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学课22【破斥二种妄见】

【内容简介】

【进度】修学课22
【音像】《道次第》第22课
【内容】破斥二种妄见
“略示修法”的核心为止观。止为安住修,其特性为无分别;观为观察修,其特性为分别思惟。二者在调心中具有相辅相成的作用。但不少学佛者往往只知其一,本论专门对这一问题作了探讨,认为片面强调止而忽略观,或片面重视观而淡化止,在修行上都是不完整的。

心得分享  
  • 净崇 2015-05-24 23:13
    总分:14.50 推荐 看原文
    破斥两种妄见修学心得
    法义:
    一、观察修与安住修缺一不可。
    二、明二钟修:止、观
    1、止观特点:
    观:有分别,对某一境界分别思惟
    止:无分别,安住于某种心行状态
    2、何时修观:从对善知识修信心到发菩提心,殷重无间观察修。
    何时修止:初级修行:把心调到准确心行上,无造作安住于正念。
    高级修行:心无所住,但不散乱
    三、破斥二种妄见
    妄见一:聪明者只要修观就行,苦行者只要修止就行。
    破斥:止和观功用不同,缺一不可。两种人都应双修止观。
    妄见二:观察修只应在闻思阶段,进入修的阶段就不应分别。
    破斥:1、如理分别也是修,通过观察修完成观念转变和心行调整。
    2、非理作意的执着性分别和如理作意的正分别应分开。
    3、入定前:(1)用智慧观察烦恼恶行的过患,生起厌离心,消除烦恼,如金 在火 (2)对善因善果观察思惟,心安住于善法,令心滋润和谐,如金在水 所以,观修是最好的前方便
    入定中:易出现的两种违缘:
    (1) 昏沉
    对治:思惟三宝功德,生起稀有殊胜之心
    (2) 掉举
    对治:思惟念死无常、恶趣苦,生起厌离心
    所以,观察修能对治昏掉
    正见:修行的核心是观察修与安住修,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心得:
    这次学习再次感受到观察修和安住修的重要。学习时在法义的理解上以为自己没有这两种妄见。可是在修的过程中确是多停留在闻的阶段在思和修的部分运用较少。多数时候修学对我来说就是学法义的层面多些。所以学到的法义进入心行的较少。
    最近这几节课学习我开始注意我平时对于止观的运用,这次法义讲到如何对治昏掉,对于昏沉我的确是像法义里面讲到的思惟三宝善知识功德来对治的。每次有些懈怠时,我如果能够想到法师的功德,法师那么大年纪不辞辛苦的弘法利生,我就不敢昏沉下去了。这也就是观察修的部分,而这种精进的心行的安住保持也就是安住修的部分。但是这种保持常常会被各种境界打断,常常会出现各种妄想散乱,也就是掉举。法义中说对治掉举要思惟念死无常、恶趣苦,这一点是我不足的地方。贪心还是很重,没有生起真切的出离心,如果真切的想到可能明天就会死去就不敢有丝毫的不精进了。另外在人际关系上,就像上次在共修群里分享的事例一样,我常常起嗔恨心,这个是我早就意识到的,也早就意识到了这是因为我的贪爱。但是只是理论上的接受并不能改变我的心行,我还是说服不了自己。可是这次共修前我突然间想开了,突然就对这特别执着的东西不在意了。就是因为先有理论的接受为基础然后不断地思惟、不断地思惟,思惟到一定的阶段后就豁然开朗了。当我想开的那一刻真是充满欢喜,充满对三宝、对法师、对师兄们的感恩。我现在终于能够开始有意识的运用止观改变自己心行了。现在才开始理解“将法义落实到心行必须通过止观”以前对这句话只是说说,现在有体会了。
    发愿:愿我能够正确的运用止观修行。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师兄们!
    愿以此功德,普及于一切,我等与众生,皆共成佛道!
  • 慧力 2015-03-10 23:04
    总分:0.00 推荐 看原文
    本课是讲述观察修和安住修在修行中的作用,和两者之间的关系。宗大师用非常高的见解,评判了关于这两种修法错误的观点。我自己对利用观察修对治安住修中的昏沉和掉举很有感悟。

