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次第】22课·破斥二种妄见

【内容简介】

【音像】《道次第》第22课·共77课
【内容】破斥二种妄见
通过略示修法,我知道了《道次第》的每一法都要通过观察修和安住修落实到心行。那么,观察修和安住修必须完整运用吗?

心得分享65篇  
  • 慧力 2015-03-10 23:04
    总分:0.00 推荐 看原文
    本课是讲述观察修和安住修在修行中的作用,和两者之间的关系。宗大师用非常高的见解,评判了关于这两种修法错误的观点。我自己对利用观察修对治安住修中的昏沉和掉举很有感悟。
    我学习了这课,感觉到修学的理路变得清晰,座上的昏沉和掉举两个毛病,我都有,自己原来根本不知道如何处理。有段时间,自己会厌恶座上的修习。学习了这课后,感觉一下子通畅好多。
    观察和思维的修习,是对正见的抉择,用十八字方针的说法,是对观念和心态的改变,而安住修习,是品质阶段的改变,是正见的抉择到定解,是从知识和理性的层面到习惯和感觉的层面。完整的修行,就是由观察修思维修和安住修组成,两个修法彼此独立又是修行整体不可缺少的内容。修行,常常说是闻思修,实际上就是指的观察思维修和安住修。
    宗大师破斥的两种妄见,第一种妄就是片面强调观察思维修忽略安住的修习。这种片面,使我们的佛法,停留在知识范畴,变成一种知识。一种学问。就是师父说的口头上头头是道,说的非常好,而一到具体事情,就一无是处,成了口头禅的那种。修行落实不到心行上。我想,当生死大限来临,如何能决定西向呢?
    第二种妄见,就是强调安住修而忽略观察和思维修习。这样的修行,是缺乏正见抉择的修习,我们凡夫,片面强调了安住而忽略观察修,心会在无始生命带来的固有漏习上安住,也就是安住在凡夫心的品质上,那期待成就佛菩萨的心行,完全没有指望。我们生命中在轮回中反复流转的漏习,进过了无量次的重复,其习惯力量是无法想象的大。本质如此,忽略了正见抉择的观察思维修,那修行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我在书院外,也有很多修行道友,经常会有这样的说法认为我们书院的修习没有实修。只有书本知识。现在对于这样的问题,我们现在可以很明白的解释,闻思就是修习必不可少的内容,本身也是修行,实修就是安住,通过安住到达心的品质的改变,书院也是同样重视。强调闻思观察思维的修习,恰恰就是我们菩提道次第这部经论不同其他经论的地方,特别适应我们这些没有经过正见抉择的弟子,菩提道次第非常对机的。
    使用观察和思维修的,还用于解决安住修中容易出现的问题,我对于这个特别有感触,就是昏沉和掉举的对治。昏沉是心流到睡眠心上去,当昏沉时,应该以猛利无间心念三宝功德,我们因看到功德生雀跃欢喜,而断了昏沉的心。当掉举时,心散乱旁杂,这时应该以猛利无间的念死无常和三恶道苦的心,那么因为心的厌离,可以防止掉举的发生。
    心有抉择,如理作意,在有分别心下的观察导致的正见抉择,然后再安住在抉择后的心行下,逐渐熟悉,调整,安住,熟悉。如果安住不了,在做调整,也就是观察思维,如理作意。安住在无分别的心上面。这就是如理作义后的法随法行。
    我上次参加了辅助员的培训,对于班级共修感悟如何写,有了新的认识,本篇内容比较多,我只是把我有感触的地方写出来,供同修分享。 感恩同修 弟子慧力
  • 慧含 2018-11-03 15:37
    总分:0.00 看原文
    破斥二种妄见 修学心得
    本课讲述了观察修和安住修在修行中的不同作用。宗大师针对修学中两种妄见一一破斥。妄见一认为脑筋灵活的人只需修观,苦行者只需修止,破斥:止观的功用不同,二者缺一不可;妄见二认为闻思阶段需要思维,进入修的阶段不应该分别。破斥:如理分别本身就是修行的范畴,不能笼统地把分别看做是修行的障碍,非理作意的分别才是修行的障碍,通过观察修可以帮助对治昏沉和掉举,利于修习禅定。
