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净秋

笨笨的来历

  笨笨是我们家四只猫里面白色的一只,也是最少出现在我照片里的那一只。很多人都会奇怪地说:“你们家还有这样一只猫啊?”它在两个月的时候来到我的家里,当时从街边把它买回家,并没有打算自己养,只是觉得它在街边很可怜,但是并不喜欢它,本来是打算给别人领养的。经过身体检查,医生说它患有佝偻病。这是一个靠脸吃饭的社会,在猫的领养问题上也是如此。我想:“真倒霉,只能自己养了。”带着这样的心情,在给它打钙针补充营养的时候,现在想起来是很冷漠和粗暴的。幼小的它,来到一个陌生环境,不明不白受了很多痛楚,因为这样的经历,很长时间里笨笨跟我非常不亲近,见到我都绕着走,即使小时工阿姨都比我跟它亲近。我也不喜欢它,因为它吃饭的时候总是把其他的猫挤开,特别粗鲁。
  我最喜欢的一只猫叫怪怪,它是一个肥肥的黑狸花。我给它拍了很多的照片,以它的口吻写了很多短文。2008年,在它得病后,我和先生倾尽全力投入它的治疗,但是所有的努力都没有能够把它留住,留给我的只有回忆和不甘心。

笨笨得病了

  笨笨一直默默地在我们家生活了13年,在它生命的最后4年里,我学佛了。在最近2年里,我开始认识到自己人格中强烈的不平等和冷漠。面对笨笨看到我时那躲闪的眼神,我内心很惭愧。其实它本是一只很可爱的猫,身材短短的,浑身白毛,眼睛大大的,五官长得很漂亮。只是因为我对白猫有偏见,所以给猫分了等级,让它承受了不应该有的心理压力。
  今年年初,我发现笨笨的下巴肿了,经过慧瑜师兄的介绍,在朋友李喆、刘东芳的帮助下,到了爱可行医院的张健大夫那里检查,结果是下巴长了骨癌,已经扩散到胸部。如果要做手术的话,就要从下巴上打洞,食物会从下巴漏出,生存质量会很低。想到现在很多人得了癌症,在人生的最后一段时间备受折磨,作为一个佛教徒,我知道生命不是只有这一世,现在是应该为它的下一期生命如何开展做准备了。张健大夫也是我见过的最慈悲的一位医生,他所有的出发点都是以解除和减轻动物和家属的痛苦为前提。我们共同得出结论,保守治疗,让它平静地度过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

笨笨最后的日子

  回家之后,我开始把导师的三皈依每天都开着。没想到笨笨开始略微服药之后,有了很大的好转,病情完全没有影响它的饮食和生活。在一个动物的面前,我发现我才是不懂如何面对老病死的那个。
  最近一个月,笨笨的病情开始严重了,它开始不再进食,静静地呆在阳台上。每天它会自己去喝水,然后回到休息的地方。我把三皈依的念佛机拿到了阳台上,每天供香,供花。
  那段时间,我们正在学下士道的皈依,对我来说也是艰难的几课,发现自己这几年之所以修学进步艰难,正是因为对三宝的信心很微弱。我知道佛陀是无限的智慧和无限的慈悲,但是我内心始终没有办法相应。我想,我是笨笨与三宝相应唯一的渠道,如果我不能够和三宝相应,它能得到的力量就会很少。如果是我,在临终的时候,希望身边的人是什么样呢?一定是希望他具足对三宝的信心,具足正念。这是它在生命长河中可能是百千亿劫中唯一的机会了,我没有资格浪费。于是每天我都会坐在阳台的板凳上,望着阳台外的一片天空,根据当期法义,忆念三宝的功德。
  我看了《阿弥陀佛的故事》动画片,当我看到阿弥陀佛参考各个净土的特点,来建设西方极乐世界,并且为此精进修行时,我想到了普仁大和尚兢兢业业的付出,为我们提供西园寺这个精神家园,一时泪流满面。佛菩萨的悲心是真实不虚的,就表现在我所认识的这些出家人身上,表现在我身边的师兄们身上,大家都是真心实意地帮助所有众生离苦得乐。没有感觉到三宝的加持,是因为我缺乏一份信心。我把我领会到的佛菩萨的功德和净土的殊胜,用自己的语言跟笨笨分享。当我在分享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对三宝的信心又增强了。这就是重复正确的力量。每次出门共修,我会启白三宝,愿笨笨不会在我不在的时候离世,愿我能够在最合适的时机帮助它往生。是笨笨给我创造了认真修习皈依的因缘,修学了四年,我第一次找到了生命的依赖感、归宿感。当我和三宝相应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安全的,喜悦的,对法的接受也很容易,这是我四年修学中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在情况稳定一段时间后,我发现笨笨开始有点烦躁。每天晚上的时候,它会挠自己的下巴,表现出比较痛苦的样子。我思索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还是要从我自己身上找原因。当时我自己身上也出现了牙痛,长这么大从来没有那么厉害地牙痛过。即便是医术高明的慧知师兄给我扎针治疗,也没有办法减轻这种疼痛。只有在皈依共修或做沙龙义工的过程中,疼痛会减轻。我明白了,其实我并没有全身心地依赖三宝,修学佛法只是我逃避现世痛苦的一种手段。比如在修学当期法义的时候,我碰到烦恼的问题,首先会去抓自己熟悉的非当期法义来让自己平静一些,并没有安住当期法义,真诚地理解、接受,然后再看看我是什么样的来进行调整。这样的修学,还是我执的延伸,跟解脱是不相应的。但是牙真的太疼了,而且一点办法都没有。我才承认,在老病死的面前,除了三宝谁都没有办法帮到我,我也没有办法避免老病死,所以,只有真诚地面对法,面对法师,才能得到真实的保障。当我修正自己之后,它也没有再频繁挠下巴了。
  开始我以为,大概只需要一星期左右的时间来照顾笨笨,但是这段时间延续了一个多月。有好几次它显示出要走的迹象,比如昏昏沉沉。有一天下午霞光满天,又昏了,我以为这次它一定要往生了,急忙请求大家回向。但是它又再次清醒了。这也让我认识到,在对待自己的生死问题上,我也是一样急躁,并不重视每个当下的修行,却非常要求结果。