    我学习了这课,感觉到修学的理路变得清晰,座上的昏沉和掉举两个毛病,我都有,自己原来根本不知道如何处理。有段时间,自己会厌恶座上的修习。学习了这课后,感觉一下子通畅好多。

    观察和思维的修习,是对正见的抉择,用十八字方针的说法,是对观念和心态的改变,而安住修习,是品质阶段的改变,是正见的抉择到定解,是从知识和理性的层面到习惯和感觉的层面。完整的修行,就是由观察修思维修和安住修组成,两个修法彼此独立又是修行整体不可缺少的内容。修行,常常说是闻思修,实际上就是指的观察思维修和安住修。

    宗大师破斥的两种妄见,第一种妄就是片面强调观察思维修忽略安住的修习。这种片面,使我们的佛法,停留在知识范畴,变成一种知识。一种学问。就是师父说的口头上头头是道,说的非常好,而一到具体事情,就一无是处,成了口头禅的那种。修行落实不到心行上。我想,当生死大限来临,如何能决定西向呢?

    第二种妄见,就是强调安住修而忽略观察和思维修习。这样的修行,是缺乏正见抉择的修习,我们凡夫,片面强调了安住而忽略观察修,心会在无始生命带来的固有漏习上安住,也就是安住在凡夫心的品质上,那期待成就佛菩萨的心行,完全没有指望。我们生命中在轮回中反复流转的漏习,进过了无量次的重复,其习惯力量是无法想象的大。本质如此,忽略了正见抉择的观察思维修,那修行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我在书院外,也有很多修行道友,经常会有这样的说法认为我们书院的修习没有实修。只有书本知识。现在对于这样的问题,我们现在可以很明白的解释,闻思就是修习必不可少的内容,本身也是修行,实修就是安住,通过安住到达心的品质的改变,书院也是同样重视。强调闻思观察思维的修习,恰恰就是我们菩提道次第这部经论不同其他经论的地方,特别适应我们这些没有经过正见抉择的弟子,菩提道次第非常对机的。

    使用观察和思维修的,还用于解决安住修中容易出现的问题,我对于这个特别有感触,就是昏沉和掉举的对治。昏沉是心流到睡眠心上去,当昏沉时,应该以猛利无间心念三宝功德,我们因看到功德生雀跃欢喜,而断了昏沉的心。当掉举时,心散乱旁杂,这时应该以猛利无间的念死无常和三恶道苦的心,那么因为心的厌离,可以防止掉举的发生。

    心有抉择,如理作意,在有分别心下的观察导致的正见抉择,然后再安住在抉择后的心行下,逐渐熟悉,调整,安住,熟悉。如果安住不了,在做调整,也就是观察思维,如理作意。安住在无分别的心上面。这就是如理作义后的法随法行。