    学习了本课,对于观察修和安住修的作用更加明晰,《道次第》和一般论典的最大不同之处就是特别强调观察修。八步三禅从观念、心态、生命品质都有针对性的观察修和安住修。观察修是对善所缘的观察、思维、调整,就如“调频道”,熟悉之后就安住,安住的时间长了就能引发定。这样一个清晰的理路出来后,反思了自己以前认为修行的最高境界就是不分别不执著,中间缺省了最重要的观察修,打仗连敌人都不知道在哪里,说不分别是在自欺欺人,所以自己也更加理解为什么这么强调观察修。在有所止的层面,凡夫心必定要落在一个所缘上面。这一点在助念的时候深有体会,助念本来可以提起殷重的无常想,但是时间一久,会出现昏沉和杂念的情形,可见平时对死无常的观修缺乏“殷重无间”而导致不能安住无常想,即使在殊胜的对境中也难以长时间安住,如果我现在就面临死亡,能立刻调整心行,没有任何慌乱吗?临终时的一些小小违缘会不会引起我的嗔恨心?本课的内容能解决这些问题,如果每天观修“今天是今生的最后一天”,久久心行或会改变,如果现在每天及时行乐,到了临终我再安住在无常想里,无异于痴人说梦。
    在修学中运用止观的一个体会是修学依止法后,在念恩生净中,体会到善知识的恩德之一——遂求恩,每天早上看到美好的早晨,想起此时此刻拥有的生活和修学环境,离不开今生和乃至过去生的修学,而修学离不开善知识的指导,当下会生起一种满足感和感恩心,对善知识恩德的思维是观,让心保持在这种感恩心中是安住。这样反复训练,只要一想起善知识就能生起恭敬感恩心,自己也从这样的一种训练心行的方式中获益。
  • 观诗 2018-08-22 23:00
    总分:4.00 看原文
    破斥两种妄见/心得分享:
    正见:止观的目的是训练、调整、净化、改变我们的凡夫心,任何人修行都需要止观双修,如理分别是必要的。
    这节课我不断地思惟,用力地思惟着法义,每天我们无时不刻不在运用观察修和安住修,但是我们在成就的是一种何等的心行,以往到现在我是不知不觉地不断强化着凡夫心,而有漏的心带来的是源源不断的痛苦和烦恼,每当产生一分妄想,一丝痛苦,一种负面情绪,凡夫心的作用力夹着以往的相应相似的伙伴又来了。为什么我需要观,就是需要对所缘境进行分析、判断、抉择,我选择我所要的,抛弃我所不要的,我知道我要的是生命的觉醒与解脱,这样人生的大方向是有了,然后根据这个方向我在生活当中选择,我要选择善所缘以便更好地为修行服务。记得刚刚毕业那会儿,选择职业令我陷入一种茫然,我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能做什么,安住在那种焦虑和忧心忡忡的心里,极其难受。人生之中选择真的是令人眼花缭乱,看似很多,其实是自己的妄想太多,还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去年九月我选择了去考老师,希望成为一名有着积极稳定心行的老师,传播爱和觉悟的教育。于是在这条路上不断去努力实现目标。所以观察修就是帮助我们找到调整到准确的心行,而安住修帮助就是安住在这样的一种确定的心行。
    前几天参加面试的时候,我实践了止观,在参加面试之前,我的脑瓜子里奔出了无数的念头“我一定要通过面试的,否则家人会担心我一直没有工作,此刻又冒出一连串对于我目前在家待业的各种忧心忡忡的言论,如果没过,期待会落空,那我又要去做什么比较好呢?不行我一定要通过的。”想着想着我就进入了紧张的心行,在这个境界里,我焦虑,我执着,我害怕,忽然觉得浑身不自在,哪哪都不放松。我在门口来回踱步,马上提醒自己要转换频道,忆念三宝的功德,将自己融入三宝的境,默默开始念三皈依,观想师父慈悲的微笑,想到师父点着头微笑,心中升起了正念。但是又觉得不够,我必须深入观想三宝的功德,来一剂强心针吧,于是拨通了观念师兄的电话,观念师兄一如以往善巧而又柔和引导我去思惟自己的初发心,观想三宝的加持不可思议。我又继续默念三皈依,心渐渐安定下来。忆念三宝,我声声呼唤“南无布达耶、南无达玛耶、南无僧伽耶”,就像是一个害怕得蜷缩起来的孩子在狂风骤雨中寻求母亲,而三宝就是温暖明亮的母亲的臂弯,这个究竟的依赖是固若金汤的,让我这样的安心,安全,我所感受到的幸福安乐都来自于三宝,因三宝而觉醒,因三宝而解脱,一分的法喜,一分的自在,全都是三宝不可思议的力量。就这样,安住在那当下的心行,紧张焦虑臣服了。经过这次面试,我意识到必须猛利殷重不间断地确定并重复正向确定的心行,这样才能够完成心行的训练,否则谈何舍凡夫心,发菩提心。
