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路的重新“导航”

  第九届西园寺菩提静修营虽然结束几天了,可一切依然历历在目,久久回味,仿佛就是昨天,有时候甚至梦见自己依然在现场……
  这是一个浮躁的时代,一个节奏过快的时代,以至于从来没有真正让自己静下来,去感受、沉淀,甚至是真正去认识、觉照自己。
  感恩静修营提供了这样一个殊胜的机会,可以真正远离红尘喧嚣,享受一种久违的清凉法音,更通过佛法的智慧和觉照,去认识那个一直逃避、遮掩和过于忙碌以至于无暇顾及的自己。
  还记得每次法事活动总要播放的背景音乐——叩钟。每次听到,都有一种久远但又熟悉的感动,总让人泪流满面,我可以一整天在车里放这首佛乐;它悠远庄严,寓意深远,通过这种“叩钟”,时时提醒我们,晨钟暮鼓,要勇猛精进地修行……
  这次静修营,通过一系列的耳闻目睹、亲身经历,让我深刻地认识到了自己真正是轮回中的“重症患者”,知道了自己具体的病症:缺乏感恩心,缺乏慈悲心,容易起嗔恨心,对三宝并没有生起真正的皈依心,无可救药的我执和各种知见……
  先从一些细节说起。记得用斋时,我不小心掉了一颗花生,然后放到碗边准备用斋后收拾扔掉,但旁边的一位大约50岁左右的师兄,果断地用手拿起来吃掉,没说一句话,让我既惊讶,又惭愧不已;还有一次,吃饱了,但还剩了一个碗底,一点粥和菜,准备拿去倒掉,也是实在吃不下去了,然后斋堂的一位女义工看到了,很诚恳地微笑着和我说,要替我吃掉,同样让人惊讶,也更加惭愧。是的,寺庙的斋饭是十方供养,怎么可以浪费,我在深深自责的同时,也在反思自己身上的诸多习气毛病(所谓的讲究和洁癖,真是名副其实的病症)。这些义工师兄不仅用默默的劳作为大家准备斋饭,更是通过一些细节上的言行举止,对我进行了法布施,让我觉照到了自己感恩心的缺失,也看到了巨大的差距,让我深深反思,同时也发誓通过这些细节去修正自己。因为往往是这些不起眼的细节,却可以精准地反映自己的心念,种种习气、毛病,甚至是无明和业障……
  还有一件事情,也让我深刻地认识到自己慈悲心的不足和肤浅。由于我这次是营员,同时配合拍摄后勤和礼仪方面的义工照片。由于比较热衷摄影,也一直跟随畏冰师兄学习,所以这次本想大展拳脚。可是,拍摄义工按照规定必须穿马甲,又我是营员自然没有发给义工马甲,屡次想拍照都被场地义工拦下、阻止,这使得我非常懊恼,生起了很多嗔恨心,甚至还和一些义工师兄不耐烦地解释,甚至理论。同时还抱怨文宣组安排不够明确,又觉得自己是为书院拍摄照片,是无我利他,感觉有些委屈。期间还向文宣组的马老师和一个负责师兄诉苦,甚至还炫耀自己拍摄的几张照片,好像在宣称自己完全有能力胜任拍摄工作,是他们不会用人。然后是马老师和那位负责师兄耐心而慈悲地开导我,甚至还说次日就给我发一件义工服。听他们这么说,我反而觉得不好意思了,仔细反思一下,书院的安排其实也很合理,回想起“五一”皈依法会的时候,六七个摄影师兄长枪短炮猛拍的场景,确实有些混乱,会给一些学员带来反感;从书院宣传的角度看,也不必大量、重复地拍摄;此外,义工师兄阻止我以营员的身份随便拍摄也是有道理的,如果营员可以随便拍摄,则其他营员也可能效仿,也会影响到法会的顺利进行……这样反思之后,一种深深懊悔、忏悔的心境油然而生。同时,也让我深深地看到自己身为慈善班委,却徒有其名,并没有真正的慈悲心,没有体谅书院的良苦用心,也没有体谅义工师兄的辛勤工作,反而因为自己的虚荣、自尊和面子(本质是一种贪著、无明和愚痴),不仅烦恼自己,还给书院和师兄带来一些不必要的干扰和麻烦。所幸,由于及时觉照到自己的这种起心动念,然后按照文宣组和摄影义工畏冰师兄的要求拍摄了一些静修营花絮,刚好配合了其他师兄因为顾及全场拍摄而忽略的细节。这也让我体会到了和合共住、分工协作的重要性,对自我也是一个提升,希望以后可以更好地为书院服务,在服务中培养无我利他的慈悲心,做一个真正的慈善班委!
  此次静修营也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检验自己修学的契机。
  此前,一直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读了不少书,佛教方面的知识也有一些。每期法义常常是临到班级或小组共修时才匆匆地看一遍,很少达到三遍;除了自己主持的法义,通常也不做笔记。同时,我对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概括提炼能力一直沾沾自喜,只要不紧张的情况下,我可以用几分钟就总结出当天要分享的内容,通常是在别的师兄分享的时候,我就开始准备自己的分享,并没有认真听其他师兄的分享内容,每次这样蒙混过关,甚至还赢得辅导员的随喜赞叹(现在想来,也许是辅导员的慈悲引导),就这样修学了大半年。现在想来,其实自己并没有吃透法义,心行也没有改变多少,修学状态更是起伏不定、反复无常,完全没有做到真诚、认真、老实,所以于法受益太少,更多的只是流于空谈,并没有改变自己的起心动念、言行举止;
  其次,也是因为之前乱七八糟的书读了太多,形成了各种强烈的我执我见。凡事喜欢问一个明白,凡事习惯性借助于理性思维进行一番追问、驳斥甚至怀疑,并且坚信自己是对的,别人是错的;还常常以此为镜子,去照其他师兄(美其名曰发菩提心、慈悲心),尤其是女师兄,总说他们感性有余、理性不足等;对其他师兄,总是看到、批评对方的“不足”,而对别人的改变和进步却视而不见或者轻描淡写,并没有学会随喜赞叹他人功德、检讨自己不足(现在才明白,随喜别人是一种修行法门,可以长养自己的慈悲心和菩提心),而是常常检讨他人,随喜自我。甚至有时候还会对导师有一些“意见”、“建议”、怀疑(现在想起来羞愧不已、深深忏悔),却并没有用佛法去照自己,甚至也从来没有理性地观照一下自己,所以至今依然在佛法大门外徘徊,与其他师兄相差很远。所幸,通过静修营,聆听了法师的开示,我正逐步建立对佛法完全的信心,真正皈投三宝的怀抱,做一个真正的佛弟子,与大家菩提共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