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5点钟,耳边响起《三皈依》的唱诵。清灵、穿透、至诚。是梦?是醒?抑或在梦醒之间?
  不觉莞尔一笑——六天的静修营生活结束了,今天回归红尘,该上班了。西园寺,我心中的净土,她在苏州,而我早已“穿越”时空,回到了现实中的家。

园   子

  精巧、雅致、庄严、空灵……西园寺,我不知道哪个词才能贴切形容出你的慈容?“处世界如虚空,如莲花不著水”,菩提书院的院歌是否也在歌咏你?小桥、流水、亭台、楼榭、假山,这无疑是一座精致的江南园林,可这里还有雄伟的天王殿、大雄宝殿,还有厚重的藏经阁、庄严的大觉堂、珍贵的罗汉堂……对了,还有几百年的银杏、香樟,树下逶迤着洁净的青石小径,径上密密地睡满了碧绿的青苔。蓝天丽日,秋日的阳光斜斜地照着。西园寺,你美得如梦如幻。
  清晨,星光还在闪烁,晨钟已经撞响,你沐浴在祥和安宁中。夜晚,踏满园清辉,听暮鼓余音袅袅,你肃穆清净,我内心亦清净无染。也许,前生,我曾来过这里,欢喜地跟随导师听经闻法。又或者,我曾是银杏树上一片叶子,在葱茏的枝头迎接虔诚的香客,静观悲欢离合的故事,摇曳着叹息世事无常。我是前生邂逅过你,还是来生将要走进你?不,就在当下,我如此虔诚地亲近这个园子,和你缘定今生或重续前缘。

明   灯

  是济群法师的慈悲博闻?是成峰法师的睿智阳光?或者是界文法师的儒雅亲和?还是众多法师的威仪沉稳……总之,法师们深深打动了我,让我从心底深深忏悔之前对他们的误解,对古老佛教的无知。也许生性愚钝,以前经过寺院我总敬而远之,提起法师便感到古板乏味。五天的皈依共修、专题讲座、各种活动,让我们体会了丛林的生活,接受到人间至善至真的教育。四十年来,我第一次与佛教亲密接触,第一次与法师面对面交谈。原来他们也来自众生中,只不过他们为了追求人生真理,放弃世俗享受,不辞辛苦地内修外弘,堪为世人的明灯!何为奉献?一介僧衣,一钵素食,或坐或行、诵唱开示、举手投足,无不具足威仪,尽显超凡脱俗的佛子风范!统理大众、一切无碍,这才是真正的无我奉献!

义   工

  是春天的一朵朵迎春花吧,微笑着恬然绽放。从进入西园寺的那一刻起,你真诚的微笑就点亮了我的心。或青春亮丽,或矫健有力,或白发皓首,但都身着黄色T恤,都无一例外地真诚微笑。所有微笑都似曾相识。其实,我们本就是一体的,是西园寺让我们重新相聚。西园寺真美,一草一木都美不可言,而你也是寺中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厨房里,你洗菜淘米烹调;斋堂里,你微笑着添加饭菜;西园寺每一条小径上,都有你匆匆有序的脚步;每一场讲座中,都有你默默的陪伴。你疏导队伍、殷殷提醒:注意脚下台阶、止语跟上……我们不知道你何时起床,大概那时人们还沉浸在梦中吧;也不知道你何时就寝,也许佛光佑护下的生灵早已进入梦乡!古老的寺院因你增添了生机,佛教因你拉近了与尘世的距离。义工师兄,向你致敬!明年,我也会来这里,也做一朵迎春花,和你一起站成西园寺美丽的风景线。

眼   泪

  有多久没有流泪了?告诉你,这些年,我感觉泪腺几乎要萎缩了,已很少有什么能真正打动我。但在这里,却几乎每天浸润在泪水里。为什么我们喧嚣浮躁又怨天尤人?为什么我们狂妄自大又脆弱不堪?为什么我们忙碌不休却又不停地挥霍生命?无始劫的贪嗔痴慢疑让生命积满污垢,是佛陀的慈悲、佛法的智慧让我们觉醒。原以为这些孩子级的年轻营员叛逆任性,电脑网络让他们的心灵自私空虚;原以为我们这些不惑之年的中年人已经历过太多,心灵已被打磨成铜墙铁壁、刀枪不入;原以为“尘满面、鬓如霜”的老人已历炼成一泓深泉,不再接受外物的投影。没想到,在这里,我们一起留下了这么多清亮的泪水!
  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一次次礼拜佛陀,一次次泪流满面!这些清亮的泪水呀,涤荡着心灵的污垢,让我们重新认识生命,修正错误的人生观、价值观。是什么让我打开了泪水的源泉,是我们营员、义工服后面的八个字——悲智双运,自觉觉他……
  西园寺,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
  菩提书院,一所没有围墙的心灵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