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正在修学第二遍《道次第》,刚刚学过意乐依止,就是生起依止之心,之后是加行依止,法义很有力量并易于操作!我发现,加行依止这三门,在这次修学中,真实地帮助了我,纠正了我过去对法义的错误理解。
  加行依止的三门是:内外财供、身口给侍和如教修行。回忆第一遍学习的时候,刚好有去厦门的机会,于是我跑上山,兴冲冲地在阿兰若扫地、做饭,开始这三项“任务”,也不管导师欢喜与否,反正自己欢欢喜喜地下了山。这么做完之后,满以为心行已经达标,就再也不管它了。
  再次学的时候,我发现,任何法义的如教修行,都应该考虑几个方面:修过没有?修到位没有?能不能持续修习?
  比如最近在学书法,这个修行对境就让我发现了自己心行上的问题。写一幅完整的欧体小楷时,一上来很认真,每次写前都会做大乘皈依、发愿。写着写着,心就疲厌了,定不住了,正楷就变“狂草”小楷了,最后也常常忘记回向。于是,这幅作品“水到渠成”地变得不伦不类。
  这样放逸的心行不仅体现在完成作品上,也体现在日常生活中,在形成观念、心态、品质的过程中,白白浪费了大好的修行机缘。直到最近,通过特别的方式“参加”静修营,才让我深深地体会到“如教修行”。
  由于报名静修营义工没有入选,国庆假期我就在家陪父母。慧秋师兄是此次菩提心灯节目的组织义工。她把我录制给演出师兄模唱、校准曲调的录音带到了静修营现场,希望借录音领唱的形式让我能穿越时空和师兄们一起供养三宝。之前,我并不知道师兄有这样的安排,所以录制的节奏和现场气氛和不上。合唱指挥智梵师兄长途电话联系我,希望我抽空重新录制一遍。那天刚好休息了一下午,精神很好,得知以后我也很欢喜,很快用家里的钢琴定音录制了几首。选了一个自认不错的版本发给师兄们。事情至此,于我就感觉划上了一个句号。心里还想:嗯,任务完成!
  到晚上11点多,慧秋师兄一条细腻、慈悲的微信映入眼帘,让我的内心波澜起伏了很久很久。她是这么说的:“感恩觉妙师兄美妙的歌声,明天早上师兄有时间,可以先发愿和发心后,再录制一下歌曲发给我吗?没有时间就按你晚上发的音频供养三宝、供养导师了。师兄录制完,别忘了回向。”看完这条留言,我戏谑不认真的反应是:“就这么点事儿,够麻烦的,这还有完没完呐?”
  可是,我的下一个念头就是:哟!慧秋师兄才学了多久就有这种心行了?我都学到第二遍《道次第》了,心行怎么这样啊?我在干什么?为什么我前面的想法这么没有利他之心?为什么我生不起每时每念要“如教修行”的心?念头一转,忏悔心生起来了。洗漱完毕后,收摄身心,我以“如狮眠伏”的姿势躺下。在思维一番后,生起一个决定:明早,我一定要按导师所说的修行套路,发供养导师、营员和义工们的清净心,把歌曲重新录制出来,和师兄们一起供养三宝!然后,在一波波默念三皈依的心声中,我深深忏悔后熟睡了……
  转天很早醒来,一睁眼就想起昨夜的决定。确定自己清净的发心后,我把“菩提心仪轨”作为加行,端身正坐在钢琴前。伴着朦胧和煦的秋日暖阳,加上欢喜的笑脸,把《春歌》录制了三遍,以此作为正行部分。在爸爸妈妈不发出任何声音的高度配合下,我终于完成了整首歌曲的录制。然后,我们共同确定以最后一首作为供养曲目,一起做了回向。
  我这时才觉得,如果能把每一天都当做一幅作品,把此生的修行都当做一幅作品来对待,我就不会那么毛毛躁躁地把事情做完当做修行了。真正的修行人,他的“如教修行”必是持续稳定的。
  《春歌》是一首看似简单却极富张力的歌曲,特别需要较为专业的演唱来准确诠释。对境炼心,从调整到转变,《春歌》的录制让我感受到了超越专业的创作。感动与感恩在我的内心回荡,它比完美的歌声更加入心,也让我看清了自己凡夫心的造作,降伏了我慢的不良情绪。当歌声与菩提心交错着穿越时空,我仿佛感到三宝的法雨就这么直直地沁润到我的心田。
  是的,如果把一切时、一切处都当做调整心行的绝妙对境,每一个当下都不会空过。如果能对每件事都生起清净之心,以供养三宝和利益一切众生的心来代替曾经的粗糙心行,我的这幅修行作品就会圆满完成。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一切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