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次第】22课·破斥二种妄见

【内容简介】

【音像】《道次第》第22课·共77课
【内容】破斥二种妄见
通过略示修法,我知道了《道次第》的每一法都要通过观察修和安住修落实到心行。那么,观察修和安住修必须完整运用吗?

心得分享83篇  
  • 釋德安 2019-06-13 08:05
    总分:5.00 推荐 看原文
    本期法义总结:主要讲破斥二种妄见,一是认为止观是适合各自修行者,将两者割裂开的认识;一是认为观只是修之前闻思所需,修时完全不需要。实际上,止观两者是缺一不可的,止是不分别,观是调整,这两方面在修行中缺一不可——无论是黠慧还是姑萨黎,都需要止观两方面修行,不是单修一方面就可以的。就第二个问题,持此观点者是将不如理作意和如理作意混淆,认为一切分别皆不可以,而实际上要用如理作意之正分别,由此才能运用心之拣择功能,使之能为修止之前方便以及对治修止时的昏掉等问题。

    心得分享:

    1、以前重视观察修,不重视安住修,结合之前的内容,就是在座上观察了,生起了一下感觉,座下不去时时串习。其过患是法义没有力量。而就拿我下早晚课来说,还会能保持相应心态大概20-60分钟,往往就接下去下边无论是诵经、念佛的功课了。可是这个殊胜的教法,却没有做起来,比如这一单元是以依止法为所缘起修,我发现座下思维的就很少。一方面,作为主要的原因就是自修和共修的力量,不强,没有生起“非如此不可”的笃定之心,说明自修和共修时的效果需要增强;另一方面,固有的观念力量果然很大,就像导师强调的——殷重和无间。由此我想到,之前皈依修学手册时学到念死,这件事在内心的力量就比以前大了。可见,就是殷重和无间去修的力量。可能问题就是在:对外在环境的黏着,对法和法师的希求心没有力量,常见、凡夫心、自私的心很强大,缘起、菩提心、无我利他的心很弱;由此要把八步骤更深入的用起来,除了重视观察修调整好之后,要赶紧安住于这种良好心行去做事,由此不断调整,直至熟悉和纯熟。
    2、观察修也不是真的重视,只是认为观察、思维一下就是观察修了,可是到重要点时,用起来还是不稳定。比如对治昏掉,我只是运用过其他的方法,而不是从三宝功德和生起对苦的厌离心这些方法来对治,由此小组共修时这一点还分享的不正确。说明法义本身就不明了,难怪用不起来!
    分析以上两个表现,发现自己就是在这两个方面持的是妄见,而且基础本身不牢固,加上这两个妄见的反加持,结果就是仍然是修学效果甚微。今后要从这两个方面努力:一是要把修学继续做好,不断提高;另一个是重视观察修和安住修,特别是安住于调整好的心行,然后通过做事和其他方面来发现问题,及时调整,不断熟悉。
  • 甘露智照 2019-06-01 18:08
    总分:5.00 推荐 看原文
    本期内容是:破斥二种妄见。从四个方面总结本期法义:
    一,正确认识止和观的关系。导师引用一经三论做了阐释:1,《解深密经》:无分别一心为止,有分别一心为观。说明了止观的特征;2,《庄严经论》:初依闻起如理思,从如理思净慧生。指明闻思修,是修行的整体,思的作用非常重要;3,《现观庄严论》:数数而思维,现及比修道。大乘修行离不开比量的观修;4,《集菩萨学论》中讲,修行中“身、受用、善根福德”需要无间断,就要修“舍、护、净、长”四法。总而言之,整个佛法修行不外乎修止和修观,止观是修行的两个层面,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二,何时用观?何时用止?怎么修止观?1,对于善知识修信心、暇满义大难得、念死无常、深信业果、发菩提心等这些正念,殷重无间的观修,让自己从固有错误观念和心行中走出来。2,通过观察调整心行,调整到一定程度准确了就要停下来,长时安住;3,因为凡夫的心念无常,止观要反复运用,也就是轮番修:调整--熟悉,再调整-再熟悉......直到成就这种正向心行。
    三,破斥二种妄见。1,第一种妄见:聪明人只需修止,无需修观;苦行者只需修观,无需修止。2,第二种妄见:闻思阶段需思惟,进入修就不应该分别了。其实,有分别的观察修(如理思维)和无分别的安住修,在修行中的作用不同,观察修是对心行的调整,安住修的对心行的成就,二者缺一不可!
    四,止观修习的两大违缘:昏沉和掉举。对治的方法:对治昏沉---忆念三宝功德,生起欢喜、赞叹、稀有之心;对治掉举---思惟死无常、恶趣苦。
    略示修法到这一课全部修学完了,包括:加行、正行、结行、未修中间四个部分。然而,止观的修行却是略示修法的核心,因为不论加行还是正行,亦或是未修中间,都需要贯穿止观的修习。
    止观双运其实我们已经很熟悉,这种方法是中性的,具有普遍性,不仅可以用来修行,也可以用来训练凡夫心。之所以很熟悉是因为我们以前一直在用这种方法训练自己的凡夫心,而且已经达到了任运的地步。
    比如挑别人毛病这个恶习!对于自己看不惯的人--“我觉得这个人不怎么样?”甚至对于同修---“这位师兄分享的太没水平了”对于不认识的人---“这人说话的语气太讨厌了”对于儿子--“这小子怎么又没考好?”总之,生活里这样的情形经常出现,虽然现在有些觉知,有时候不会说出来,但是却实实在在心理有。这样的思惟习惯,导致自己总是自我感觉良好,其实一事无成,当然现在明白:这个习惯断然不是修行的态度!需要调整。
    依止法部分曾有一句正见:察过不得成,这句话不仅适合修习依之法,也适合其他地方。对上师固然不能寻过,对其他人也应该这样。观想,想起了有关“常不轻菩萨”的故事,菩萨认为所有人都是未来佛,从而尊重每一个人。这是何等的心量、何等的胸怀!应该像菩萨学习。试着安住在随喜他人功德、检讨自己不足的观念里,发现原来每个人都有自己可以去学习的地方,而且心里感觉不错啊。
    再过一段时间,心里生起一种想法:我是不是学佛学傻了?没事老找自己的毛病干嘛?这时候,另外一个声音会告诉我:你的正念跑掉了!