  • 道昆 2018-07-28 15:14
    总分:0.00 看原文
    本周我们学习了略示修法最后一部分的内容:破斥两种妄见。本节课学习的内容对于我来说特别的烧脑袋。略示修法的核心内容就是止和观,目的是训练,调整、净化改变我们的心。无分别一心为止,止的特征是无分别,把心安住在某个念头或内心某个层面,不断熟悉这个状态。有分别一心为观,观的特征是有分别,对所缘镜观察、思惟,判断。《道次第》特别强调观察修,认为观察修和安住修是修行的两个层面,缺一不可。修行是从闻思修入手,想要听闻正法,如理思惟,才能产生通达真理的智慧。对善知识的信心,要通过不断观修善知识的功德来成就,
    破斥两种忘见即是破斥两种错误的观念。错误一:有些人不了解止和观的不同功用,就会产生错误的观念,认为聪明的人只要修观就行了,而那些不太爱学教理专门修苦行的人只要修止就行了。宗大师指出这么说是不对的。这两种人都应该修习止观,任何人都要这样训练才能获得正知正念。错误二:又有人误以为,以分别慧观察,只是在闻思阶段才需要。在实修阶段就不应该分别。这种认识也是错误的。宗大师指出,如理分别本身就属于修行的范畴。在观察修的过程中完成心行调整。如果把分别当作修行的障碍,是没能区分非理作意和如理作意。听闻正法和如理作意也是修行的组成部分。修行并不排斥正确思惟。
    为什么会掉举,为什么会打妄想?是因为每个妄想的境界都是我们贪著的对象。对峙掉举的方法是思惟无常和恶趣苦,贪心就会垂头丧气;对峙昏沉要猛力无间地忆念三宝功德,对三宝功德生起稀有、殊胜、难得的心。观察修既能帮助我们对峙昏沉,也能对峙掉举,这种对峙要通过反复观察完成。
    本周修学心得:人们都说一个好习惯的养成需要21天的坚持,然后就形成习惯了!本周困扰我的问题就是早晨4点钟起床然后学习,减少了我的睡眠时间这样做对不对?理论上知道这么做是对的,但执行起来是很辛苦的,温暖的床对我还是有一定魔力的,我决定好好思惟思惟,用本节课学过的观察修、安住修战胜我贪睡的串习,让串习心服口服的甘拜下风。想想没四点起床的那段间,5:30做定课,恨不得5:20才起床,5分钟洗簌然后做定课,总是在半梦半醒之间把定课做完了,有的时候还会打瞌睡!随文入观那是更不可能了!定完课,有时候我也会又回到床上睡个回笼觉!一般到单位上班9点算是早的,每天都感觉时间总是不够用,有的时候连自修的时间都不能保证,还特别的累,认为是学习占据了我的时间,结果学没学好,玩没玩好,觉也没睡好!让我在烦恼中纠结着 、痛苦着,因为无明当下就在轮回里来回的转圈。导向的又能是哪里呢?假如我一觉不在醒来,我又会去向哪里呢?我还会拥有这个人身吗?即使我还拥有这个人身,我还能够遇到善知识吗?还能找到这条通往觉醒的捷径了吗?我又问自己什么都不能把握还有什么资格去睡更多的觉呢!太可笑了!
    在看看现在每天4点起床的生活,先洗簌之后会先去佛堂,按照略示修法加行的步骤做前行,洒扫住处、供养、观想资粮田、依七支供集资净障,然后三世求加,最后在想想依止善知识的利益及不依止的过患,调出恭敬心、珍惜心、感恩心、然后开启早上的第一个时间段的学习,奇怪的是比以前起床早了,虽然还是起床的时候费劲,可起来之后就不困了!虽然才坚持了10天,就让我看到了效果,首先是自修的时间保证了,无论白天有多忙,我早已经保质保量的完成2个小时的自修,早上这个时间段注意力集中,不容易昏沉和掉举。能更好的闻思法义,如理的思惟!也能更快的理解师父想告诉我什么?我又是怎么想的,应该做怎样的调整,才能更好的与法相应!每天早上闻思的过程还是非常的烧脑袋,但我快乐着,兴奋着,因为我终于学会闻思了,而不在学的是知识了,也只有在闻思了之后才知道法对我的意义,也让我更加珍惜了现在的学习机会。学习也是一点点积累起来的,我以前特别羡慕师兄们都那么的聪明,对法义不但整理的准确,分享也特别好,现在知道是师兄们以前积累的好,没有聪明与不聪明,无论聪明与否也都是要修止和观的,两者缺一不可,我与其羡慕别人不如抓紧时间好好修学,养成良好的闻思习惯,就让我从早上的学习开始吧!一个小小习惯的养成就能让我改变这么多,有这么多的收获,我还犹豫什么呢?还有什么理由不坚持自己早起的决定呢!一个早起的决定是我走在觉醒路上的增上缘,我不在犹豫了,我决定拿出实际行动从当下开始行动。
