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可笑,直到皈依三宝前,佛教对于我来说,还是令人敬畏而又神秘的。虽然从小就随长辈到村间庙宇参拜数位本尊,但似乎都是为求平安求发财。我认为那些佛法大师一定是“涧底束荆薪,归来煮白石”的世外高人,所以更加敬而远之。
  直到2010年10月去了苏州西园寺。当时本是随意而来,但刚好遇到上济下群法师的开示,豁然感动,才明白以往的生活过得如此空虚。是法师及时点亮了我内心的明灯,我自心底发愿:尽此生,听师之教诲;尽此身,专心向佛!
  通过在菩提书院的学习,我对于佛教更感敬畏,但不再神秘,我也有了自己的一点认识与感受。从最简单的“南无阿弥陀佛”来说,“南无”即“皈依敬投”之意;“阿弥陀”是“无量无边无穷”的意思;“佛”是“觉悟者”,合起来就是“皈依敬投无量无边无穷的觉悟者”。佛教不是迷信,师父总结说:是人生的智慧,是真理的指南,是完善的道德,是解脱的途径!我现在正从生活细微处一点点参透。
  曾经,我因为做的日贸生意很小而自卑,便虚荣而不顾实际地想做大做强,还理直气壮地要求家人要为我的雄心壮志付出,并借口说这都是为了大家庭。最终因资金不足而拖得亲人筋疲力尽,得到的结果是表面大了而实际有亏损的窟窿!我变得常常在觥筹交错中得意地听着别人的恭维,而在睡梦中恐惧地惊醒,身体也开始出现状况。我总是以穿名牌、喝高档茶酒、玩麻将等伪装自己;与一些税务官员密切交往,说着言不由衷的话……看着家人慢慢由痛惜而远离我,我的生活正迈向地狱的边缘……
  现在,我仍旧回归小生意,挣钱不多,内心却强大充实。妻子买的20元的降价T恤与布鞋,我能毫不别扭地穿着坐在公交车上,很自然地让座给身边的老人。外出不忘带点小食品让小女儿雀跃,回家饶有兴趣地帮母亲点水烟筒,与税务官们变成君子之交,而素食也让我身体慢慢好转。我与家人重新和睦,内心愈加富足。我真的感觉生命重焕生机,也算“净理了可悟”吧。
  总之,我于学法过程中慢慢学会善良、宽容、热心地对待遇到的每个人,慢慢体会偷得浮生半日闲、赠人玫瑰手余香的快乐,这也是一种放下吧。
  虽有点啰嗦,却发自内心的分享,供养师父,供养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