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净虚

  慧湛师兄在群里转发了我去年12月份发表的一篇分享,字字句句,让人看着看着就止不住地泪下,一发不可收拾。那是去年母亲重病期间,我面对死亡和离别的一些心念剖析和深深忏悔。而今,母亲已经往生,结束了这一期生命,出离了世间的苦难,也别离了这一世她挚爱的我们……
  回想起来,母亲3月5日再次入院化疗,3月16日晚上,我和妹妹还在病房承欢膝下。那时母亲精神状态极好,我们也因着母亲的好精神而欢乐开怀。护士说,多远都能听到我们病房传出的笑声。3月17日中午,我给母亲送饭,她在睡觉。我问旁边的护工阿姨,母亲夜间情况如何。护工阿姨说一切都好,再过几天应该就可以出院回家了。我在母亲耳边喊她,母亲睁开眼睛看了看我,然后像个孩子一样笑了。那个笑容瞬间让我心里一颤,有心酸,有不舍,几欲落泪,我可怜的苦难中的母亲!母亲吃完饭,有一瞬间发愣出神地坐在椅子上。我笑着问她:“妈妈,你想什么呢?”母亲回过神来,叹了口气说:“唉!我想睡觉了,你回家吃饭吧,吃完饭休息休息。”我见母亲各方面都正常,关照了护工阿姨几句就回家了。到家是11点50分,胡乱给自己弄了点吃的,写了一篇短文贴在博客上。12点50分,接到医生朋友的电话,说母亲情况不好,正在抢救,让我赶紧过去并关照我最好不要开车。
  母亲生病以来,我觉得面对离别多少是有一些心理准备的,可是当无常以这样的方式迅速呈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还跟去年一样,是满满的恐惧和慌乱。一个小时前还好好地吃饭,好好地跟我说话,还像个孩子一样对我展露笑容的母亲,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呢?慌乱中,我拿了佛台上的往生被就往医院赶。地铁上,医生朋友不断打来电话告知母亲的状况:已经没有意识陷入昏迷,血压指标往下跌,并在电话里要我决定是否切气管做最后的抢救。父亲、妹妹和我先后到达医院,母亲已经没有了意识,怎么喊也没有反应。父亲拉着母亲的手沉默不语,妹妹不停哭着跟我说:“姐,妈都没反应了,妈都没反应了……”我们决定放弃插管,不忍心让母亲临终再经历那个痛苦。母亲之前曾关照我:不怕死,就怕受罪,如果真到了最后,千万不要给她插管抢救。
  关于身后事的处理,在去年病危之后,我们也陆陆续续地有过交流。母亲说她胆小,不想在医院走,要走也要在自己家里走。并问我,到时候可有能力把她弄回家?我当时也不知哪里来的信心,告诉她:我一定能把你接回家。
  因为我的因缘和师兄们的帮助,母亲去年一次病危之后也皈依了。皈依以后,母亲也虔诚念佛,随身都带着念佛机。母亲天生胆小,害怕黑暗,害怕一个人在陌生环境待着。那个阶段,我断断续续地给母亲看了一些助念往生的文章和图片,点点滴滴地告诉了母亲大概的助念程序。加上书院的师兄们来看她时,都会善巧引导母亲,告诉她我们的生命是相续不断的,死亡犹如换衣,这一期的衣服破旧不堪了,自然要把它脱下换上新衣。作为皈依过的佛弟子,自然以能换上佛菩萨那样的衣服为目标。现在回过头来看,真是感恩这段时间里所有的前行和善缘,为母亲顺利往生做了一个很好的铺垫。
  趁母亲还有一口气,我们要把母亲接回家!不能让母亲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冰冷的医院里!医生朋友帮忙找车,办若干手续,我颤抖着手签了一大堆字。给母亲的皈依师打了电话,师父说不要慌,要让母亲放心,要在她耳边说话,要念佛。
  所有的事情都办得差不多了,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我们守在母亲身边,等着120的车来接我们回家。我把母亲的念佛机打开,伏在母亲的耳边说:“妈妈,我马上就带你回家!你要坚持到家,你不要害怕,我们都在你身边,我们这就带你回家……我没有哭,身后却传来一片抽泣声……
  回家的路上大雨倾盆,我紧紧握着母亲的右手,极力捕捉着她极其微弱的脉搏,不停地在心里说:“妈妈,你一定要坚持到家!”父亲和妹妹握着母亲的左手,默默地凝视着母亲。这段路程是我们一家人在世间最后相守相聚的时光,没有喜乐,没有眼泪。车外瓢泼大雨,车流滚滚,车内我们拉着母亲的手围在她身边沉默无言,爱别离,难言的痛!