  • 菩提净敏 2018-06-26 12:08
    总分:0.00 看原文
    二十二课、破斥二种妄见
    一、观察修与安住行修缺一不可
    引三个经论说明:
    《庄严经论》:修行从闻思修入手。分析闻思修次第关系。闻思修是一个整体。
    《现观庄严论》:修行离不开比量现量。有的层面通过比量而修,有的层面是由现量契入。
    《集菩萨学论》:通过止观修舍、护、净、长。
    二、明二种修
    (一)、止观特点
    以分别慧修观:对某境界观察、思惟、判断。
    以不分别修止:不思惟不分别,安住于某种心行状态中。
    (二)、何时修观
    道次第中的每一个法都要通过观修,调整心行,摆脱凡夫心。
    通过观察思惟才能形成正见,才能转变观念。
    每种心行的培养必须执持殷重无间之观察而修。
    总之:我们对菩提道需要建立的观念和心行必须不间断的认真观修。
    (三)、何时修止
    初级修行:安住于正知正念。熟悉这种心行,让它的力量壮大。(有所止)
    高级修行:心无所住,但不散乱。(无所止)
    止的时间长了就是定。
    (四)、轮番修
    观和止是训练心行的两个过程:心没到位时需要作意并调整(修观),如果心已调整到位时,就不必作意,要安住去熟悉它(修止)。止和观要反复运用,以此训练心行。
    三、破斥二种妄见
    妄见一:聪明者只要修观就行,苦行者只要修止就行。
    破斥:止和观。功用不同,缺一不可。两种人都要止观双修。没有观,心不能调整到位。没有止,不能完成心行的培养训练。
    妄见二:闻思阶段要分别,实修阶段不分别。
    破斥:非理作意的执著性分别和如理作意的正分别应区别开。如理分别是属于修的范畴。把观修与定对立起来是错误的。入定前要通过观察修完成观念转变和心行调整,才能使心进入正念(如金在火,如金在水)。在入定中也要通过观察修来对治昏沉掉举,使心长时间安住在善所缘上。止于善法、止于正念,时间长了才能入三摩地,但必须要有前面的观修为基础。
    四、总结
    依止法的重要性:入道根本
    依止法的观修:调整,熟悉,调整
    以后任一法修行都是如此。
    前行:六加行是基础,修好了前行也是正行。
    正行:止观是重点
    结行:普皆回向
    未修中间:重点在起心动念中,在行住坐卧中……在生活中一方面训练正知正念,还要通过创造各种因缘,比如读诵经教,亲近善知识,帮助我们获得正知正念的这样一种能力。
  • 净程 2018-06-26 07:12
    总分:0.00 看原文
    1、《庄严经论》云:“初以闻起如理思,从如理思净慧生”,闻,闻慧,闻所成慧,思,思慧,思所成慧,修,修慧,修所成慧,闻思的过程就是在修,闻思修,都是在成慧。
    2、《现观庄严论》云:“随顺抉择分,于见道修道,数数而思维,现及比修道”,修行的理路与止观双运:观,把心调整到善所缘;止,熟悉,安住;跑了,再观;安住到了一定程度就进入定;定中被沉掉所扰,再观(沉:念三宝功德;掉:念死无常等苦),再进入定;定到了一定的程度,观空性正见(中观、唯识等空性见),契入空性(见道)。。。之后呢?见道后还要修道(消磨习气),修道的过程中同样还需要观,直至究竟圆满。
    3、两处注意:(1)关于止,必须先将心摄住于一所缘才可能进入止(安住),进入了止就不要继续再观,但如果心跑了,就还是要回到观;(2)关于定:必须有了足够的止观训练(如金在火,摆脱错误+如金在水,重复正确)才可能进入了定(等持),进入定之后就不要继续再观了,但如果被沉掉所扰,还是要回到观。
    4、止观双运与八步三禅:从上面过程可知,止观是需要长期、不断地轮番进行,八步骤三种禅修的观念、心态、品质的禅修,每一种禅修,都是止观的结合,如此轮番,导向成佛。(大胆猜想:观念的禅修相当于止的层面,心态的禅修相当于定的层面,生命品质的禅修相当于见道后的层面)
    5、何时修止?何时修观?如何知道自己跑了?(1)随着止观的训练和正知正念力量的提升,心的觉知力会越来越强,对自己的心行看的到,对贪嗔痴的念头,对昏沉和掉举,看得到;(2)通过学习《百法》以及对百法的熟练背诵可以帮助我们更清晰第认识善心所和烦恼心所的特征。

