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届静修营寺院巡礼闻思后感

  第十届静修营结束之后,回家听闻了一遍观云法师讲的《寺院巡礼》。闻思后感概万千,心生感恩珍惜之情。
  随着观云法师娓娓道来,一位位崇高伟大的历代方丈,舍身护寺;一个个生动的故事场景,如跃眼前;更可以亲自见证的现任普仁大和尚和济群导师,历尽艰辛地创造弘法利生的条件,感人至深。听闻者无不感怀生敬!
  随着笔触简述,让我们从历史的700年前走到今天……

回溯历史 饮苦思甜

  西园寺创建于元代至元年间,初名归元寺,距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当时为一小庙,并无规模。明嘉靖年间没落后,被太仆寺卿徐泰时把东园(今留园)和归元寺(今西园寺)的田产收去改做私家园林,并命名为“西园”。后其子徐溶将园林归还僧团,取名“复古归元寺”。
  崇祯年间,延请报国禅寺茂林律师任住持,弘扬律宗,改名戒幢律寺,即“高树戒律宝幢”之意。以戒为本,以律为宗,成为律宗道场。当时在江南法会兴盛,为一方名刹。茂林律师虽在一年后圆寂,但奠定了律宗的法脉传承。咸丰年间,太平天国起义,他们信奉上帝,视佛道为异教,所有大小寺院被摧毁殆尽。大的寺院改为兵营,小的直接烧毁。西园寺也不能免灾,战乱之下片瓦不存,二十年来一片荒芜……
  1884年,苏州当地的居士、乡坤发心恢复寺院,礼请从普陀山禅院进修的广慧禅师任住持。当时,广慧禅师在上津桥结茅禅修,自担大任后,为复兴寺院,沿门托钵化缘,历尽辛苦。历时三十余年,一代古刹重兴!修建了天王殿、大雄宝殿、观音殿、罗汉堂、放生池及安僧的配套设施,基本形成了全寺的建筑规模,并完成了内部塑像。
  民国十五年,广慧老和尚全力以赴,重振寺宇,西园寺再度成为江南首刹。为纪念老和尚恢复道场的功德,当年在塑南海观音群像时,在一侧桥上塑了他老人家的金身像,让后人感怀大德先风。此为清末民国时期,处于中国社会动荡期,正值多灾多难之际,可想而知,将寺院修建到如此规模是多么不易!老和尚真正是劳苦功高!
  寺门外的牌坊上书“敕赐西园戒幢律寺”,两旁对联为“佛日增辉,重开阊阖;宗风振律,大启丛林”,是西园寺梵刹重辉的写照。上方额匾写着“震国戒幢”,是广慧老和尚五十岁时恭请《龙藏》(佛教藏经之一),光绪皇帝敕赐“紫衣沙门,震国戒幢”,名震四方。
  恢复道场时,老和尚沿用禅宗规制,以禅风建寺。大雄宝殿后方牌匾上的“佛即是心”,就是禅宗修行的特色所在。“选佛道场”也是禅堂标识,出自“十方同集会,各个学无为,此是选佛场,心空即第归”的著名诗句。西园的禅宗法脉就是当初延续下来的。
  此后,西园寺一直保持良好道风。当年,谛闲老法师、虚云老和尚都曾在这里讲过经。道安法师曾亲自听过虚云老和尚开示,在大雄宝殿前讲三皈五戒,虽然人山人海,但禅师声如洪钟,山门外的人都能听到。一样的内容,听者却有不一样的受用,靠的就是老和尚的定慧之力,以及德行的加持摄受!

