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智麒

  为什么环境恶化始终得不到有效的逆转?真正的污染源是当今整个人类的生活方式——导师在《佛教的环保思想》中,就当今环境污染问题提出了釜底抽薪式的解决方向。本期法义以第三章“改变生活的方式”为分水岭,一、二章引导我们摆脱错误:“克服欲望和贪婪”“纠正幸福的观念”,第四、五章引导我们重复正确:“正确认识人与自然”“培养良好心态”。
  法义学到第二遍,脉络清晰了。合上笔记,想着:冬天了,哪天抽空去把新羽绒服和新雪地靴买回来吧!这一想,一惊:年年冬天“买买买”,刚刚学过的法义怎么没改变我的生活方式?于是,不得不重新翻开法义。
  第三章一开篇即指出:“观念直接决定了我们的价值取向,也直接影响着我们的行为和生活方式”。反观我的消费观念一直是“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尽可能让生活更舒适”。在这个观念的指导下,习惯了一次性消费的人群里有我,追逐时尚潮流的队伍中也有我。
  这几天突然降温,我一边懊恼自己没有早早把新羽绒服和雪地靴买回来;一边赶紧翻衣柜鞋柜,然后,我找出了4件羽绒服、3双雪地靴,以及一大包围巾、帽子、手套、口罩、保暖裤、毛衣……导师说要懂得惜福、做一个自然人。自然人就是衣食住行所需无多,这些“存货”其实已经完全够我用了。可是,本期法义学到这里,我依旧“贼心不死”地惦记着“买买买”。
  对法没有“接受”,是因为没有完整、准确、透彻地“理解”。这一次,我真的是带着自己的困惑去研究法义,长期养成的生活方式该怎样通过学习本期法义改变?
  首先,之所以没有摆脱错误,是因为我一直没有发现自己的问题。导师把欲望比作永动机,这于我真是一针见血。
  以前我住在比较繁华的地方,长期处在“不带钱就不能出门”的状态里,哪怕下楼遛个弯儿也得揣上点儿“备用资金”,而且基本从不空手回家。即使我并不缺什么,但也得多少花点钱,哪怕买个自己不需要的小东西送给别人,也得买,要不就浑身难受。看看家里,这样的存货实在太多,送不出去,留着无用。导师说欲望无所不在、永无止境,我就这样被“买买买”的欲望控制着,越买就越觉得需要买的东西层出不穷,浑然不觉自己早已成了一个被购买欲牢牢控制却不自知的奴隶。
  第二,正确观念没有树立起来,自然无法“重复”。
  人与自然唇齿相依的关系根本就没有入我的心。虽然以前也参加过一些环保活动、生活中也注意节约用水用电,但我对自然其实非常冷漠,毫无感恩心、尊重心、爱心。
  我所生活的北京城俨然已成“雾都”,但这一直被我解读成“全人类”不珍惜自然造成的。责任推在“全人类”身上,就放过了审视自己的观念和行为。
  导师说,人与自然依正不二。大自然孕育了人类,所提供的一切是人类生存最基本的需要,地球是我们唯一的家园。如此简单的道理,连孩子都知道,但我从来没有静下心来体会。大自然提供给我们的一切我熟视无睹。试想没有太阳带来的光明、大地的负载、空气、水,我连生存都不能,更何谈“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尽可能让生活更舒适”呢?
  今天又是班级共修的日子,手头的工作迟迟没有完成,人已经饿得心慌慌。后勤部门送来加班饭,我迫不及待地揭开包装精美的一次性饭盒,一口Q弹醇香的米饭送进嘴里,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满足。我第一次做这样想:眼前的这一份饭仅仅是我的消费能力或单位的福利能实现的吗?“大自然才是生产资料的唯一提供者”!
  当今世界人口数量庞大,自然资源有限。更可怕的是,人的贪欲在不断膨胀,不断向已经过度消耗的自然索取资源!我已经有了足够御寒过冬、并且质量和款式还都算过得去的冬衣,现在还要继续“损不足以奉有余”、向已经变得羸弱无力的大自然母亲伸手吗?榨干母亲的那一天无疑就是我的末日。心下难过、惭愧万分,决定这个冬天放弃添置新冬衣的计划,平时也一定要留意从购买欲的控制中挣脱。
  终于可以下班了,急急忙忙收拾东西,想直接切断电脑电源快点出门,以前着急离开时常常这样做,但今天手硬生生停在电源前:这样会减损电脑使用寿命,我要珍惜资源。于是,按照程序关机。
  匆匆赶到共修点,按下电梯上行键迟了两秒钟,电梯刚刚上去,旁边另一部电梯的按钮正不怀好意地邀请我去按。不,不按!如果乘另一部电梯上去,已经按下按钮的电梯下来接不到我,岂不无端耗费电量?于是,耐心等待。
  走进共修点,师兄们已经在听《慈经》了。于是,坐下,随文入观,感受我与四维上下的一切人、事、物的相依相伴。感恩有你,我愿尊重你、爱你,虽然迟到很多,但终于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