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想来谈谈我们共同的师父,济群导师。
  记得第一次见师父,是在2012年的4月,那时候我还不是书院学员,被慧融师兄拉来参加菩提家园大分享的活动。当时,就在这个三宝楼,我恰好坐在靠近走道的位置。当音乐响起的时候,师父步履轻盈地缓缓入场,经过身边的时候,我和大家一样合掌向师父鞠躬,偷偷地用余光看了看师父。只见师父穿着一身灰色的僧袍,非常的质朴、亲切,就像一阵清风飘过,不落痕迹。感觉师父就像大地一般的质朴,这种印象与之前师兄给我介绍的那个高大上的师父反差太大了,伟大和平凡的碰撞,让当时的我泪流不止,说不出是为什么而感动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师父一开示,我就想睡觉,可能是师父的声音和语速太温柔了吧。
  接下来回到上海,继续工作、生活、学习,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也参加了一次学佛沙龙,但印象不深。那时候我已经在修行别的法门了,也还是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每次问题出现时,都会去找慧融师兄解答。每次她都很耐心地,用在书院学习到的佛法智慧化解我的烦恼,同时也建议我来学习。当时觉得书院是很好,师父也很亲切,可是这一听开示就会睡觉,是不是说明自己和师父不相应啊?想法好多。
  到2013年年初,对佛法的渴望日积月累到了一个高潮,觉得不能再等了,真的太想系统地学习了。不想再自己摸索着零零散散地修学了,那样修到什么程度都不知道,这不是个头啊!3月份加入了同喜班,修学小册子,困难开始出现了。别的师兄都觉得师父的小册子讲得太好了,财富观、环保观,他们学起来都很带劲的,而我因为很早就接触过一些类似的思想,只觉得小册子太浅了,师父就让我们学这些吗?这个师父的水平到底有多深呢?能否带领我走到底呢?就开始把济群导师和我之前的师父经常拿来比较,一比较总觉得还是以前的师父强,学得那叫一个纠结。
  这种纠结发展到高潮,是在2013年年底。一次去西园寺做义工,中午休息时,突然有人喊了一声“师父来了”。那时候,条件反射地,我赶紧站好,双手合十,恭敬地等师父走过。心里暗暗想着,师父肯定是慢慢地踱着方步如同上次一样,缓缓走过,让我再感动一次,一洗之前对师父的不敬吧。没想到是,这次师父的步伐变了,语速也变了,走得很快,好像也很开心。问了我们一句:你们从哪里来啊?我一震,心想,这声音怎么这么像周杰伦,这是我印象中那个“稳重大方”的师父吗?心失落了。
  那次义工结束后,我们又一起去见师父。我还是自我感觉很恭敬的样子,去感受师父的气场。这一次师父就更潇洒了,直接倚在椅子上,非常地放松。我的评判心开始砰砰乱跳,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心里好失落啊。那时候刚好学到《皈依修学手册》,这一边,我知道这是自己的分别心在作祟,不如法;另一边,我还是没法接受眼前看到的师父。有些师兄和师父很亲近地交谈,可是我的心似乎离师父好远好远,不能靠近。
  但无论怎样,我学法的心一直都很坚定。我暗自对自己说,无论怎样,我是来学法,来断烦恼,来求解脱、求自利利他的。我要学下去,法的力量才是最大的。虽然还是没法对师父产生强烈的依止心,但随着进入同修班,特别是学到《三主要道颂》的出离心和菩提心时,我开始惊叹于佛法的大神力、大威力,慢慢地用不同的眼光来看周围的一切,对待周围的每一个人。特别是在生活中碰到问题的时候,师父说的某一句话就会在脑海里灵光一现。当我在生活中体悟到某一个道理时,才想起师父很早就说过这样的话,这下开始惊叹师父太有智慧了!为什么以前我就没意识到呢?后来我反思了一下,虽然我对师父没有特别多的感觉,但师父的伟大体现在他所说的法义中,每次当我痛苦、纠结,找不到问题出路的时候,都是师父的法义帮助了我。这才想起慧融师兄曾说过的一句话,她说,最让她感动的是,无论她怎么任性,怎么无明,怎么烦恼,怎么离师父远去,但只要一回头,发现师父总在原地面带微笑地等着她回来。就像是一个淘气的、离家出走的小孩,等她玩够了,玩累了,发现家里还亮着一盏灯,时刻等着她归来。
  师父就是这样,以他所说的法义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甚至有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他影响着。去年夏天,有一位朋友和我一起练瑜伽,那时候她特别痛苦,遭受了车祸,同时又和家人有很深的矛盾,身心受着双重的煎熬。她说,她也知道要接受和宽容家人,但就是做不到,觉得自己太可怜了,为什么会遭遇到这么多的事情?也有很多朋友劝她想开点,或者劝她管好自己就可以了,别操太多心,甚至还有一些朋友劝她好好禅坐,修气脉,能量足了,经脉通了,啥都不怕。瑜伽也是通气脉的,可是她一练习,伤心的往事就一幕接一幕地回放,边练边流泪,走不出来。
  那时候,我特别想帮她,但一时又不知道怎么用佛法来帮助她,感觉她陷得好深拔不出来的样子,心里堆满了不满和迷茫。有一天,很奇怪的,上完瑜伽课,突然灵感来了,想起师父的一篇开示里说,我们心里有很多种子,长养善的种子就会收获幸福,长养恶的种子就会遭受不幸。大概意思就是这样的。于是办法来了,就和那位朋友好好地谈了一下,把师父的开示用大白话再说了一遍。然后说,其实你可以每天去做一些好事,比如为家人做一顿饭,或者赞扬一下老公,或者任何你愿意做的能帮助别人的事情。尝试一下,看看效果会怎么样。她很好奇地听着我莫名其妙的建议,好像和解决她的问题一点都没有瓜葛,但还是去做了。日子一天天过去,大概一两个礼拜,看着她慢慢地开朗起来,笑容也多,还会分享一些美好的东西给我们听。那时,我心里真是高兴,师父的方法真是奏效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幸福有幸福的方法。这不就是同喜班小册子里的内容吗?真惭愧,我到同修班才补上这一课,师父真是简单又不简单!
  当被师父的法义“震慑”住的时候,慢慢地,和师父的心也越来越近了。去年的静修营,再次见到师父时,心里竟然充满欢喜,觉得师父不只是初见面时的质朴长者,更是一个智者。于是,自己看着师父的眼神也不一样了,心里充满着憧憬和敬仰。想一想,师父是有多大的愿力和智慧,才施设了三级修学模式这么殊胜的修学方式?想一想,自己的无明真的很可笑,同时也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倘若当时真因为自己无明的评判而断送了法身慧命,这不是最荒唐的事情吗?
  最后,愿自己能精进修学,努力做事,追随师父的脚步,护持正法。愿正法久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