舍身护寺 失聪救宝

  解放后,道场香火鼎盛。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明开法师被佛教管委会推举为西园寺方丈,并任佛教协会创会会长。此后,明开法师将寺规改为选贤制,西园寺遂成十方道场。紧接着就文化大革命,全国破四旧,寺院被冲击,每天都接到某地寺院被毁、僧人被迫遣散还俗的消息。一时佛教受创,人人自危,西园也面临灭顶之灾。
  在当地红卫兵冲击西园寺,要摧毁罗汉堂之际,明开老和尚为保持寺院的佛经和佛像,冒险将罗汉堂大门用砖封起来,并以北京红卫兵的名义贴上禁令,阻止了当地红卫兵的冲击。明开老和尚还利用地方和北京双方红卫兵的矛盾,智慧地拖延时间,争取到给周总理写信的机会。在接到周总理回信后,北兵营派了一个连队驻守寺院,以保护文物的名义将寺院保护起来。
  虽然如此,在“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境下,红卫兵要挟老和尚签字,把寺院所有财产转交给革命委员会。老和尚说:“我们僧人只有保护寺院的义务。寺院财产是十方的,不是我某某一个人的,所以我没有权力来签字!”因此,一耳刮子打过来!“签不签?”不说话,再打一耳刮子!“到底签不签?”最后飞起一脚将老和尚踹倒在地。老和尚耳朵出血了,对方怕出人命,就此罢手,但老和尚从此以后就失聪了,与人沟通只能写字条。就这样,西园寺的佛经和佛像,被老和尚血洒殿前、舍命保护下来,成为全国保护最完整的四大罗汉堂之一!我想,如果罗汉有感,也会泪洒西园!
  现今,西园寺有保存完好的古籍6万多册,古佛像800多尊,明开老和尚功不可没!在宗教政策恢复后,这些经书和佛像为各地重建道场助了一臂之力。如寒山寺16尊者铁铸金身像是从西园寺请去的;南通广教寺,包括灵岩山寺的佛像,也是从这里请去的……
  1994年,因明开老和尚年事已高,由安上法师接任方丈。安上法师曾任西园寺监院,与老和尚一起舍身护寺。他因协调能力极强,国内很多大型法会都请他主持,被称为“全国总知客”。安上法师远见卓识、苦心筹备了戒幢佛学研究所,并为研究所创办了良好的硬件环境。安上法师后于1998年圆寂,生前留下遗嘱,由监院普仁法师接任方丈。
  普仁大和尚1983年毕业于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1998年9月升座任西园方丈至今。

普世仁爱 古刹新颜 

  普仁大和尚高瞻远瞩,规划着西园戒幢律寺的发展蓝图。从最初的古建筑群,扩建了从照壁到三宝楼、禅修用房等一系列建筑。所有这些,都来自大和尚不遗余力的争取。
  在城市规划建设、房产开发红火的大背景下,能在政府和商家手中赢得这片土地的使用权,期间经历无数风波艰辛,甚至在毫无希望之中努力,屡失屡争。正是大和尚付出难以想象的心血,才获得西园如今的新貌。1998年至2003年,收复天王殿以南土地30余亩,依次建设了照壁、福德智慧双桥、山门殿、菩提大道和钟鼓楼。为了与原有古建风格一致,前花园的建设遵循寺院传统格局,造就了如今这样融为一体的风貌。
  而三宝楼的建设,则涉及到二百多户居民及制药厂、煤球厂等单位的搬迁。自1997年拆迁,1998年审批,2002年奠基,2003年施工,2010年完工使用。前后历时十多年,建成了规模宏大的三宝楼!当时遇到的困难,是市领导和园林专家一致认定三宝楼的建筑形式有违西园的园林风格。大和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诚恳相告此楼的建设理念及对社会不可估量的贡献,慢慢感动了这些领导、专家,才有了今天听经闻法的三宝楼!
  曲径幽深处,无上菩提道。古树灯烛,黄墙墨瓦,相映成彰。在大和尚的宏伟愿力下,西园寺建设成了道风严谨、学风纯正的正法道场,人间净土!正如济群导师所说:“没有大和尚创办这些设施,就没有菩提书院和静修营的弘法道场。正是这些众缘和合,我们才有福报听闻佛法!”