    附:导师在《百法》中对“定”的开示
    三摩地者,此云等持,于所观境令心专注不散为性,智依为业,三摩地翻译成我们中国话,汉译叫等持,等就是一种平等,持就是慈心,平等慈心,什么平等慈心,就是要远离心的两种不平等的状态,一个就是昏沉,一个就是掉举,昏沉就是心失去它的明晰的程度,进入一种昏暗的状态,掉举就是心的一种兴奋的状态,摇摆不定,追逐着境界,那么禅定就是远离这两种状态,所以叫等持,三摩地这个概念,在《百法》里也翻译成定,欲、胜解、念、定、慧,是翻译成定,定是什么意思?定是心一境性,从这个概念我们就知道,禅定到底要干什么,要心一境性,就是你的心安住在一个境界的上面,长时间地安住在一个境界上面,就是定。
  • 菩提净秋 2018-05-08 05:17
    总分:5.00 看原文
    一、止观是什么,以及提出论点

    止观:净化调整改变我们的心

    要知道目标是什么。否——仗打不成。



    止把心安住在某一个念头上,安住在一种心行上,或者把心安住在内心某一个层面,放在那里就好,熟悉状态/念头。

    观,有分别,观察思惟。观的对象是某一种境界,对某一种境界进行判断。



    在佛教史上很多人不能正确认识。



    《道次第》:观察修偏向分别,安住修偏向不分别,两种对我们凡夫都重要。片面强调某一点忽略另一点在修行上是不完整的。



    二、如理思维在大乘修行中的重要性

    《庄严经论》闻思修在修行上是整体,听闻正法才能如理思维,如理思维才能引发智慧。



    《现观庄严论》大乘修行中有的要通过现量完成,有的要通过比量完成。唯识:四种寻思获得四种如实智,我们现在的认识和真相差十万八千里,所以要用正见对世界重新思考。才容易证得空性。



    《集菩萨学论》在修行中要让身、受用;善根不间断增长,都要去修舍护净长,这些要通过分别慧修观和不分别修止来完成。



    三、修止观各自的作用。

    修观,把心调整到正知正念上,如果不是这样,没办法从凡夫心里走出来。因为佛菩萨的心行在我们的心灵世界里弱,凡夫心是无尽的积累。是要很花力气的。比喻:种花。如不这样——很容易修出一大堆我慢习气,固执自以为是,走火入魔。