    于是,再努力调整:修行不就是修正自己的行为吗?整天没事拿着佛法去修理别人,会被别人说是神经病。把心行调整回到,随喜他人、检讨自己的念头上来。如此往返的轮番修......直到自己养成了“随喜他人功德,检讨自己不足”的习惯。关键是,这个正念是可以让自己不断进步的修行方法。
    修行就是这样,不断地进行止观运用。用观来调整自己的错误观念,用止来成就自己的正念。止观修习中......
  • 净昱 2019-05-29 09:41
    总分:0.00 推荐 看原文
    心 得
    法义部分
    1、止观的概念和意义:
    ①观察修和安住修是整个《道次第》的主要修行,也是整个佛法修行的核心内容。
    《庄严经论》中说:闻思修在修行上是一个整体;
    《现观庄严论》中说:大乘圣者见道、修道过程中离不开观察修和按住修;
    《集菩萨学论》中说:修行需身、受用、福德常无间断,需修舍护净长四法,四法修习离不开止观。
    ②不分别一心为止,有分别一心为观;止的特点是不分别和安住,观的特点是分别和观察。
    2、止观在《道次第》中的运用:
    ①修观,对善知识修信心、暇满大义难得、念死无常、业果、流转过患、发菩提心等内容,殷重无间地观察思惟,形成正见,转变以往的观念和心行。如果不能这样,不敬善知识等凡夫心就没有办法灭除。
    ②修止,心调到位置,熟悉这种心行,让它的力量壮大。修止时间长了,就是定。止,分为有所止和无所止。有所止是常规修行,无所止,是最高的修行。
    ③《道次第》修行中,止和观缺一不可,要反复运用。
    3、破斥二种妄见:
    ①第一种妄见:善思惟者只需修观,不需要修止;不善思惟者只需修止,不需修观。
    破斥:只修观,心不能安住,不会有力量;只修止,依止善知识等正知正念没有建立,后面恭敬心、念死无常就无从谈起。善思惟者和不善思惟者,都要止观双修。
    ②第二种妄见:只有闻思的阶段需要修观,实修阶段修观会障碍成佛、障碍入定。
    破斥:如理分别是修行的重要部分;修观和三摩和不是对立的;不通过如理分别进入正念,不可能入定。
    4、如理思惟在止观修行和修定的运用:
    ①为止观修习准备良好的心行基础。通过对烦恼和烦恼引发的种种苦果观察,引发热恼,引发对凡夫心和在凡夫心基础上建立的虚妄世界的厌离。这好比用火煅烧金中杂质。对善知识的功德、暇满大义、三宝功德、以及善因感乐果、菩提心的利益等善法数数观察修,令心处于滋润和谐状态,引发对善法的信心和恭敬心。这好用水清洗金子。有以上两种观察修,再修止观就不难了。
    ②断除入定的两种障碍,昏沉和掉举。心进入昏沉,用猛利无间的心念三宝功德,生起由衷的欢喜和赞叹,就能断除昏沉。心进入掉举,念死无常、念三恶道苦,生起畏惧,断除掉举。

    心得
    通过本课的学习,我对“止观”有了全面系统的认识。认识到:止观在所有修行中都是缺一不可的,要反复运用。每一步都要到位,每一步都要踩下足够深的脚印。
    保质标量走好每一步,就是止观:修观,依正见数数思惟、观察,把心调整到正见频道上。修止,让心安住在正见频道上,不再思惟,不再调整,只要反复熟悉这个心行,让这个心行力量不断强化、壮大,直至任运。如果不安住了,那么,再次拿起正见来思惟、观察,让心再次回到正见频道,继续安住,重复壮大这个力量......如此反复修止观,让每课法都成为生命的自然品质。
    对照法义检讨,我认识到自己的止观修习存在很严重的问题,总结为两个方面:首先,教理不清,表现为止观的概念模糊,止观原理含混。其次,观察修和安住修的实修技术掌握得不扎实,观察修和安住修都做得很飘,很浮躁。
    导致上面问题的根源是什么呢?我认真回忆了进班以来的修学路,找到了问题原因。
    1、态度模式没有修好。我真切地认识到,进班快两年了,我的态度一直很不老实。因为态度不老实,所以,我对八步骤三种禅修的修学就不扎实。尽管,八步三禅学了一遍又一遍,但我一直看不到八步三禅对于我生命究竟离苦得乐和实现究竟价值所能起到的无限殊胜的价值和重要意义。为什么看不到?书院有那么多精进修学的师兄,他们的生命都已经和正在完成最美好的转变,难道我看不到吗?远处的不说,自己的辅导员和班里修学好的师兄,天天都在我眼前呈现他们生命中的安详自在与喜悦,难道我看不到吗?在无明和我执中陶醉的我的愚痴凡夫心,真的看不到!岂止是看不到,就是看到了,我还有排斥的心呢。我会觉得辅导员太啰嗦,干嘛总是把八步骤挂在嘴边呀?谁不知道呀?就那么几步,早就会了。不但会了,我还能写出很“漂亮”的按照步骤进行的细致分享呢。
    可事实是怎样的?我是真的学懂、学透了八步骤了吗?
