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沙龙义工分享

  非常随喜各位因缘具足,可以参加本次菩提沙龙。菩提沙龙一般三个月举办一次,稍微有点事情就会错过,就要再等三个月,如果再有事,半年就过去了。然而,菩提沙龙是正式加入菩提书院的必备条件,参加不了菩提沙龙,就意味着没有资格进入菩提书院。我自己就是因为错过了几次菩提沙龙,所以等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正式进入了菩提书院。
  进入菩提书院已经有半年多的时间了,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幸福。
  以下从三个方面跟大家分享这种大家庭般的幸福体验:
  首先,班级。我们班里有一位非常有责任感又善解人意的大姐,她是我们的辅导员。当我第一次走进班级共修的时候,听她按书院模式引导同修师兄们发言,每个人都讨论得很真切。慢慢地,我发现,菩提班级是一个可以放心说真话,分享真实感受的地方。感觉在茫茫人海中一下子找到了归宿感。
  入学之际,正好赶上我的腰椎间盘突出犯病了,每次来菩提书院,不管是在班级共修还是小组共修,我都得到一大群人的嘘寒问暖,每次都感到暖暖的。也正是因为这种温暖,让我一点点地调理自己的身体,慢慢地好起来。
  第二,共修。不只是温暖的力量,在班里,你还能体会到内在力量的不断强化和增长。这种力量,来自共修。我的体会尤其深刻。因为这半年里,我的身体一点点好起来,跟菩提书院的学习是分不开的。当我因为总是好不了而烦恼时,菩提书院的学习教给我“缘起性空”,身体也是缘起的,没有自性,这样观想,这疼痛又算得了什么。
  当时我们小组学习的时候,也没少根据当期法义,对我的病情和心态给予分析。智鹏师兄对空性有很深的认识,觉忱师兄古道热肠又非常积极,再加上辅助员善宇师兄深厚的理论引导。每一次,我都以我的疾病为视角,在大家的帮助下,获得了很多佛学的智慧与超越人生苦难的体验。这样不断调整,用智慧的关照,用积极的态度,又用空性的观想,一点一点,我的腰好起来了。
  当身体渐渐好起来的时候,思想上又有了新的懈怠。当时,我们正学到《佛陀和他所说的法》,内容非常深奥。这里检讨自己的心态,在学这个系列之前,我心里还是有些许的傲慢,觉得讲义上讲的非常浅显,即使佛法帮助治疗了自己身体的疾病,还是没有彻底做到书院所要求的真诚、认真、老实,这就是凡夫心的劣根性吧。所以真正到了很难的内容,我反复看也不懂的时候,就体现出了班级这个大家庭的力量。
  在总结课时,冉华师兄做了一个特别简练准确的总结,我突然就对之前学的五、六课的内容一下子融会贯通了。因为这五、六课都是师父的录音,在学习过程中,我们班好几个同学都发心整理和核对了文字讲义,善丹师兄最后又把核对好的最终版本整理好,给每个人打印装订了一份。对照冉华师兄的总结,翻着倾注了师兄们心血的漂亮讲义,对于过去没太明白的十二因缘、唯识观等等,我突然有了特别大的顿悟。在小组学习和班级共修时,我把我的理解以及用佛法指导实践中的小故事分享给大家,大家都法喜充满,我们都觉得这一段学习收获特别大。
  第三,活动。除了学习,我们还一起过生日,一起组织出去玩,一起参加义工,做各种本地和异地沙龙支援活动,每次都特别快乐。
  在做义工的过程中,我们认识了好多其他班的同修,才发现原来不只是我们班,每一个班都一样快乐;其他同修也如亲人一样友爱互助。只要是在菩提书院,每一个项目都可以做得有条不紊,每一个人进来了就必定亲如一家。这种愉快的做事方式让我爱上了做义工。只要有时间,周末花上半天的时间,不但做了义工,还见了很多家人。我的一个好朋友有一次跟我去参加学佛沙龙,看到我们做义工时互相分担、互相理解,对自己不断检讨对别人没有任何埋怨的样子,一下子就被吸引了,当下决定加入菩提书院。每次追着问我,她还要怎样才能够资格进入。
  曾经跟同修讨论过这个问题,既然相识,我们肯定过去累生累劫以来都相互做过父母亲人,或者冤亲债主。菩提书院,把我们紧密地联系到一起。入书院之前,我对8年这个数字都有些恐惧。可是真正进入书院,不知不觉之间,半年多时间就过去了。而且这半年,感到自己收获了无比大的生命勇气、生活力量、以及帮助别人的决心,还收获了这么多至亲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