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自己刚进书院的模样,我都被自己吓到了:以前是一个我执特别严重的人,自以为是,遇见跟自己作对的人和事就一定要一决雌雄;从来不认为自己有错,出现问题都是别人的,自己堪称完美,找各种理由证明自己是对的;跟老公一天不打几遍不到头。很苦恼。通过学习,我终于明白了,自己是被优越感、主宰欲和重要感包围着。
  进入书院不久,我发现一同进书院,抽签到同班同组的、一向以聪明爱玩著称的先生发生了变化:我跟他争执不搭理他,他说感恩师兄做我的增上缘,检验我的修学,天哪!他怎么这样了,真的变了吗,这是变傻了吗?我说你想让我检验到底吗?他说当然了,只要你开心、只要你坚持书院的修学,我都能承受!
  他平时那么小心眼,喜欢跟我较劲儿,这是在演戏吗?哼,肯定是装的,我就要挑战他。于是我就找各种理由检验他,如果他什么都听我的,我就去书院陪他上课给他点儿面子,要是不按我的意愿我就不去!可是没想到,他真的都听我的。究竟是什么力量让曾经无神论的先生发生这么大的改变?我怀着逆反和不屑的心理,跟他参加每一次的大小共修。
  有一天学到了《佛教怎么看世界》,正好这周有空,我就带着怀疑的心认真地看完了,太神奇了,整个世界是成、住、坏、空的。我感觉到了自己是那么的渺小。曾经执著的东西还重要吗?所谓的我还重要吗?所谓的我还能主宰什么?世界都是缘起性空的,那重要感抛给谁呢?我再也不把自己的主宰欲使劲扩散了,原来每天跟我一起生活的他早已提前一步领会到了,我开始对先生有一点儿小感激。
  然而,由于我对书院的信心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又被俗世的工作生活给淹没了,我觉得努力工作更重要,一定要把工作放第一位,学佛法被放到后面了。就这样一直学得断断续续。今年五一先生去西园皈依,我心里有些不爽,觉得他学佛学得不顾家了。
  到了十一,先生给我买了火车票,无论如何都要拉我去西园寺参加静修营。虽然我的心里还是很犹豫,可刚好课程上到了《皈依修学手册》,于是我咬咬牙,带着自己曾经有过的发心来到了西园!
  谁知道,刚一进园,就被西园的宁静吸引住了,义工的微笑让人甜到心坎里。最好的是,在宁静而充满书香的抄经阁,拿起了久未练习的毛笔,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竟被这份宁静镇住了。在这里,似乎失去了烦恼生长的土壤。是呀,我的烦恼呢?怎么没有了,好像全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再接下来,稍微宁静的凡夫心更加得到了改善,很开心,很多顺缘。中午吃上了美美的素餐,吃完就在放生池边发呆。感觉自己来到了极乐世界,没有了纷争没有了烦恼:小乌龟舒服地晒着太阳,不同的鱼儿张着嘴儿自由地游着,每一棵树都是那么静谧地舒展着,远处的鸽子踱着步自由地觅食,跟喂食的小师父形成了一幅和平自在的画像……我的脑子沉醉了,开始静得不再烦恼不再惆怅。
  下午,在先生的催促下,我来到了三宝楼,听了导师的讲座。当导师讲到印度教和佛教的根本区别时,我眼眶湿润了,佛陀就是觉者呀,没有了等级,有的是佛性,是大自在。每个人都有佛性。开启人生的智慧,追求自由自在公平一直是我向往的呀,我的信心一下子升华了。当时导师在讲,我在流泪——众生愚痴啊,在自己的贪嗔痴里打转,看不清世间的真相!导师讲得是那么清楚那么入心,使正法呈现在我的眼前,注入到我的脑海。感恩佛,感恩法,感恩导师!感恩三宝加持让我来到西园,回到这所没有围墙的心灵学院。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继续感受着寺院的清净,接受着僧团的法布施。这是怎样殊胜的一个开始啊,我已经不再纠结了;我知道这是福报,是甘露雨,是一路走来师兄们的相互提携,才让我有这样的一个开始。
  感恩我的先生智展师兄,一直以来对我的帮助。在我闹别扭、不理解的情况下,坚持带我闻识了正法,让我这个上世纪的“阿修罗”从贪嗔痴里一点点儿地解脱!现在,我对三宝的信心生起来了,这种感觉是那么地殊胜。
  再次感恩三宝加持,感恩书院的所有师兄们,愿我们共同修行。在导师的引导下,在书院里,共同精进,走上菩提大道,不再在轮回里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