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菩提静修营营员分享

  能参加这次静修营,我深知机会难得,对这样的机缘十分珍惜;加之在修学上想要再进一步,现在正是突破的时候,并且对书院的发展也非常关心——我在平时的义工过程中,产生了一些忧虑,对所在的班级也有些担忧。为此,我带着一团疑问来到了静修营,一方面希望能在修学上获得突破,另一方面想就书院发展的情况得到师父的指导。
  听完第一天的讲座,我觉得静修营还挺无聊的。我觉得师父讲座的内容,对于第一次接触佛法的人来说也许很有趣,但是对于我来说,经过同喜班近十个月的修学,仿佛都已经得到了答案。
  在中午休息的时间,我带着这份无聊随处乱逛,在西花园享受着闲暇,偶遇北京来的两位师兄。通过交流,我了解到他们的修学情况,突然感到我们在修学上的差距之大——我请教有什么特别的修学方法,他们的回答居然相当一致:“按照模式做,没有特别的”;我又问:“为什么我们班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呢?”这时,他们的回答也是相当一致:“有按照八步骤做了吗?”“你把每期的法义读三遍以上了吗?”被问到这些,我吓出一身冷汗来!我一直自认为修学很精进了,义工工作也参与了很多,班上的同修都一直以我为标杆,共修分享时我随随便便说些什么都能获得赞许。实际上,跟这两位师兄比起来,我根本就没有按照模式来修学,于是我抱着羞愧的心,找个借口就溜走了……
  第二天,我调整了心态,重新归零,不管讲座是什么内容,我都用心听。这天讲座的主题是“七圣财”,主讲人是廖乐根老师。我就一直很专注地听,从中还听出了一些奥妙。廖老师讲解的角度虽然跟师父们不太一样,但讲得非常精彩——其中的“慈而不贪、悲而不忧、喜而不乱、舍而不弃”成了我后来几天思考的内容之一。
  第三天,在师父的讲座结束后,终于有缘能亲近师父。我便一口气把所有的存疑问了个够。师父耐心听我讲完后,淡淡地回答:“你的发心是好的,先精进修学,多了解模式。”听完这句话之后,我忽然觉得好后悔!我的问题是多么的幼稚,我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原来,所有的问题并不是出在模式上,也不是出在别人的身上,而是出在自己身上——我之所以会产生这么多的疑惑和担忧,都是因为没能认真修学,都是因为我的智慧不足。自以为修学很精进了,实际上只是矮子里面的高个子。产生种种疑虑,是因为我所看到的都是现象,而问题本质就在于修学不过关。正如师父所说:“如果每个人都能照顾好自己,世界也就太平了”。要是我们每个人都能按照模式认真修学,自然就没有任何问题了。我根本没有按照模式认真修学,又凭什么谈论模式呢?一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修学不认真的人,又怎么能带动班级修学呢?我终于明白到,一切问题的产生都是我的自高自大、自以为是、盲目自信所导致的。直到现在,我才真正理解到“自利利他”的真正含义。以前我一直颠倒了这句话,以为是“利他自利”,通过先帮助他人解脱才能达成自己的解脱。实际上,我错了——如果自己没有获得法益,智慧没有增长,又怎么可能正确地帮助别人呢?为什么是“自利利他”而不是“利他自利”?这是要求我们首先获得正见,自己学好了做好了,才能正确地帮助别人。因此,我错了,我彻底错了,我甚至还把错的当成对的教别人了!我真的多么愚蠢啊!
  我带着问题去西园,但是没有把问题带回来。通过师父精心安排的讲座和静修营的禅修课程,我终于明白到,一切问题的根本都不在“外”,而在“内”——精进修学就是我唯一应该做的事情。我不再批评他人,不再埋怨环境,不再怀疑制度,不再质疑佛法。坚信三宝能带领我走上觉醒之道,坚信按照模式修学一定能使我趋入菩提道。
  静修营结束了。有的师兄因未能参加静修营觉得很遗憾,很感慨。其实不必遗憾,不必感慨,因为讲座的录音齐全,而且都能在书院网站上找到,还有大家的修学心得作“药引”,把整个静修营的内容进行贯通。有的师兄离开西园的时候,担心回到滚滚红尘不知道怎么办。这也不必担心,师父已经把最好的东西给了我们。想要知道怎么办,重听录音吧,听三次以上吧!把静修营的感受带回到生活中去,带回到修学中去!
  我把自己的心得分享给未能参加静修营的师兄们,愿他们都能获得法益。为此我分享的题目叫做“如来如去”。那么“不来不去”又是什么呢?就是心,在正见的指导下,一旦觉醒了,坚持修行,旧有的串习就再也不来了,精进的决心就再也不会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