    如果我这的把八步骤学会学透了,我的止观修习怎么会有如此糟糕的质量呢?
    我陷入了深深的思惟。我到心灵底层,去看看自己到底在想什么,看看自己到底在追求什么。我必须回答这两个问题:你是在真心学佛吗?你的学佛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两个问题,师父有过多少次殷重开示?记不清了。但是,我能清楚记得的是,每次听到看到这两个问题,我都会匆忙地逃开。因为,我不愿意面对这两个问题。为什么不愿意面对呢?因为,我害怕它们。为什么害怕这两个问题?真正的问题,就在这里,就在我对这两个问题的“逃避和害怕”心结上。
    我逃避,因为我知道,自己的学佛目的不纯。我害怕,因为害怕师父知道我的学佛目的不纯。所以,逃避和害怕的背后,是我保护自己各种凡夫价值体系不要被摧毁的愚痴欲望。
    每次学习八步三禅,都会看到:态度模式的基础是认识到自己是轮回路上的重病患者。过去每次看到这里,都会快速滑过去。今天,我不在逃避“我是轮回路上的重病患者”。我想起了下面这个偈颂:“于久远驰聘生死中寻求我者,于长夜痴暗睡眠中醒觉我者,于陷溺有海中拔济我者,于三界牢狱中解放我者。我入恶道,示以善道。我有疾病,为做良医。我为贪等孟火所烧,为做云雨而熄灭之。”然后,我又想起了《略伦》中的这一段论文:“于弟子身心中,但能生起一分功德,损减一分过失,以上安乐妙善之根本,皆由善知识教导之力”。我觉得过去的自己,身在宝山不识宝,浪费了很多宝贵的暇满人生好时光。
    2、八步三禅的方法没有修好。态度有问题,方法肯定也要出问题。由于长期处于小知识分子的我执我慢中,自以为是读书人,头脑还算可以,所以就轻视八步骤实修训练。头两步理解法义的过程中,总爱用凡夫心喜欢的学知识的习惯读法义。看上去,我学得挺认真,导图做得很卖力。其实,我并没有真正明白,做导图的目的是为了把法义框架牢牢记住,以达到用师父的思惟替代自己的凡夫思维、用佛法正见替代凡夫错误认识的目的。所以,我的很多所谓的“修学努力”,都起不到瓦解和改造错误观念的作用,相反,是在重复和张扬擅长文字分析的凡夫心串习。这样学法义,不管我烧了多少脑细胞去“认真努力”地思惟,结果都一样:法不入心,法是法,我是我;佛法学了一课又一课,凡夫心依然活蹦乱跳,被养得壮壮的。
    因为理解法义的基础没有打好,所以,正见获得就很飘,很虚。观得不好,止用不起来,就成了必然。没有在观的步骤调整出一个正确的安心频道来,我的心往哪里安呢?当然没有地方了。没有建立正见频道,心就依旧在纷飞的妄念中到处乱跑,或攀援,或动荡。难怪,修学这么长时间了,我的心行还是不稳定,烦恼依然不断出。甚至,修学会让我感到累。
    通过上述深刻反思,我真切地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心里长期存在的一些顽固的与修学有关的焦虑和负担很自然地消失了。窗外,蓝天绿树,鸟语花香。让心回到当下,让心安住当下。
  • 观赢 2019-03-13 18:15
    总分:10.00 推荐 看原文
    破斥两种妄见
    略示修法的核心内容是止观。目的:训练,调整,净化,改变我们的心。
    一、关于止观
    1. 定义:
    止:为安住修。特点:无分别。
    观:观察修。特点:有分别。
    2.止观重要性
    止和观是修行的两方面,缺一不可,否则修行不完整。
    ① 引用《庄严经论》说明闻思修的关系。听闻正法→如理思维→通达智慧。道理——观念——落实到心行——空性慧。
    ② 引用《现观庄严论》说明修行五步骤同样需要比量和现量来成就。
    资粮位,加行位(抉择分),通达位,修道位,究竟位包含不分别的现量思维和分别的比量思维。
    ③ 引用《集菩萨行论》说明修行离不开分别慧修观和不分别慧修止。
    身,受用,善根福德若要常无间断,都要无间断地修习舍护净长四法。
    舍:修布施,舍弃违缘;护:护持顺缘;净:净化善根,改变逆缘;长:以欢喜心和回向使之增长。
    二、结合《道次第》说明修观和止是训练心行的两大部分。
    ① 何处修观:对善知识修信心,暇满义大难得,念死物常,深信业果,思维生死流转过患,发菩提心等。
    要素:以殷重无间的心思维,转化原有的观念和心态。
    ② 何时修止:把心调到准确频道,安住于正知正念。然后就不必再调,让它的力量壮大,安住于此就是止。止的时间长了就是定。
    止有不同层次:有所止和无所止。最高境界:无所止,心没有放在特定所缘。
    要素:止观要反复运用。
    三、破斥两种妄见
    ① 误区1:聪明人修观,苦行人修止。
    错误原因:不修止,不能安住,正见无法转为正念,流于空谈,没有力量;不修观:心没办法调整到位。
    正确:聪明人也应修止,否则,没办法完成心行训练;
    苦行人也应修观,通过思维,获得正知正念。
    ② 误区2: 只有在闻思阶段才以分别慧观察,实修阶段不应分别,分别是修行和入定障碍。
    错误原因: 没能区分如理作意和非理作意。听闻正法和如理作意是修行的重要组成部分。如理分别即在观察修的过程中完成心行调整。
    ③ 冶金喻
    对往昔因根本烦恼及随烦恼造作的种种恶行,以分别慧反复观察其给生命带来的过患,深深悔过并厌离,如金在火。
    对暇满大义、三宝功德,以及善因感得乐果、菩提心等殊胜利益,以分别慧思惟观察。当心安住于善法时,能引发信心和恭敬心,如金在水洗。
    ④ 两种禅定障碍及用观察修对治方法
    昏沉:心陷入昏昧无知的状态。
    对治:念三宝功德而生欢喜和稀有之心。
    掉举:躁动不安,东想西想。
    对治:思维无常和恶趣苦
    综上:
    修行即止观双运。闻思要落于止观,止观要以闻思为前提,才能将正见转为正念,否则就会是盲修瞎练。闻思修一体。