    修止:修观调整心行,跳到准确位置,要无造作安住,不然没法获得这种心行。



    轮番修:心是不老实的,跑掉了要再调整。



    三、各种误区

    1、1、黠慧者只需要修观,姑萨黎只要修止。——两种人都要双修止观。黠慧者不修止没法完成心行上的训练。姑萨黎不修观不能获得正知正念。



    2、认为一切分别都是成佛障碍,把如理作意和非理作意混淆。认为在闻思才要分别,修行则不要分别,如果分别跟修就不能相应。宗大师:如理分别也是修的范畴。师父觉得很有道理:四法行。八正道。并不排斥如理思维。而不是什么都不分别。



    3、会成为入定的障碍。入定有两个步骤,第一个把心安住正念,接着不要分别确实是。再分别会障碍。如果没有进入正念,那入什么定,妄想定。已经安住三摩地确实不要分别,否则不能入定。



    比喻:金银烧之,水洗,调柔。调心的过程。

    用智慧观察黑业果过患——厌离:火烧。

    安住在善法上——滋润和谐,



    有这样的基础修止观:不费劲。前方便。直接进三摩地还是要安住在止上面,止于善法止于正念。要止于善法正念要有前面的观修为基础。无著菩萨也这样说。



    四、这种分别对禅修中对治昏沉和掉举的作用。

    修道,安住在善所缘上,长时间安住在善所缘上,是两个过程。安住过程中有两种情况,昏沉和掉举。昏沉睡眠:没有感觉。也是一种心。掉举。猛利念三宝功德——有精神。比喻:很有兴趣的事一下就来精神了。掉举:三恶道,八热八寒地狱——不敢打妄想。因为掉举来自贪著。



    依止法和观修的重要

    依止法是入道根本。

    观修的方法要去试。任何一个法的原理都是这样子。六加行也要特别注意。



    坐多少分钟能保持最好状态,在自己能掌握的范围来确定打坐时间。时间可以短一点,保质保量,次数可以多一些。不要出毛病。出现特殊境界不用管,不能控制就停下来。
    ————————————————————————————————————————

    这一次修学,能感觉到这里面所说的在三级修学的过程中都一一的验证了。包括身、受用、善根,在修行中要不断舍护净长,过程要通过有分别的观修和无分别的安住来完成。

    观察自己修行的过程,最早一个阶段修学貌似很精进,其实没有认识到自己有问题,而是在不断的闻思中获得一种良好的感受,于是就发心做事,做事的过程中,自己正确的心行根本没调整出来,一下就被凡夫心所打败;

    第二个阶段,痛定思痛,认识到自己在境界面前没有正念,当死亡来临时,面临的一定是三恶道,发心该怎么学就怎么学。首先一个是调整自己的态度和方法,从过去听好多遍,到认认真真抄视频,列出提纲,每天上下班都回忆道次第的科判和当期内容;并对内容进行反复的观修,一些内容确实如师父所说,在自己的心灵世界里是没有的,很弱的。念暇满人身的时候,真心地问自己,就是不感觉这个人身多珍贵。一直重复,几百遍地重复,法义是怎么说的,再去用理性反复地观察自己的心灵,观察历史,观察社会,去质疑自己固有观念存在的基础是什么,它站不站得住。包括死,也是从修不起来反复思考到生起来一点点觉受。又没了,又反复去回忆,思考。待到熟了之后会发现,每一次还是忆念,观察,但是从观察到生起觉受的时间越来越短,这种心行越来越熟悉。这是观念的观修和安住。

    第三个阶段,是观念的安住修,也是心行的观察修。就是在义工过程当中,运用当期法义。是不是自己一定有明天,不是,如果没有明天,我有把握不去三恶道吗,没有。那么此刻我要做的,就是放下所有的自私和顾虑,单纯地去利他。遇到一个书友,他是个普通的书友,还是我的母亲,我能给予确认吗?如果是的话,我该怎么对待他?在这个过程中,安住于正确的观念,也是在把自己的心调整到正确的心行。