    我上次参加了辅助员的培训,对于班级共修感悟如何写,有了新的认识,本篇内容比较多,我只是把我有感触的地方写出来,供同修分享。 感恩同修 弟子慧力
  • 慈成 2014-08-14 19:38
    总分:5.00 推荐 看原文
    《道次第》第二遍(29、30讲),从入定的两个步骤看三级修学
    佛法正见:入定的两个步骤:把心调整到正念上,并安住于这种正念。
    一、正确认知:
    1、以我们现在的错误认识,想要证得空性简直不可能。
    2、不分别的话,心就没有办法进入正念,没办法进入正念的话,那你入什么定,那是入妄想定。
    3、用佛法的正见(正确观念),不断改变我们的错误的认识,直到我们的认识,符合宇宙人生的真相,然后安于这样的正见中,就很容易证得空性。
    二、摆脱对原有证得空性的错误认识:
    1、以前总想着不分别才是修行,只有不分别才能入定。
    2、只想入定证得空性,不知道改变原有的错误认识和观念。
    三、只想着用止入定,不用观的过患:
    1、不分别无法获得正见,结果积累的是邪知邪见,断了自己的慧命,边地受生。
    2、只想入定,只想证得空性,忽略改变错误认识,所做的一切都是以凡夫心为基础,修到后来就修了一大堆我慢、习气、固执、自以为是,走火入魔。
    四、即有观又有止的利益:
    首先改变错误的认识,从凡夫心中走出来,把观念调整到符合宇宙人生真相的层面,然后安住于正见中,就容易证得空性。
    五、从入定的两个条件看三级修学:
    1、安住于三级修学就是入定的过程
    从导师开示入定的两个步骤,揭示了修行整个次第,“观和止”缺一不可。观就是来帮助调整观念,去除我们内心的杂质,从凡夫心跳出来,把心调整到符合宇宙人生真相层面。然后安住于正念中,使心变得调柔,自然很容易证得空性。
    看起来入定只是在坐上完成的,实际导师施设的三级修学,是不断从观到止,从调整到安住循环往复的过程。从初级改变对佛教错误的认识开始,整个修学都是在调整我们的观念。中级侧重于帮助我们从凡夫心中跳出来,不断重复发愿菩提心。高级是一步一步把我们的观念,调整到符合宇宙人生真相正见上,以安住于正见(止观)为常课。就很容易引发空性的智慧,通过空性的智慧,破除我法二执,打破烦恼障和所知障,成就胜义菩提心,圆成无上菩提果。安住于三级修学就是一个入定的过程
    2、定于三级修学,佛来佛斩、魔来魔斩。
    导师开示:至于你打坐的过程中,偶尔出现一些特殊的境界,一般来说,你只做你的事情就是了,不用去管它,你继续做你的观修。禅宗里有一句话叫做,‘佛来佛斩、魔来魔斩,’我就做我的事情,不管什么境界出现,不理它就没有关系了。
    安住于三级修学也是一个入定的过程,在这个安住的过程中,无论发什么事,无论外边出现什么境界,都不用去管它,只要按着三级修学次第一步一步修学,这就是在修定的过程。不攀缘就是入定的保障,就是佛来佛斩、魔来魔斩。
    领会导师的智慧和良苦用心,深深感到导师的伟大。
    慈成久久顶礼导师。
  • 菩提净秋 2018-05-08 05:17
    总分:5.00 看原文
    一、止观是什么,以及提出论点

    止观:净化调整改变我们的心

    要知道目标是什么。否——仗打不成。



    止把心安住在某一个念头上,安住在一种心行上,或者把心安住在内心某一个层面,放在那里就好,熟悉状态/念头。

    观,有分别,观察思惟。观的对象是某一种境界,对某一种境界进行判断。



    在佛教史上很多人不能正确认识。



    《道次第》:观察修偏向分别,安住修偏向不分别,两种对我们凡夫都重要。片面强调某一点忽略另一点在修行上是不完整的。



    二、如理思维在大乘修行中的重要性

    《庄严经论》闻思修在修行上是整体,听闻正法才能如理思维,如理思维才能引发智慧。



    《现观庄严论》大乘修行中有的要通过现量完成,有的要通过比量完成。唯识:四种寻思获得四种如实智,我们现在的认识和真相差十万八千里,所以要用正见对世界重新思考。才容易证得空性。



    《集菩萨学论》在修行中要让身、受用;善根不间断增长,都要去修舍护净长,这些要通过分别慧修观和不分别修止来完成。



    三、修止观各自的作用。

    修观,把心调整到正知正念上,如果不是这样,没办法从凡夫心里走出来。因为佛菩萨的心行在我们的心灵世界里弱,凡夫心是无尽的积累。是要很花力气的。比喻:种花。如不这样——很容易修出一大堆我慢习气,固执自以为是,走火入魔。