    心得:
    我一直觉得我不会修止观,既止不住也观不起来。再次学习了这课后,我发现对止观的原理我是很理解的,平时也一直在熟练运用。我只是不会用佛法正见进行止观训练,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闻思部分做得不好,积累太少,以至于正见不分明,也难以将之转化为正念。
    我有一个误区:自认为对依止法理解了,而且很透彻,可以安住,不用再继续观察了。但我是怎样进行观察修和安住修的呢?在观想善知识功德时,我能忆念起多少?一切修行离不开善知识,善知识是一切安乐妙善之根本,具备十德的善知识难知难遇……依止法分为意乐依止和加行依止……我对善知识的净信有几分?弟子应具备的九种心我有几个?最后发现在法义都记不全的情况下,我是没办法进行完整细致的观察修的,更别提安住在正确频道上修止了,这也是我在做定课时观修不起来的原因之一。
    很多师兄已经能够背诵原文了,我深深随喜,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背下来,书读百遍,其义自见,那样的运用效果一定会大不同。
    早晨起来时间充足的话,我会打坐30—40分钟。那真是一段奇妙的时光。最开始几天,是兴奋,非常着意地去观呼吸,还有点紧张,生怕漏了一拍,贪心作祟,期待快点进入状态;几天后,不兴奋了,开始像完成任务一样就等着定时器响。脑子里乱成一团麻。一个正念在呼吁:不要去胡思乱想!但它的声音太微弱了,很快被各种嘈杂声埋没,真像导师说的,打坐很有用,啥都能想起来。如果不嫌情节单调墨迹,在短短的几十分钟内,拍一部几十集的电视剧都不成问题,而且还可以日日推新。
    那段时间还没开始重学这课,我忘了怎么对治。看!这就是没有听闻正法的害处。于是我开始试用各种方法,谴责自己已经无效了,只能强行占用频道,我开始念《心经》,念一会又困了,不知道念到了哪。总之,种种不堪,我都有些绝望了,也深刻地体会到,一切唯心造。理性思维的功能的确是双刃剑,用得好与不好,完全取决于每一个微小的念头。心岂止有千千结,万万结,那里有无边无际的念头啊!心真是世界上最难驯服的。
    这课关于昏沉和掉举的对治方法太实用太对症了,我非常受益。昏沉时想想光明奕奕的佛菩萨,想想导师的功德,再想下我正面对着无量无边的诸佛菩萨,身后有无数的众生和我在一起打坐,就不那么困了。
    胡思乱想时想下恶道的痛苦,想下现实生活中的残疾人和身患恶疾,正备受煎熬的人,一分钟过去,我离死亡就近了一分钟,还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事,有什么东西必须拥有呢!
    导师常说,佛法是心地法门。修行的目的就是要训练,调整,净化,改变我们的心。心变了,世界就变了;心净了,净土就在眼前了。
  • 花雨满天 2019-02-20 12:30
    总分:0.00 推荐 看原文
    通过学习本课,心得分享如下:
    一、 何为修观,何为修止?如何修,即何时观、何时止?
    1. 定义:
    1) 有分别一心为“观”,即观察修;
    2) 无分别一心为“止”,即安住修。
    3) 观是对所缘境观察、思维、判断。止的特征就是无分别,是把安住在某个所缘,或内心某个层面,不断熟悉这个状态,而不是想什么。
    4) 两者功用不同,缺一不可!
    2. 如何修:
    1) 观察修,是基础,即正知的基础。安住修,即安住正念,正知形成正念。
    2) “倘心不能摄住一所缘,为令如欲堪能安住之寂止时,或数数观察,则心不能住,故于是处则须修止也。”
    3) 心不是那么老实,故观察修和安住修,需要不断轮番。
    3. 联系自身:
    1) 观的能力比较强,但因为缺少了止的修习,所以经常会反复出现疲劳状态。以前往往因从事脑力劳动过度,导致神经衰弱睡眠质量不高;学佛后神经衰弱的情况没有了,睡觉质量比较高。但还是会闻思后有疲劳感,以前没有意识到疲劳状态是因为缺乏止的原因,后来意识到了,但调整不久后,又会在不久后落入串习的力量。依止法学完后,开始尝试从未修中间修习依止法,发现并没有定课的皈依的质量,尤其是晚上的定课质量没有因为依止观修的次数增多而提高,反而是近来定课时经常出现被不同的念头不知不觉带走了,拉回来,不一会又走了,反反复复感觉有点吃力的状态……也就是念头“止”不住。
    2) 关键是方法(止的“用心问题”),善知识很重要:学习思维了本课法义后,就觉知到“倘心不能摄住一所缘,为令如欲堪能安住之寂止时,或数数观察,则心不能住,故于是处则须修止也。”而止,是止于某个所缘,比如师父的法相,或止于心的某个层面,比如清净心就好。师父说,念头来了,也不要强行拉回,看着它就好。意识到皈依定课念头“止不住”,是止的用心问题,适当做出调整后,当下即有了较明显的改善。这些道理都知道啊?怎么出现对境时,连想都想不起来?想不起来当然谈不上用的起来。最近春节算是精进了,生活也很是清净,连亲友的邀约都回绝了就为了善用这一难得的因缘时机,可为什么还会出现这个定课止不住的问题?现在看来,关键还是方法掌握的问题。为什么方法掌握不了?因为一直在思维这个问题并寻求问题根源和解决方案,所以很快有机缘在一次发心场合中得到相关师兄的及时提点并有针对地去闻思师父的相关开示,才很快发现了问题的根源所在并及时调整并收到了效果。深入思维的观察修很重要,但善知识有针对的关于用心方法引导更重要,又是一次很好的忆念导师功德的观察修,依止善知识是入道根本,否则随时随地陷入盲修瞎炼的境地而不自知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修行真的是一个非常精细的活,不如法依止,随意修习最初即养成任意之习惯,将至一世之善行无成反成有过,慎之慎之!
