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学习了《佛陀和他所说的法》第一课两讲的内容。内容是师父给佛学院学僧开学时讲的修学引导,主要还是强调学习方法的问题,怎么学习,怎么有效地学习。
  师父开示,我们听闻佛法要“离三过,具六想”。师父给我们解释了离三种过就是远离覆器、垢器、漏器。所谓覆器就是心不在焉、不用心闻法;垢器就是自己内心存有太多的我执我见,所以这个法进入我内心的时候变味了;漏器就是我听闻这个法之后,不能够作进一步的闻思,听过了就像耳边风一样,像风过竹林,吹过了就吹过了。
  关于“覆器”的问题。以前学习“覆器”时,我简单地理解为“把杯子扣过来法不入心”,而师父开示“覆器就是心不在焉、不用心闻法”。以此对照自己,发现了很多问题。自己在开始时把“覆器”一厢情愿地理解为“把杯子扣过来法不入心”,这就是没有正确地理解法义。对照自己,在平时闻法自修时常常会心不在焉,思想开小车,在学习时不能够形成连续的思维,结果就是无法正确地理解法义,或者说无法深入地理解法义。
  进一步观照自己,为什么会心不在焉,思想开小车呢?就是对自己为什么学佛,为什么出家,认识淡化。这样的问题就会在平时的生活中养成不良串习,养成不健康的闻法自修习惯。培养好正确的闻法和自修习惯,也是让自己在闻法修学上获利的前提保证,这样也是把自己从“覆器”转化为“法器”的过程。
  关于“垢器”的问题。自己觉得有师父的加持和教导,对佛法、对师父的开示是认可的,闻法时也是满心欢喜的。但是在闻法自修的时候,一些我执我见还是会冷不丁地冒出来侵蚀自己刚刚修学到的法义。表现出来的情况是:虽然可以简单地、肤浅地重复几句听来的佛法,但是这样鹦鹉学舌式的重复解决不了现实生活中的实际问题。“垢器”使得自己在佛法的修学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样学到的佛法是没有力量的。
  形成这样的“垢器”还是因为自己以前的学习如同逛百货超市一样,喜欢的就多看一眼,而不重视基础的学习,没有相当的见地,学得肤浅而不深入。在跟随师父学习后,自己没有做更深刻的调整,对闻思的法还是没有深刻理解,只是在表面上读读法义。事实上的理解根本谈不上,显然闻思得不够。对于佛法的学习,没有思考或是没有足够的思考,在自己的心相续里是不会真正生根的,是不会发芽长大的,更不会结出自己的果实的。
  关于“漏器”的问题。在闻思后,自己其实是需要作进一步的思考的。思考的目的是帮助自己巩固法义,理解所学。也就是帮助我自己“已生垢令断除,未生垢令不生,未生善法令生,已生善法令增长”。这样的思考,反复思考也是禅修的过程。在这个反复思考的过程中,自己的观念、心态和生命品质也都会随之逐渐改变的。这个反复思考的过程也是观察修和安住修的过程。在平时的修学中,我也感觉“修行是一个人和一万人的斗争,是和无始无明的战争”。在这个逆水行舟的过程中,我不进则退。
  师父接着还讲了修学要依“六种想”。师父强调:我们要把自己当做是一个重病患者。佛法就是药,法师是看护、医生,治病要有医生,要有药,要有一个治疗的疗程。深刻地意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这是我们学佛一个非常重要的事。这样的思维,我在平时是做得不够的,没有完全把法变成自己的认识,观念和心态。我应该调整自己,平时多观察,多深入思维自己是一个重病患者。把这个思维变成日课中的一种禅修,反复思维,形成坚定信解。
  其实,不管自己怎么看,自己都是一个轮回中的重病患者,只是自己病得看不清楚自己,看不清楚真相。就比如当自己有个头痛脑热时,就体会到苦的逼迫性了。就会想:是不是感冒了?如果是感冒了,就会想怎么感冒的,要不要吃点药?要吃什么药?是热感冒?还是冷感冒?热感冒我要吃什么药?冷感冒我要吃什么药?吃这个药有什么副作用?这个药要吃几天?有副作用我少吃一点?或者不用吃药我吃点什么?我要不要休息一下?要不要怎么样一下?自己要下次注意了,等等,许许多多思维、考虑。但是对于“自己是一个重病患者”就没有这样思维过,所以就没有修学的迫切感。
  审视自己每天负面情绪的产生,比如焦虑、恐惧、没有安全感、孤独,各种各样的情绪,包括幸福感,我都要用来训练自己养成这个思维的习惯。我的各种这样那样情绪的产生,是不是跟贪有关系,自己为什么贪?贪的原因是什么?是不是跟痴有关系?贪的根源是痴。自己为什么痴?痴的原因又是什么?痴是看不清楚自己,看不清楚这个世界。无明、痴,使得我看不清楚自己,看不清楚世界,所以就会对自己、对这个世界产生一种错误的认定和执著。这样来思维自己情绪的产生,观察自己的心念。这样观察修、安住修,轮番修的过程就是在做自我的治疗。这个自我的治疗就是改变我自己的观念、心态、生命品质的过程。
  生命的惰性是我自己平时习惯的养成,改正自己的不良习气需要的是真诚。真诚面对自己,真诚面对自己的“病情”,真诚面对佛法,面对法师;还有就是认真,认真地认识自己的症状,认真吃药;再有就是老实,老实地看待自己的病情,老实按照疗程治疗。真诚、认真、老实的修学态度是让我们“离三过,具六想”的最有效的方式。
  上述法义以前也学习过,但却缺少深入的思考,反复的思维。现在再次学习这个修学态度,我摒除了以前的观念和设定,重新深入地思考,反复地思维。我觉得这一次的学习帮我重新找回了法喜,重新认识了书院修学方式的有效性。我需要早日成为真诚认真老实的学员。
  感恩三宝,感恩师父,感恩书院!智观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