训练大家的觉知力,保证分享能安住在法义上。这样的话,小组共修会很有效,大家受益了,才能长期参加小组共修。如果时间拖得过长,有些师兄就不爱来了,整个小组的共修可能慢慢就组织不起来,对大家的修学都有影响。一般的话,师兄们都会接受的。
  当然,如果把这些话说在共修开始前,大家达成共识,互相提醒,效果比事后打断和提醒要好得多。
  2.开始时间要固定
  关于固定时间开始,因为工作和生活的关系,有的师兄可能会迟到。有些师兄很慈悲,会为了等待而使每次开始的时间都不固定。这样的话,师兄们就没办法朝着一个时间去调整自己的生活和工作,长期养成习惯。那么,这个组的小组共修就会比较动荡。比较好的做法是,一开始就雷打不动地固定一个大家商量好的时间,这样师兄们就会往这个时间靠拢。
  3.周几共修要固定
  小组共修的时间定在星期几的问题也是一样,一般在班级共修前三到四天,定下来哪天就固定哪天。如果每周到了快共修才问周几共修,也不能养成习惯,会造成动荡。定下以后,因为特殊情况可以变,但一般不变。实践证明,人是习惯的动物。如果小组共修稳定,师兄们的受益也会稳定;受益稳定,那么他在生活和工作中有了智慧,也会相对稳定。如果自修和共修不稳定,生活中往往是波澜起伏,违缘不断。这样一种情况,确实对师兄宝贵的生命是一种浪费。
  4.关于讨论问题的环节
  关于未尽问题的讨论,一开始的时候,有的师兄喜欢提问题,其他师兄出于串习就会去回答他。其中,有的是生活问题,有的是法义问题。通过对当期法义的梳理,一般自己就会明白这些问题该怎么处理。如果把精力放在问题的讨论上,而不去做对法义的梳理,那就是本末倒置。不管语言中有多少佛法名相,还是用世俗经验来帮助别人解答轮回的问题。最后的结果,可能这个小组的共修时间会拖得很长,其他想真正学法的师兄会意兴阑珊。长期下去,小组共修也可能会散掉。所以,一般我会建议师兄们先按照流程来过法义,有未尽的问题,可以在回向之后,愿意留下的师兄继续讨论。有的师兄路远,或家里还有孩子,就可以及时回家。这样,就不会因为小组共修时间太长而产生抵触。
  现在我已经在书院修学四年多了。在学佛路上,看到了三级修学对自己和他人生命的改善是这么明显,所以觉得拿出自己的时间成就别人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
  同时,我也看到了无常。心念无常,环境无常,每个人的修学路都是不容易的,能够修学的每一小时都是不可再生的稀缺资源。所以,我感恩自己有福报为师兄们服务。感恩师兄们生生世世的利他心,使我们能够在一起修学佛法。
  我也理解了很多原来不理解的事。建立在迷惑和烦恼基础上的生命,是如此不可自主。所以,我发愿生生世世不离佛法,生生世世依止导师,这个愿望需要用每一天、每一周,甚至每一秒的付出来实现。不然的话,业风吹袭,誓言就会随风而逝。
  愿正法久住世间,点亮每一颗求索光明的心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