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届静修营义工分享

  第八届菩提静修营时,我在礼仪组当引导义工,受到行堂组师兄的细心照顾,感到十分温暖。为此,我发愿今年静修营要当行堂义工,以同样贴心的温暖来服务大众,照顾参加静修营的每一个人。
  报名后,经过漫长的等待,义工组长终于和我联系。当我知道被分配到“行堂组”时,惊喜万分。即使我的体能不是太好,有时走上天桥都会气喘头晕,但这没什么好怕的,我想,到了西园寺自然就会好起来。因为我坚信,纯正的发心,三宝一定会加持。感恩三宝,给我成长的机会!我带着服务大众的心,再一次来到西园寺,来到静修营。
  第一天,经过简单的培训,随即到斋堂实习。当时已是下午4点多,很快就到药石的时间,这意味着我们马上就要上岗。就这样,我穿上了行堂三件套“围裙、口罩、高帽”。当天大概有几百人药石,全是义工师兄。组长就跟我们说:“这就算是上岗前的锻炼,慢慢来。”由于第一次做行堂义工,力气不是很大,打饭打汤这些重活就交给有经验的男师兄,我只负责打菜。
  由于用斋前需要作供养,因此当第一排的营员们坐下来,我们必须马上行堂,让师兄们碗里有斋饭作供养。无论打饭还是打菜都必须做到“快、准、稳”。我一手提着菜,一手拿着勺子,跟着有经验的师兄开始行堂了。大概是我行堂有天赋吧,拿桶的位置和着力点都比较准确,所以不觉得桶很沉,打菜同时快步移动的高难度行堂技术也算不上什么。第一次行堂,虽然不是很纯熟,菜有时会分得多些,有时会分得少些,不小心还会洒出一点点,但总体感觉还过得去。可当我用斋时,手居然不停地颤抖,抖啊,抖啊……碗筷就随着摇啊,摇啊!我只好把手靠在桌边,碗才摇得没那么厉害。我边吃边想:往后几天该怎么办?手抖得这么厉害,明天还能行堂吗?饭后行堂组开了总结会,组长慧元师兄说:“即使壮硕的师兄,或者练过功夫的师兄,在第一天行堂过后都会出现手抖的情况。晚上好好休息,第二天就会没事。”这才让我放下心来。
  第一天几百人过堂,第二天人数翻倍,第三天人就更多了。有了渐次积累的经验,我的压力并没有很大——一方面是因为我行堂的速度提高了,另一方面是因为小组长慧文师兄协调及时。为了让师兄们都能吃得饱、吃得好,需要及时到厨房补充斋菜。有一次,我刚行完堂回到备餐桌,看到桌上装菜的桶都空了。这时,慧文师兄递给我两个空桶,让我到厨房去补充斋菜。虽然厨房就在一百米左右的地方,并不算远,但我蒙了一下,心想:我是女生,怎么让我去提两桶菜呢?看着慧文师兄严肃的表情,我只好提着两个空桶出发了,边走边嘀咕:为什么不让男师兄去呢?回头看看,全部男师兄都在行堂,我就想:大家都拼命努力着,我必须跟上才行!在三宝加持下,我真的把两桶菜从厨房提到斋堂,而且没感到十分吃力,这大概是因为心态及时调整的关系,没给负面情绪可乘之机。几天下来,我陆续去厨房提了几次菜,都不觉得累,得意地给自己封了个“行堂女汉子”的绰号。
  不料,同样的情况再次发生。所有男师兄都行堂去了,这次慧文师兄让我到厨房补汤。我一听到“汤”就立刻拒绝:“不行啊,汤太重了,提不动。”慧文师兄说:“没关系,打半桶就好了。”听到“半桶”的折扣,觉得赚到了。于是,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到厨房打汤,边走边回想:以往从厨房提到斋堂的汤都是半桶,这次并没有减少,只是上了自己的当!既然上了梁山,就当好汉吧,况且我是行堂组为数不多的“女汉子”呢!估计了一下体力,让厨房师兄少装点汤,我就顺利地把汤提回斋堂。在这过程中,我反省了一下:很多时候我是被自己的设定束缚。比如我是女生,不该提重的东西,补菜的重活应该由男师兄干。其实,只有把心的设定放下,才能开发自己的潜力。非常感恩慧文师兄,让我有打破我执的机会。组长站得比我高,考虑的都是大众利益——大家是否能吃饱吃好,对比常在妄想中打转,只考虑自己利益的我,真是太惭愧了!
  西园的菜特别丰富,清炒时蔬、咖喱土豆、香菇煮豆腐等,十分美味。每次行堂,我都会先把“受欢迎的菜”分给师兄们,希望大家多尝尝。但拆开精致的“外包装”,其中还是带着凡夫心。除了想让师兄们多吃点以外,还想着:快点把菜发完,我就可以快点轻松。不但没考虑其他师兄同样的负重和劳累,更没有考虑饭菜因素,比如青菜不能放太久,行堂应该先把青菜分完,才不致于浪费。为此,我深深地忏悔!
  组长之所以能当组长,不仅是因为行堂的经验比我丰富,更由于无我利他之心比我强烈。每当营员和其他组的义工用完斋,轮到行堂组用斋时,小组长都会主动为组员们行堂。慧元师兄和慧文师兄就是坚持到最后的两位师兄,他们的菩萨行让我非常感动和敬佩。因此在最后两天,我特意找机会给两位师兄行堂。当给慧文师兄添上菜时,我心里十分欣喜。同时,我也看到了自己还有成长的空间,修学佛法的动力加倍,并希望能跟不同的师兄共事和学习。
  感恩三宝,感恩西园,让我有机会服务大众,有机会与师兄们交流学习,使我从体弱的小女子成长为“行堂女汉子”,身心都得到提升。我希望下一届静修营能再一次到行堂组服务大众,再一次在清晨5点到斋堂跟义工师兄们一起皈依共修:一边摆碗筷,一边唱着《三皈依》;再一次跟义工师兄们整齐合十,欢迎营员们到斋堂用斋;再一次看到营员们添菜后满足的笑容;再一次风风火火又有条不紊地行堂……
  一幕幕欢喜万分的场景,使我的内心充满了正能量,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