    在这个过程中也会遇到自己特别执著的事情,再去思维恶道苦,然后问自己,你求的是什么?从那种自私、执著的心里面出来,继续安住于利他。

    第四个阶段,在这个过程中会有昏沉和掉举。按照这种禅修的方法,如果能够日夜安住,那么身、受用、善根都会不断增长,也就是修学的时间福报、修学的条件(眷属、利他的机会和福报)、善根(进一步修学所需要的智慧理解力)。确实如此,但是最近就会遇到,虽然在增长,但是对于自己应该要完成的事情来说,远远不够。身体不好、家人反对、修学智慧不足。原因就是因为没有打好基础,最近的修学也没有像过去那样认真了。所以自己还是要做好基本的事,把一二步做好,把思惟修做好。不然的话,在做事中虽然是调整发心去利他,但是你调整的能力其实是来自于听闻正法如理思维获得的智慧,这个部分如果不能做好,心行是粗糙的,最后就会获得一种充满杂质,充满染污的结果。现世来说,不会自在开心,最终来说,不能解脱,同时,也无法给身边的人一个修行的好榜样。
  • 道则 2018-05-07 14:59
    总分:0.00 看原文
    想到上一次考导读员没过的时候,自己被失落的情绪所控制,觉得自己做了这么久的义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不让我过,我这个表现已经很好了,内心还默默想着下次再也不考了,后来我冷静下来我想,为什么我会因为这件事生气呢?因为我做义工的时候就是带着我的,因为我在服务,我得到了书友们的尊敬,得到了义工师兄们的表扬,所以我开心,因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所以导读员考试的评委就应该理解我的不容易,让我通过,而当一切没有如我预期发生的时候,我觉得我的付出白费了,我没有被理解被照顾,一切都是因为“我”被伤害了,后来当我回想起备考前的种种事情,我紧张备考,还有点小焦虑,为什么会有这种情绪呢?因为还是以我为中心的做事,所以正是因为是我想要考过,才有了考试没过之后的这些情绪,如果我是真的以利益众生为发心的话,会对结果这么在乎吗?而且正因为是带着我去考试的,整个试讲期间也都是带着我个人理解和发挥在讲,所以因果不虚,评委们为了让我继续调整自己而没让我过。学习本期法义之后我再去看自己的问题,自己很少去对善知识修信心,去念业果不虚轮回苦、去忆念三宝功德,所以做定课的时候一到三皈依就昏沉,在义工行中遇到对境之后也只是当时调整对治一下,事后没有反复不间断的再去忆念,直到这个心行被调整过来,也没有对于自己在义工行中的向菩提心靠近的心行进行稳固,更没有将这些收获与感悟分享出来让他增长广大,所以还是很多时候是带着自己的凡夫心在做事在修行,也让我看到这一次试讲可能也不通过的情况对我的利益,让我看见自己一直以来做事的发心以及后续如何去舍护净长,感恩评委们慈悲,感恩师兄们。
  • 明翔 2018-04-24 09:56
    总分:0.00 看原文
    【破斥两种妄见】

    书院的套路本来就是略示修法,法义一周看3遍,观察修的要求必然是落实到生活。这就坐上坐下统一了。



    佛法的最核心的正见其实还是难以入心的。即便学佛学了很久。比如无常。这个正见到底进入内心了没有?可以说很肤浅,碰到事情基本上没有用。主要是如理思维不够,不会思维,不会思考。感情用事。用感情怎么思维呢?可是理性也不是那么容易想明白的。因为不会。总的来说,还是受年龄、智慧积淀各方面的制约,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想明白无常。。。


    任何的烦恼,如何真的懂得理性思维,会思维,基本都能解决的掉,让心态变得特别的平衡和空灵。关键就是不会思维,所以想不通。。。。达到这样的状态有,但是不多。但是趋势是越来越容易想明白了。