    3) 方法的掌握,关键还是法义理解和运用。熟悉、透彻,要读、要背、要训练!念头不知不觉被带走,深入思维主要是两方面原因:一是因为本期止和观的法义理解不熟练、不透彻。所谓“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见不正,发现不了问题,重复正确无从下手,故多闻、多读、多背是基础!二,正念止不住,是训练不足,即轮备修不到量产生不了力量的原因。找到问题根源,通过轮番修、不断训练,才能提高定课安住质量,进而将安住正知正念的力量带到座下生活中!

    二、 两种妄见:通过学习“破斥二种妄见”,认识到
    1. “虽属黠慧,亦须修止。纵是如萨黎,亦须于善知识修猛利信等故。”双修止观,缺一不可;
    2. 观察修很重要:调心是改变习惯,习惯不是一天养成的。修行,就是见道,即“随顺抉择分”的过程,观察修就是不断地调整自己的心,转凡成圣!
    1) 火烧和水洗的比喻:启发很大。念(观)三恶道苦等正思维就是火烧,安住(止)在善所缘就是水洗。没有火烧,煅不出好成色的金,所谓真金火炼!
    2) 观是止的基础,也是对治由止入三摩地禅定的胜方便。
    3) 对治要反复观察完成,否则心无法从颠倒妄想、邪知邪见、散乱昏沉中走出来,自然也无法止于正念。

    三、 学习依止法,认识到:
    1. 依止法的意义:依止法是入道根本,如树根,要多下功夫,一天修习四次!
    2. 依止法的观修:
    1) 略示修法的核心是止和观
    A. 按依止法所缘境来调整;
    B. 调整到恭敬心、珍惜心生起,安住,依止法就修成了。
    2) 略示修法:任何一法的修行都包括
    A. 前行:营造氛围和心灵环境,包括酒扫、供养、皈依、观想、集资净障、求加;前行修好了也是正行。
    B. 正行:很高的见地-普贤行愿品的观修原理;重点是止观
    C. 结行:回向
    D. 未修中间:在起心动念(行住坐卧乃到睡眠中)→训练正知正念;通过读诵经教、亲近善知识等,为修行创造善缘。
  • 善雁 2019-01-14 18:33
    总分:5.00 推荐 看原文
    本节课是略示修法最后一部分,破斥二种妄见,共分成了两大块内容,第一块是树立正见,明两种修,明确什么是止(无分别一心为止)、观(有分别一心为观),何时修止又何时修观;然后引用《庄严经论》、《现观庄严论》和《集菩萨学论》说明在修行中,观察修和安住修次第施设,缺一不可,尤其是观察思维如理作意,特别重要,要经常思考。如果片面强调某一点,而否定了另外一点,在修行上是不完整的。
    第二块是破斥妄见,第一种是认为聪明人(黠慧者)只要修观,而苦行者(姑萨黎)只要修止。事实上,止与观缺一不可,两种人都应该双修止观,把所修的心行调整到位,并且安住、最终成就这种心行,需要止观双修。
    第二种妄见认为,观察修只应在闻思阶段,进入修就不应分别。通过观察修完成观念转变和心行调整,是修行特别重要的部分;要把执著性的分别和如理作意的正分别区分开。在入定之前,观修是修止最好的前方便,心行的基础。在入定中,通过观察修,能够对治昏沉和掉举。所以止观需要双修,不能偏废。

    观察修和安住修,是修行的两个层面,缺一不可。如果片面强调某一点,而否定另外一点,修行就不完整。同时,《庄严经论》里面讲,“初依闻起如理思,从如理思净慧生”,说明闻思修之间存在的次第关系。
    这里师父举例无常,忆念“无常”的法义。缘起法无常恒不变性,也就是世间一切都是无常变化的。师父在法义中举的例子,人有生老病死,朋友之间有聚有散,我们的心情有喜怒哀乐,海水有潮起潮落,草木有荣有枯,月亮有圆有缺……如果我们能够认识到,这一切只是事物发展的必然结局。
    我观察自己的生活,无论是我还是儿子,都是从婴儿到儿童、青年不断的成长变化的,我自己这几年,头发就明显的白了许多,脸色也暗了,还要时常敷个面膜,这在前两年不用的。想想自己内心心情的变化,这几天老公在家晚上不睡觉看小说弄到四点说也不听,自己心里很不爽,几天来我一直和他认真说这样身体会有问题,还给孩子坏的榜样,他后来终于早睡了的时候,我也踏实了。心情好坏不断变化。再仔细想想一天中的想法和情绪变化其实特别多,往往都是麻木的过去了,没有觉察。
