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轮并班,发现有少数师兄已离开了书院。其中不乏修学多年的师兄,原因不一而足。有的选择了其他法门,有的选择闭门自修,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些离开书院的师兄,并没有真的离开佛法。
  从缘起法来说,每个人的法缘不同,善根福德资粮不同,从这个角度,我自然不可言说也是无法言说的。但我想就自己的观点分析一下,这种“离开”究竟离开的是什么,也许每一个可以公诸于众理由的背后,还有更深层的原因。这个原因滋生的力量超过了最初的发心,才会让我们背离了初衷,选择在“八年抗战”的中途撤退。每一件事都会有起始因缘,也许每一个重大决定,仅仅源自于细微的一念。人最难认清的是自己,任何起心动念都需要觉知和防犯,虽因缘已成果,更少不了以正思维来反观。

没有归属感——我皈依何处?

  其实不论生起哪一种心,只要有违初发心,就要意识到是烦恼生起,就要与它保持距离。
  能让一个人义无反顾地离开,一方面大概是有一种地方比此处更好;另一方面是没有归属感,心无所依。班级良好氛围的缺失,是缺乏归属感之因,也说明“班风”缺少坦诚和真诚。
  我刚进入书院时,就像在迷茫中找了好久才找到了家,无比欣喜与感恩,也特别珍惜每一次共修,这么好的模式,这么难得的法缘。所以,我将书院当作精神家园,把每一位师兄当作比家人还亲的金刚道友。我对班级师兄一视同仁,坦诚相待,简直是一片冰心在玉壶。当我掏心掏肺地关心师兄的法身慧命时,对方一副“我跟你很熟吗”的神情,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我们不是一体的吗?不是一路同行求解脱的伙伴吗?
  在学了《皈依共修手册》之后,我发现我皈依的不是三宝,而是皈依了班级;不是依止于法,而是依止于同修们!这是何其荒谬与大错特错?这就是错把归属感当皈依。了解到这一点,我重新端正心行,真正以三宝为依止,不依赖任何一种说法与见解;以佛法为准则,不再被同修的一言一行而转。于是能看清,有漏的言论并不是我要依止的,唯一能依止的是导师的言教。如此之后,我觉得有一种自由与自主的能力,既可以与每个人有相互支持的态度,又不会有依赖与粘著。可以相信与理解每一个人,亲切对待但又保持距离,这是一种有归属感的法情。而归属感不在于这个班级,不在于辅导员,也不在于每一位师兄;归属感在于法,在于三级修学,在于导师的言教。如此一来,没有什么其他的因缘可以左右我,也不会随任何人的态度而转了。
  当我无论走到哪里,都很明确:佛法是我的皈依之处,善知识是我的依止之师。如此,心中就有了归属感。不论这个班级怎么变动,不论菩提书院如何变动,也不论外面多少因缘的诱惑,都不会动摇我求法的初心。
  若感觉在书院没有归属感,那是因为对佛法的信心不足,对三宝的依止心不够,对书院或同修的期待过高,无关其他。书院只是一个提供共修的平台,每一位同修只是自己修行的境与缘,将心放在外缘上,丢失的是对三宝的信心,也是自己的一片真心。

缺乏坚持的力量——我的力量是否源自于法?

  共修没有动力,没有分享意愿,生活被琐事淹没,对修学没有兴趣。一旦连续几次不共修,这种负面力量越来越大,凡夫心越来越占上风,也更加不想共修了。慢慢的,就有了退学的念头。
  其实,五蕴炽盛的烦恼每个人都会遇到。几年的共修中, 哪有真正一帆风顺、六时精进?总会有妄念生起、自我颠倒的时候。对不想共修的师兄分享时,我会说:“不论是因情绪还是心力不足而不想共修,都可以给自己一段调整的时间,但要意识到:我现在处在一种烦恼状态,我不能太久地随顺这种懈怠。这是修学的障碍,我要突破它,就要规定自己不可以连续超过两次不共修,不能让烦恼占上风。”有时候固然需要他人的关怀,但更多的是,佛法的力量才是源泉,法的力量能让信念屹立如山。
  我在修学初期,就对自己发愿: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都要坚持八年,把佛法基础打扎实,再按导师说的,选择适合自己的法门修学。这个愿是有力量的,每当遇到某些障碍,生起莫名其妙的退心时,我就会想起自己当初发的这个愿。一切障碍修学的想法就烟消云散了。
  坚持共修是让自己有佛法的力量来战胜凡夫心。共修是一种正能量,可以消除个人情绪的负能量,做义工和参加书院培训也是一种正能量的获得。很多人往往很自信,不去发愿,觉得自己可以搞定烦恼和障碍,那是小瞧了烦恼障碍的力量。只要想起导师说的:“修行如一人同万人敌,而这人还是个婴儿。”真相信善知识,就要依师之言教,用一切方法抵制不良心行。如果真的相信三宝,相信导师,又怎么会依自己的想法作出自以为正确的决定?
  还记得法义中说:“一般人的想法、观念、感觉都是错乱的、片面的、受情绪影响的。”当我们还不是圣贤都是“一般人”的时候,如果真信法,又怎么会随着一时的想法而放弃最初的依止?有人觉得《菩提道次第略论》学过一遍就可以自学了,再学一遍没新意。其实,要真正学好这一部论,学十次也不会觉得多啊。在导师还没有印证我已经可以自择法门、自行修学的时候,我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弟子。况且,我又怎么能保证我下一个选择不会退转?万一选到一个法门不如三级修学,那时候怎么办?
  很多师兄离开书院之后,在外面“选择”了一两年,最后还是回到书院重新入学共修。更有不愿意离开原来班级的师兄,只有选择回来旁听。时光一去不复返,菩提书院的大门永远敞开,但是求法的心不能飘摇。一念误失,损失的是自己宝贵的福德资粮。