  到家了!正荣师兄已经等在门口,把母亲安顿好,已经到了晚上6点。母亲一直闭着眼睛,很安静地睡在那里,眉头也舒展开了。我都不确定,她到底是睡着了还是已经走了,也不敢搬动她,只感觉到她的手冰凉冰凉。善香师兄从医院赶过来看了,说母亲已经走了,很安详。善香师兄拔去了母亲身上的管子和氧气,正荣师兄给母亲撒金光明沙,置咒轮于胸口,覆上往生被,那时是3月17日晚上6点半。
  紧接着,书院助念的师兄们陆续赶到,有序地排班助念。为了让母亲的神识往生善道,其间不停地给母亲提示,让她放下一切,提起正念,一心向佛,循声去往西方极乐净土。佛号声中,隔着房门,父亲、我和妹妹凄然地守在母亲遗像前,双泪长流……
  感恩师兄们!超过24小时不间断地往生助念,让我和所有人都亲证了佛法的无比殊胜和真实不虚。3月18日下午,在助念过程中,耀行师兄不断给母亲提示,赞扬她这一生的善心善行,桩桩件件都是母亲一生实实在在地为家人、为亲友、为邻居朋友们倾心付出的日常生活事件,目的是为了让母亲的神识生起往生净土的信心。这期间,随着耀行师兄的提示,我们看见母亲闭着的眼睛里不断有眼泪滑出!母亲的物理生命虽然已经停止,但她的神识真的在啊,只是我们看不到。她以她的方式在告诉着我们她的存在。
  助念24小时后,母亲脸色红润,面带微笑,相貌庄严犹胜生前,亲友们皆赞叹不已。尤其助念到最后,所有师兄站满了房间,一起高声持诵,佛号不断,场面庄严震撼。我和妹妹跪在母亲床边,亲眼看见母亲的头顶冒出缕缕热气,按佛经上说,这是往生善道的迹象。那时,我们丝毫没有了之前的凄然悲伤,眼泪却依然止不住地流。这一次是高兴,为的是母亲终于脱离苦海,离苦得乐。
  3月19日晨,我们去往殡仪馆的路上,耀行师兄的车跟在大巴车后面。半路上,车窗突然现出两朵清晰的莲花状图案。当时车上的其他人特别惊异赞叹,用手机拍了下来。我想,这一定是母亲以她的方式来感谢书院和师兄们!母亲的骨灰里出现有很多白色的大小不一的类似蘑菇状的东西,经师兄们确认是舍利花!从殡仪馆出来一直是阴天,还飘着毛毛细雨,当把母亲的骨灰盒送到墓园落葬封棺的那一刻,太阳出来了,就几分钟的时间,所有人都感觉到那一束温暖的阳光在头顶直照着我们……
  谁在死去?谁又忙着归来?谁在云端笑意盈盈?谁又在娑婆痛彻肝肠?成住坏空,生死流转。生命中太多假的别离,君不见千万生中,我正不断地回来做你的亲人,做你的朋友,做你的敌人,做你家里的那个小虫子,作为食物被你吃掉……龙树菩萨说:我们不断重逢!
  南无布达耶!南无达玛耶!南无僧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