    看大自然中四季变化,日月交替,细心感受中其实每一天的气温都不一样,每天送孩子时感受温度,冷的时候,座椅弄得自己后腰发凉,而第二天又不冷了,手脚身体都很温暖。看温度计,前一天零下9度,这一天是零下1度,的确相差很大,没有一个处在永恒的状态。
    对于无常的道理生起思考,反复的观察,大自然中春夏秋冬,花开花落,人们之间的聚散离合,都是符合无常的规律,今天拜佛时,看到家中摆放和供佛的野菊花和康乃馨已经显得有点枯萎,从荣到枯,花草也不断变化。想想前些年,家里失散多年的舅舅联系上的时候,结束了母亲多年内心中的疑问和牵挂,是聚散无常的印证。
    经过观察思考,我心里面恒常的观念与设定,逐渐被替代。表现在和别人沟通事情的时候,没有设定与挂碍,直接坦诚,即便心里有决定,但同时也会很自然的注重,对当下事情发展和人员状况的感知,敏感并准确的知道该怎么办怎么调整决定。
    对无常的理解思维,接受运用体会的过程,让我清晰说,在修行当中要成就正确心行,要有两个层面,一个观察思维调整认识,调整观念;一个是安住熟悉正确的心行。次第展开,作用明显,并且缺一不可。

    再看两种妄见的时候,也就明确了这两种观念的错误。
    第一种妄见类似的想法是我非常常犯的,在生活中遇到一些闻思能力稍差的人,也包括我自己,以前就有想法,既然闻思能力不好,干脆就安安静静的念念佛经,图个专注安静。但是一旦遇到境界的时候,起作用的仍然是贪嗔烦恼,流转轮回。印证了没有通过观察思维调整心行所带来的问题。
    在社会上看到有的人十分聪明却不停的打口头禅,虽然思维敏捷却贪着在思维的快乐里面,成就的是好感觉。也十分可惜,因为没有安住正念的修习,白白浪费了人生。更确定了止观的修行,是两个层面缺一不可。
    在本次课中导师一再开示我调整安住和熟悉的对象是善知识的功德,是由观察忆念思维善知识的功德,从而生起对善知识的恭敬和珍惜之心。细数导师从2004年开讲的《道次第》对我产生的强大摄受;到2012年的接引;2012年十月四日第一次受菩提心戒,以及后来不断强化复受;2013年12月1日在厦门虎溪岩寺受三皈五戒,导师神情郑重的凝视,我当时仿佛从导师的眼神中感受到有力的救拔。确定是导师的功德不舍众生,也在全心接引自己。深深感恩!
  • 净婴小蒙 2019-08-07 18:09
    总分:0.00 看原文
    果然宗大师和尊者都特别重视观察修,这种观察修特别适合现代的学人,只有自己想明白了,才能依教奉行,否则只是盲修瞎练,浮于表面,甚至是盲目迷信。
    首先,师父每节课都明确,修行是干什么,是调整自己的心,不是航母下水卫星上天,只有自己的心行得到了调整和提升,才是最究竟的利益一切众生,那个时候,自己也就和众生在一起,无二无别了。
    三个经论说明止观双运的重要性。由浅入深的说的。首先是入道,闻思修的时候观修很重要,摆脱素常思维,才能有望生慧。其次,见道、修道也离不开止观,现量是无分别一心的止,比量是正思维,调整到位了再用现量,才能到达空性慧。最后是圆满道业,从身、受用、福德三个方面不断的舍护净长,这个过程也都离不开止观双运。修行就是不断的止观、观止的循环过程,就是师父说的调整、熟悉、再调整的过程。
    接着就是大概的介绍了一下什么情况下修止什么情况下修观。
    然后,就是两种妄见了。一个是不同人可以只修其中之一的妄见,聪明人和老实人,众生平等内心无二无别,所以都应该修止观。另一个妄见就是不同修行阶段可以只修其中之一的妄见,闻思修的时候修观,由定修慧的时候修止,这也都不对,因为心不是一下就能调整到位的,也不是一下就能安定下来的,所以还是要不断的调整、熟悉、调整、熟悉。还举了个炼金的例子,为啥要修观才能帮助我们调伏内心,观可以帮我们去除恶业生出离心,也可以帮我们意乐善业生善心、菩提心。这么观下来,很容易就进入正定的境界,慧也就随之而生起了。
    在定的过程中,还有两种心态是常见的违缘,即沉掉二种,又观修也可以很好的对治沉掉。
    这个修行的过程在这一节课里,可谓是非常的清晰,巨细靡遗了~!!!
    而且我觉得师父讲的每节课,都是整体成就的一个说明,而且说明了所有的细节,把每节课的细节汇总,照做,成佛不难!