在死亡面前检验信心

  6月6日凌晨4点,我突然醒了。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笨笨,发现它已经不太能站起来了。我觉得时候可能到了,我启白三宝加持,让笨笨在合适的地方断气,避免因为移动它而造成生龟脱壳般的痛苦,使它堕落恶道。很幸运,它从床底下出来了,摇摇晃晃走到了客厅。我轻轻把它抱到沙发上,头靠在垫子上,马上准备好阿弥陀佛像、花、果、香、灯。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因为在临终前,动物的本能是找一个黑暗的角落躲起来,才会感觉比较安全。
  我打开三皈依的念佛机。因为三皈依是它最熟悉的声音,而且皈依就包含了整个佛法,所以我对三皈依充满信心。临终的时间,从凌晨4点一直持续到下午。在这个过程中,它不时地挣扎和喘息,当我集中精神助念时就会平静下来。中午我躺在地上睡了一小会,继续助念,突然想到陀罗尼经被现在就可以给它盖上,之前我一直怕临终会吐血把经被弄脏了。没想到轻轻地一盖上,它很快就平静了,大概一分钟时间就停止了呼吸。
  我把导师加持过的恒河沙撒在它的头上、喉部、胸口和两个前爪上,放上咒轮,盖上往生被,向师兄们通报了消息,就开始助念。一时大雨倾盆,助念了一会,我想到应该和它沟通一下。我大概是这么跟它说的:“妈妈相信三宝,因为妈妈自己通过修学,生命真的改变了,说明佛法是宇宙人生的真相,佛菩萨也是真实不虚的。阿弥陀佛许下了大愿,他参考各个净土的优点,并为此精进修行。如果我们去了那个地方,就再也没有老病死的痛苦了。那里的水特别清澈甘甜,清风徐徐,树木很漂亮,还有很多漂亮的鸟。而且那里的人都非常非常好,都对笨笨特别友善。你不要放不下妈妈,妈妈在这里还要帮助其他的小伙伴们,等办完了事情就会来找你。你的爸爸很善良,虽然他没有信仰,但是也给我们提供了种种的帮助和体谅。如果你能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以后也有能力帮助家里的小伙伴。笨笨能够有这么殊胜的因缘往生,因为你种下了无量的善根,你要相信自己。”在说完之后,我心里也有了更大的信心,正念具足,在继续助念大约一两个小时之后,我感觉到它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之后一直持续放着念佛机,我陆陆续续地助念到第二天中午。当天晚上,我也睡在地上过夜,一夜非常安宁。下午,我朋友李喆和刘东芳赶来接我们去火葬场。在掀开往生被之前,我有种种的设想。我期待是不是会有非常殊胜的示现,比如说猫是软的热的,或者变得比生前还漂亮,或者是天放异光,一下把我老公都震惊了,让他对佛法心悦诚服之类。但是掀开往生被的一刻,我有点失望。因为笨笨的身体虽然有点略软,但总体还是僵硬的,虽然表情很平静,但还是张着嘴,并没有和颜悦色比活猫还好看,而且它爸根本就不敢正眼看。到了火葬场,当师傅把笨笨放在一个木板上推入炉中的时候,我心一揪,马上失去了正念。我才发现,平时我的信心都是在顺境中产生的,当面对死亡的考验时,真实的修行,我还没有。
  在捡骨的时候,火葬场的师傅给我看,笨笨烧出了一颗小小的绿色舍利花。他说很多念佛的猫狗都有。而且它的头颅是完整的,眼珠都没有化掉。现在我回过头去想,陀罗尼经被一盖上就停止了呼吸,这在我的常识里是很奇怪的。而且笨笨是一个癌末患者,在去世前它一直在流脓血,整个屋子都很臭。但是当天晚上我就睡在它脚底下,一点味道都没有,何况是在这么热的天气经历了一天一夜。而且在它往生的第二天,我们楼就开始装修,如果装修在前一天开始,对于临终会造成巨大的干扰。这一切,除了三宝的加持,没有办法解释。
  笨笨到底有没有去到西方极乐世界,只有等我觉悟之后才能揭晓这个谜底。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佛菩萨一定帮助了我们。从始至终,笨笨耐心地用整个生命在引导我认识生死的真相,认识我自己修行的真相,认识到轮回是真实不虚的,三宝也是真实不虚的。虽然我开始的出发点是帮助笨笨,但收获最大的是我自己。发心圆满,尽心尽力,已经是最圆满的。
  感恩有这半年的旅程,感恩三宝慈悲接纳笨笨回家,感恩师兄们无私的回向,感恩张健大夫有力的指导,感恩我的朋友贝壳送来珍贵的甘露丸,感恩我的先生始终怀着本真的善良和人道主义,极大的包容(有一次念佛机电池没电了,还帮忙换上电池)。感恩我的领导汪芸从精神和现实两方面给予的有力支持。感恩我的朋友李喆、刘东芳,十几年来对我们不离不弃的帮助,路途遥远赶回北京,帮助笨笨走完圆满的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