选佛道场 三风续扬

  瓦砾堆中,翻转层楼殿阁;戒幢寺内,顿成海众招提。“一水摄双桥,广渡群生登彼岸;三风垂百世,严持净戒证菩提。”此幅对联含摄双关,意为生死之河,以智慧、福德双桥引渡群迷;道风、学风、家风三风百世宣扬,以严持净戒开启菩提之门。山门门楣上,虚云老和尚手书的“严持净戒”四个大字,为众生化渡迷情,为戒幢添色增辉。
  五百罗汉堂为西园著名的古建筑群,呈田字型结构,既是为了通风、采光,也便于香客绕行礼拜。五百罗汉造像栩栩如生,各不相同。主尊则供奉了香樟木雕刻的千手千眼观音像,工艺精湛,维妙维肖。田字形中央还塑有四大名山的群雕,来此礼拜,相当于朝礼四大菩萨的道场,方便那些无力远道朝圣的香客!由此施设之愿心,亦可体现祖师大德的慈悲利民之心!
  罗汉堂还塑有道济禅师和疯僧之像,相传此像在塑造时还有师徒较艺的故事。师傅造的疯僧看似平常,却在微细处显现高超技艺;徒弟将道济禅师的面部造得似笑似悲,自以为手艺精湛,却不敌师傅塑的一条衣带真假难辨。可见,好表现、好造作往往离道远矣。以平常心做些不起眼的事,才容易与道相应。于此故事,我深感做弟子须有弟子之相,任何时候都不能骄傲自满。
  大雄宝殿前高大的鼎炉屹立处,就是虚云老和尚当年讲经之处。殿内三尊主供佛,分别是本师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药师佛。释迦佛左右两侧,分别是阿难尊者和迦叶尊者。人们可看到,迦叶尊者合十的姿态有所不同,是握起手掌。为什么会是这种手印呢?相传迦叶尊者修行证果后获大神通,双手伸出会自发放光。尊者因为谦逊,不敢于佛前放光,故须将手掌握起来。这个故事也是弟子之相的表率。
  三宝楼的建筑富有深意,宽108米,进深53米,均含有表法之意。从上至下,大觉堂、藏经阁和千佛阁,分别代表法身、报身和化身。底层戒幢讲堂可容纳千人听经闻法。主楼两翼有图书馆、教室和办公用房等。除了珍藏的古籍外,图书馆还有4-5万册新书向学僧开放,为培养僧才提供了齐全的硬件设施。
  三宝楼照壁所书的“悲智双运,自觉觉他”,是戒幢研究所的院训。以悲心利他,以智慧处事,才能圆满地自利利他。
  1996年,安上老法师和普仁大和尚申请创办戒幢佛学研究所,获得赵朴老的亲切关怀,历时六年得到国家宗教局的批准。从此以后,揭开了“广育僧才,续佛慧命”的新篇章。除了研究所的教学,西园寺还定期举办各项弘法交流活动。如“戒幢论坛”,为教内外的法师、专家学者提供了交流机会;而“菩提静修营”“菩提家园大分享”等活动,则面向社会各界弘扬佛法,传播人生佛教的理念。
  三宝楼为开展教育弘法提供了完备的设施,是普仁大和尚多年努力的成果。目前,西园寺还在建设教育、禅修配套用房,可容纳近千人修行生活,为弘法打下了全面基础。大和尚真正是功德无量!

正觉导航 利济群生

  “正法道场名弘扬,高僧隐居化清凉,此为江南戒幢寺,是名济世利群生。”写至此处,突然有了这句诗迸发心间。我的恩师:上济下群导师,菩提书院院长,戒幢研究所所长,及多所佛学院研究生导师、高校客座教授,出版各类论文、著述200多万字,包括以戒为师、修学引导、人生佛教,戒幢佛学等系列。
  济群导师不仅重视僧众的教育和学修,培育了众多弘法人才,更基于广大民众求法心盛的需求,于2011年创办菩提书院,接引广大学佛者有次第地系统修学佛法,开创了时代先河。
  导师以三十多年的学修所证,及二十多年的弘法经验,设施三级修学模式,亲自指导修学,并把全部精力放在书院的模式化建设,为此劳心劳力,忘己利群生。在书院的有效引导和良好氛围下,不仅让学人短时间内学有所获,更能让佛法落地,真正改变学佛者的心态、观念、生命品质,为无数学子们开启了智慧明灯。
  在导师悲心、愿力的感召下,学子们追随导师,坚定地走在菩提大道。济群导师讲授佛法因人施教、通俗易懂,初级同喜班通过人生佛教小丛书,帮助学子树立正确的佛教信仰;中级同修班以《菩提道次第略论》为学修纲要,领导大众发菩提心、行菩萨行;高级同德班则以止观禅修为中心,引导学人从《心经》《金刚经》等获得大智慧,走向悲智双运、自觉觉他之大乘佛子路。

漫漫菩提路 人间智慧灯

  一方道场,不以商业景观揽客,不以经忏佛事为重,单纯以学修、教育、办道、弘法为已任。这是一方人间净土,是红尘喧嚣中的一处清凉之地。十方学子,以自觉觉他为己任,方不辜负历代祖师舍命护寺,不辜负众位大德度化一方的悲心宏愿。愿天佑清平,佛佑民生,正法道场处,愿见者欢喜,闻者生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