  • 净芸菩提 2019-07-11 10:34
    总分:0.00 看原文
    本课正见是,我认识到闻思修构成了修行的完整次第,观察修和安住修在修行中缺一不可,它是我们成就心行的重要手段,所以我要时刻做好观察修和安住修。师父讲一个多小时的法义,反复强调观察修和安住修。包括修行的整个理路闻思修、破斥两种妄见、对治修行的两大串习昏沉和吊举,都需要用观察修和安住修。
    另外还有几点感触比较深的,分享:
    1、关于轮番修。我们的心非常的狡猾,心也非常的无常。看似修行到一定程度会有反复退转的过程。所以我必须用警察抓小偷的警觉来时时刻刻关注自己的这颗心。另外我也感受到修行是非常的艰难的,必须时刻用佛法正见对治串习。第三要做好长久打仗的准备,对治无始劫以来的串习,我们要树立一个正确的心态,接受随时到来的退转,但又不放弃。因为每个人身上的贪嗔痴要去除,要到成佛的状态才能去除干净,潜意识中已经深深的扎根。最后学习冶金喻,我也知道了,要这成为真正可用的金器,必须经过千锤百炼,把杂物全部去除。作为凡人,要真正能够修炼成像菩萨一样具有慈悲大爱的纯净品质,也是需要痛苦的锤炼。
    2、看似繁华坚固的这个世界,其实真的是危脆不堪。建立在一种常见论上的世界观真的是要不得,因为我所有拥有的外在的一切物质。都只是暂时的一种存在。我所拥有的一切,都会随着时光的流逝不停的变化。甚至在死亡面前什么也带不走,完全一文不值。如果不能接受这种无常的改变,都会给内在心灵造成巨大的创伤。就像净智法师一次在演讲中所说,我们对于幸福的定义就像一间房子。房子的每一根柱子,都是我们现在所拥有的,工作,家庭,感情、人际关系。如果把幸福定义成所有支柱的总和,那么无论哪一根柱子的倒塌,都会引起整间房子的倒塌。
    3、念死无常,念地狱之恐怖。金华一位亲戚,刚刚退休不到一年,查出来肠癌晚期。医院宣布只有一年时间了。他和家人说,经过这大半年的治疗,彻底想通了,该吃的苦都吃了,甚至还把下辈子的苦都吃遍了,真的不如一死了之。虽然家中一切安好,但什么也无法帮助他度过这个难关,媳妇说,小孙子每天都在喊爷爷什么时候从医院回来。但又能怎样?其实从佛法的角度来讲,看似是一种人间温情,其实又何尝不是一种感情的牢笼,牢牢的牵绊住一个无可奈何要离去的人,让他又产生太多的不舍,太多的对世间的贪恋。时常会回想曾经看到公园的一幕,一位老妇人锻炼好身体,躺在石凳上就像死尸一样。想到自己老来也是这样的一种受苦状态。还有一次去康复医院的路上,看到有一位老人坐在轮椅上,整个人耷拉着脑袋,眼神呆滞,正在经历病痛的折磨,我想如果我老来没有强大的精神支柱,可能也会像他们一样,被疾病和衰老摧残的不成人样,所以赶紧要修学佛法呀!
    4、数数思维轮回的过患,世间三界火宅的苦。通过如理思维唤起我们对佛法正见的确信不疑。有句话说的好“道理知道很多,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因为道理根本没有植入到内心当中。所谓的无常无我、三世因果根本就是听过算过。就像癌症病人,知道自己生命不多了,医生让他戒烟。他肯定会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马上就去戒掉烟健康的生活。我觉得我要马上提起这样的一种心,才能够真正把修行修上去。如救头燃般的,抓紧任何时间修行。
    5、成就生命的大自在。师父带领僧众行禅,行走的神态,完全像飘出来一样,无比的自在。师父的人生得如此大自在,我觉得是从世俗的钱权名利,甚至对死亡的恐惧的重重牢笼中挣脱出来。师父到全世界各地弘法,本身就是一张无价之宝的名片。同时师父具有大智慧,看待生死,如同看待自然万物草长草枯一样。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得住他。想到这里,我也是无比渴望的想得到这样的大自在。我知道,我身上的枷锁还重重,对于钱的贪着,对于色身的执着,还牢牢的掌控着我。所以我要痛下决心,深深的忏悔,与身上的这些恶习顽强的斗争。挣脱所有身上的枷锁,真正能够找到生命的大自在。
  • 菩提法宏 2019-05-25 15:09
    总分:0.00 看原文
    对于观察修的观察修
    本文认为观察修和安住修是修行的两个层面,缺一不可,而且还要轮番进行观察修和安住修,直到把佛法正见融入自己的生命品质。以前也知道修行主要要靠这两个方面,但是并没有这么认真的思考过这个问题。观的特征是有分别,是对所缘境观察、思惟、判断;止的特征就是无分别,是把心安住在某个所缘,或内心某个层面,不断熟悉这个状态,而不是想什么。
    对于观察修和安住修的认识我在学八步骤就知道了,但是一直不是太清晰,迷迷糊糊地尽自己能力去做而已,所以修行效果是非常有限的,就是自己看到自己的烦恼却感觉很无力去对治,因为不能做深刻的观察修,没有办法更好地了解自己,不能巩固学过的法义,佛法正见就很难在中在心里,就不用说通过安住修把正见落实到行动上了。
    记得辅助员考试时评委给我的建议就是多做观察修,我才正式确认了我的观察修做得非常不好,回来一直想好好做观察修,可是每周就糊里糊涂地过去了。于是刻意练习观察修的机会基本就错过了。于是每课的正见很快就还给导师了。观察修是安住修的基础,所以我得安住修也不好。
    经过本课的学习,我对观察修和安住修的认识更加的完整、清晰。如果做不好止观,修行是不能有成就的,那我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学会观察修和安住修。
    对于观察修,我首先要学习法义,弄明白法义的内容。这对我来说虽然有难度,但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是可以完成的,理解能力差可以多读几遍,每一课一定找到清晰地理论正见,防止自己跑偏,以克服原来我学法义的时候的不太清晰。