    在我们修行中,我们要让这个身、受用福德常无间断,身及受用福德,常无间断,就是经常要修这样的四种法,就是舍护净长,

    修行离不开因缘


    学佛不用学很多,能修行能修一个“真舍”就不得了。

    修行的核心就是止观。学不好,出在观上。不会观,观的肤浅根本扎不了根。
  • 法巧 2018-03-30 14:08
    总分:0.00 看原文
    本课学习了破斥两种妄见。 导师视频中一再强调了闻思修、止观在修行中的重要性。止和观是有机结合,缺一不可的。并详细讲解了修行中如何破斥两种妄见。 妄见一:聪明者只要修观就行,苦行者只要修止就行。破斥说明:止和观功用不同,缺一不可,聪明者和苦行者,这两种人都应止观双修。妄见二:观察修只应用在闻思阶段,进入修的阶段就不应分别。这种说法也是错误的,破斥说明:如理作意也是修,通过观察修完成观念转变和心行调整。如理作意是调整心行的重要手段,因此,非理作意的执著性分别和如理作意的正分别也要分开。导师在视频中举了冶炼师炼金的例子,详细说明了观修是修止最好的前方便,同时也明确告诉了我们通过观察修不断思维三宝功德,生起稀有殊胜难得之心,可以对治昏沉;不断念死无常、恶趣苦,生起厌离心,可以有效对治掉举。
    结合自己,虽然没有生起过这两种妄见,但八步骤在实际生活中用起来觉得还是蛮困难的。学习了这课后,好像有点找到原因了。八步骤的第1-4步的观察修,通过对书本、音像的学习,结合现实问题进行思考,由此获得正见。原先我认为这一点我基本是没啥问题的,问题主要出在安住修上,不能安住于正见中,也不能做到熟悉、重复、巩固,导致后面的心态禅修也无从着手。现在有点明白了,关键还是观念禅修的观做的不到位。
    如依止法,要不断通过忆念善知识的功德,念恩生敬,视师如佛,生起恭敬珍惜之心。在我心中,导师就是具足十德的善知识,就是佛的化身,也非常庆幸自己能遇到导师进入书院修学,对导师心存感恩和恭敬,但并没有像有的师兄说的那么强烈。口中说的视师如佛,也在定课时试着观想,但这种观念并没有真正的形成定解,没有进入心中,形成正念。在听到导师开示中说到:“如果你的心还没有正念,这个阶段,要是不分别,那你的心就没有办法进入正念,如果没有进入正念,那你入什么定呢?入的是妄想定”。 是啊! 我都没有在心中 形成正念,进入正念,又何来所谓的安住呢?自己反思,法义所说的我都能理解认可,怎么就不能进入正念呢?慧苗师兄说,我的心被我的各种事情念头都占满了,正念根本无立足之处,所以会觉得心累,说话做事不在正念,要我试着放慢节奏,让心静下来,遇事不要太急躁,要用学到的法义去对治。这一点我是认同的,我性子比较急,一遇到什么事,固有的串习都不用想立即运用自如了。所学的佛法正见、法义啊什么的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正如导师所说的,我已经是非常合格的凡夫了,根本都不用修的。
    想想觉得蛮惭愧的,修学快两年了,还做不到如理思维,进入正思维、正念,真的是典型的学与修的对立,理论与实践的脱节。真正体会到了导师一直在说的,学佛不在于你学到了多少多少的知识,主要在于你领会了多少;也不在于你领会了多少,关键在于你真正落实到心行的有多少?你有几分的用心,就会有几分的收获。深刻的体会到了导师的慈悲与智慧,不厌其烦、苦口婆心的引导我如何修行,而我还不以为然,想着能学到哪就算哪,抱着这样的心态又如何能生起猛利的珍惜渴求之心呢?还是要回到修学态度上,必须端正学习态度,真正做到真诚、认真、老实,学好八步骤三种禅修,在导师的一步一步指导下依正见、正思维,改变观念、调整心行,不辜负当下的暇满人生。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愿导师法体安康,法轮长转,正法久住!
1 23456... »

一群伙伴

  •  2018-11-27 19:25

    慧向  在读

  •  2018-11-08 16:42

    智妤  在读

  •  2018-10-28 22:09

    觉恒  已读

  •  2018-10-26 23:04

    悟平  已读

  •  2018-10-26 19:45

    悟平  在读

  •  2018-10-22 22:43

    悟平  在读

  •  2018-09-16 19:35

    悟凡  在读

  •  2018-09-12 20:32

    悟凡  已读

  •  2018-09-11 20:04

    悟凡  在读

  •  2018-08-25 19:30

    慧向  在读

  •  2018-08-17 11:41

    观诗  已读

  •  2018-08-17 08:40

    观诗  在读

  •  2018-05-17 15:52

    道焱  在读

  •  2018-05-04 14:25

    法照随喜  在读

  •  2018-03-21 11:04

    观佳  在读

  •  2018-03-13 14:31

    法雨  已读

  •  2017-12-06 20:18

    朗彪  在读

  •  2017-12-05 17:07

    朗彪  在读

  •  2017-12-04 22:09

    朗彪  在读

  •  2017-12-02 22:02

    观使  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