修学越来越有压力——保护重要感的层层坚壳?

  做义工中遇到烦恼和挫折,失去重要感、优越感。发心很良好,结果不尽人意,于是就生起不满与失落。自己有才华有能力却没有得到认同与肯定,自己有发心却没有人来成就,自己有一腔热情却没有人回应与配合……
  大概很多人深有同感,其实这正是突破自我瓶颈的良机。做义工践行服务大众模式,本来就是以检验修学的心对待,遇到烦恼挫折正是说明需要突破修学中相应的弱点。
  我在几年来参与的各个岗位义工中,以上每一种心行都经历过,让我看清自己凡夫心的层层保护壳,并学会打破,也学会撕开这些披着佛法外衣的伪装,让我更看清真实的自己。这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事。至少保持一念清醒:所有我遇到的问题,一定是我自己感召而来,并且可以成为我修学的增上缘。如果突破不出这重重障碍,唯一能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忏悔。
  做事中劳而无功、有心无果都是很正常的,只因自己没有以“无所得”的心来做。有所期待就有所失望,成与不成关乎因缘,做完就放下是何其自在。再说,如果做事培养出优越感、重要感、主宰欲,更是背离修学的宗旨,要检讨自己做事的发心和用心。做事中遇到没有配合没有回应,也是再正常不过。每个人的身心状态很难保持平衡一贯如是,一切因缘就当考验与磨砺心性好了,不必因此而否定模式,或是对导师的教诲产生怀疑。谁能代表书院、代表导师呢?没有。导师还说过:菩提书院可以没有,但三级修学是我们要传承和弘扬的。从这一句话就应明白,所有的核心就在于自己是否掌握三级修学这套模式,并运用于自己的修行中,而非菩提书院如何,某某部门如何,某某师兄如何。如此想来,哪里还有衡量得失的标杆呢?所有希望做事做出成就,做出名气,做出格调的发心,全部是与法背道而驰的啊!把修学的重心建立在这些基础上,一旦哪天没有人仰望、没有人支持、没有人赞赏,一切信心与道念就崩塌了,一切都不如所意了。然后离开,还会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明智的。殊不知,失去了最重要一个立场:这一切,原也是自己所选择的啊!一直要否定的不是教法,不是他人,是自己!为什么不转心呢,为什么不烦恼转菩提呢?

离开菩提家园——也许流浪中多了一次等待

  离开菩提书院,虽没有离开佛法,但的确离开了自己突破最大障碍的机会,离开了一个从外缘转向内因的修学分水岭,也离开了一颗拒绝攀缘的心。好坏从来不在于外境,外境只是转心的契机。六度中的般若,即可以对所缘的一切境界具备智慧的判断与抉择。这种智慧当然不是建立在自我认知上,而是佛法正见之上。
  我觉得三级修学模式的殊胜之处,是导师用最浅显的教法、诠释了最高深的佛法原理,这种修与学,只有真正认识到才能受益,真正受益了才会珍惜。如果说能将传统佛教结合实修,又契合当今学人根器的教法,实非三级修学莫属。对利根之人,如高山登顶,直达究竟;对钝根之人,如风吹迷雾,循序渐进。导师在讲解《菩提道次第略论》时,那种毫无保留的传法,就隐藏在平实的话语中,就看自己有没有智慧,听得懂听不懂!这殊胜之法,就看自己有没有福德,接得住接不住!况且,宗喀巴大师的《道次第》之殊胜,已不需我过多描述。如果放下这部经典的修学,实在是人生一大损失,更是入宝山而空归的巨大遗憾!
  生死轮回中,我们已然错过许多良机,错失跟随善知识闻法的机会,才让我们至今流浪在娑婆世界,寻寻觅觅。如果知道这一世,是多世努力修行而得来的因缘,我还会轻易放下这一次选择吗?我不能摆脱业力牵引,但是我知道:惜缘,是唯一能够坚持的正念堡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