    第二是要真诚面对自己的心念。有时候法义弄明白了,可是没弄明白自己,每天自己都沉浸于各种做事情中去,无暇顾及自己的心。这一周里,我告诉自己,观察修必须了解自己才能修行,那就需要好好关照自己的心念。于是在我力所能及的时候里,我有精力关注自己的时候,我就看着自己的心念起起落落,看到自己很多很多不如理如法的行为和想法。这让我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再次确认自己是重病患者,这对于法义的理解又会有很大的帮助,因为我感觉我非常需要佛法正见。对于修行就是一个良性循环。
    对于安住修,以前总感觉观察修到位了就能安住修了。但是观察修到没到位一直也很模糊,所以安住修比较随缘,可想而知安住修有没有真正安住。最近我观察到自己每天都妄念纷飞,控制不住自己的念头,这让我感觉到了不舒服,定课效率受到影响,内心很浮躁。所以我学习这一课后,我知道了观察自己到不善的行为的重要性后,我就可以安住在佛法正见中。我要重视一下安住修,重视我的决定,一旦我做出了决定就严格照着佛法正见去做。那我决定我不要非如理作意而是要如理作意。然后我就关注自己的念头,一旦发现自己不如理如法地胡思乱想,我就把自己拉回到如理作意中来,就是全神贯注地干眼前的活儿。慢慢地我发现自己的念头确实清静了一些,胡思乱想的次数和时间也少了一些。
    所以观察修在安住修之前要真诚认真老实地去做,才能让佛法正见和自己紧密结合,形成强有力的安住点。做出自己的决定后,要尊重自己的决定,认真的去执行,不再胡思乱想,修行的效果就会好很多。
  • 耀燕 2019-04-29 20:33
    总分:0.00 看原文
    这课学习了破斥二种妄见。也就是两种错误观点。师父说有分别一心为观,无分别一心为止。而且道次第也特别强调观察修和安住修,因为是修行的两个层面,缺一不可。又用了三部经论来说明,闻思修是次第关系,不按这个次第观修的话就不会产生智慧。修行也离不开比量和现量,还要通过止观修舍护净长。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不良的心态转换到良性心理中。对善知识的信心暇满人身,念死无常等,都要修殷重无间的观修,通过观修把心调整到准确频道后就安住。不要一直观修,不然就没有办法入定了。
    然后聪明人和修苦行的人也都要修止观,才能获得正知正念。
    另外如理分别也是修行,只有这样才能完成心行调整。重要的是一定要如理作意,而不是非理作意。
    然后入定前也要通过观察分别才能进入正念。已经安住就不用再分别了。
    而且观察修还可以对治昏沉和掉举,要不断的反复观察才能完成,负责就无法摆脱凡夫心,止于正念。
    联系自己,学完这一课最大的感受就是我的脑子都是用来胡思乱想的,不是用来正思惟的。我总是闻后就修,因为我觉得不用过多的去思惟,难道佛讲的不对吗?那自然不可能,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肯定是对的。那师父讲的不对吗?师父是具格善知识,肯定说的都对。我百分百的认同认可。但是为什么我都这么认同了却在境界现前时还烦恼重重,还会由着自己的串习去行事,对因果,对自己暇满人身的价值,对三恶道完全都没有感觉呢?原因就是我没有观察修,没有用师父的法来观察世界,观察人生,去比较,衡量,最后确定师父说的是真真真的对。这样才能转换自己的观念心态和生命品质。
    而我总觉得自己笨,也懒的动脑筋,就一句阿弥陀佛念到底最合适我。但往往谁问我什么话题时我总说是佛说的,师父说的。而且一句佛号也念的没有一点力量。其实生活中我处处都在用观察修,安住修。不管是看见好吃的,好玩的,都在衡量比较,一天之内就有许多观察修安住修,这个我能不能吃,这个我能不能买,最后确定吃不吃,买不买。这是我现成的用心习惯,但只要把它用在学习佛法上,我应该就会有很大的进步了。并且我也一直在想为什么我就不会临时发挥?为什么我写一次分享要写好几个小时?虽然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虽然这几个小时我一直都安住在写分享上,但是如果我对这个正见深入的思维过,就如我做饭先放什么后放什么,也如我买衣服,什么颜色什么款式怎么搭配才能合适我,这样的轻车熟路,那我是不是随时都能分享出我心行转变的过程呢?并能安住其中呢?我想答案是肯定的。所以只有观也不行,只有止也不行。必须有止有观才能有智慧,有定力。
    而我平时在学习时也总是昏沉就是掉举,觉得非常困了,想休息一下再起来学习,结果躺那里玩一会手机就越来越兴奋了,起来看法义,结果就又困了。努力的让自己看法义,结果东想西想,学完之后合上书就把法还给师父了。师父讲法是为了让我落实与心行,把法给了我,我又还回去了。这说明我的学习态度有问题,学习方法也有问题。没有当成病者想,观察修再没有做好,安住也是没有力量的。虽然每一课也多多少少得到一些正见,也改变了点。但这样的力量在我的串习面前根本就站不住脚。我通过闻,到止,缺少了观,那就好比是空中楼阁,随时都可能倒塌。我又翻了翻之前写过的许多分享,几乎都是假大空。没有根基的心行。
    师父说每一种心行都是培养起来的,不管是贪还是嗔,还是恭敬与慈悲。前两天妈妈打电话,说爸爸如何不好。要换往常我会说你来林州散散心,别管他,他就知道你好了。但这次我没有,我说你能不能想起爸爸的好呀,记得住院时他一天电话无数,让我在旁边真是羡慕嫉妒恨呀,你看你多幸福呀。就这么说这,妈妈也不哭了,反而开心的笑了起来。我想我的凡夫心其实也是这样的,非贪即嗔。爱一个人愿意把生命给他,恨一个人也想这一生老死不相往来。这种不良的心行,曾让我痛苦不堪,患得患失。所以我要把心安住在善所缘上,不断的观修,调整到准确的频道,安住其中,熟悉这种心,让菩提小苗长成参天大树。
    这几天我一个朋友心肌梗塞住院,还好发现的早,保住了性命。他和我病情比较相似,他说你一定要注意,不要大意。他的叮嘱声声震憾着我,我想师父说了无数遍念死无常,我都没有感觉,现在他的状况我却如此的慌乱。当天跪在佛前做定课时,我转身看了一下我的房间,有我从很远的地方买的茶杯茶壶,扇子,花瓶,衣服,从十几岁开始工作到现在,都是我一样样的添置进来的物品,这里我付出了太多也投入了太多的执着。可如果我现在死了,我轻轻拿起了我手边的一片花瓣
1 23456... »

(*分享内容长度不能少于200字)

一群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