    修止:修观调整心行,跳到准确位置,要无造作安住,不然没法获得这种心行。



    轮番修:心是不老实的,跑掉了要再调整。



    三、各种误区

    1、1、黠慧者只需要修观,姑萨黎只要修止。——两种人都要双修止观。黠慧者不修止没法完成心行上的训练。姑萨黎不修观不能获得正知正念。



    2、认为一切分别都是成佛障碍,把如理作意和非理作意混淆。认为在闻思才要分别,修行则不要分别,如果分别跟修就不能相应。宗大师:如理分别也是修的范畴。师父觉得很有道理:四法行。八正道。并不排斥如理思维。而不是什么都不分别。



    3、会成为入定的障碍。入定有两个步骤,第一个把心安住正念,接着不要分别确实是。再分别会障碍。如果没有进入正念,那入什么定,妄想定。已经安住三摩地确实不要分别,否则不能入定。



    比喻:金银烧之,水洗,调柔。调心的过程。

    用智慧观察黑业果过患——厌离:火烧。

    安住在善法上——滋润和谐,



    有这样的基础修止观:不费劲。前方便。直接进三摩地还是要安住在止上面,止于善法止于正念。要止于善法正念要有前面的观修为基础。无著菩萨也这样说。



    四、这种分别对禅修中对治昏沉和掉举的作用。

    修道,安住在善所缘上,长时间安住在善所缘上,是两个过程。安住过程中有两种情况,昏沉和掉举。昏沉睡眠:没有感觉。也是一种心。掉举。猛利念三宝功德——有精神。比喻:很有兴趣的事一下就来精神了。掉举:三恶道,八热八寒地狱——不敢打妄想。因为掉举来自贪著。



    依止法和观修的重要

    依止法是入道根本。

    观修的方法要去试。任何一个法的原理都是这样子。六加行也要特别注意。



    坐多少分钟能保持最好状态,在自己能掌握的范围来确定打坐时间。时间可以短一点,保质保量,次数可以多一些。不要出毛病。出现特殊境界不用管,不能控制就停下来。
    ————————————————————————————————————————

    这一次修学,能感觉到这里面所说的在三级修学的过程中都一一的验证了。包括身、受用、善根,在修行中要不断舍护净长,过程要通过有分别的观修和无分别的安住来完成。

    观察自己修行的过程,最早一个阶段修学貌似很精进,其实没有认识到自己有问题,而是在不断的闻思中获得一种良好的感受,于是就发心做事,做事的过程中,自己正确的心行根本没调整出来,一下就被凡夫心所打败;

    第二个阶段,痛定思痛,认识到自己在境界面前没有正念,当死亡来临时,面临的一定是三恶道,发心该怎么学就怎么学。首先一个是调整自己的态度和方法,从过去听好多遍,到认认真真抄视频,列出提纲,每天上下班都回忆道次第的科判和当期内容;并对内容进行反复的观修,一些内容确实如师父所说,在自己的心灵世界里是没有的,很弱的。念暇满人身的时候,真心地问自己,就是不感觉这个人身多珍贵。一直重复,几百遍地重复,法义是怎么说的,再去用理性反复地观察自己的心灵,观察历史,观察社会,去质疑自己固有观念存在的基础是什么,它站不站得住。包括死,也是从修不起来反复思考到生起来一点点觉受。又没了,又反复去回忆,思考。待到熟了之后会发现,每一次还是忆念,观察,但是从观察到生起觉受的时间越来越短,这种心行越来越熟悉。这是观念的观修和安住。

    第三个阶段,是观念的安住修,也是心行的观察修。就是在义工过程当中,运用当期法义。是不是自己一定有明天,不是,如果没有明天,我有把握不去三恶道吗,没有。那么此刻我要做的,就是放下所有的自私和顾虑,单纯地去利他。遇到一个书友,他是个普通的书友,还是我的母亲,我能给予确认吗?如果是的话,我该怎么对待他?在这个过程中,安住于正确的观念,也是在把自己的心调整到正确的心行。

    在这个过程中也会遇到自己特别执著的事情,再去思维恶道苦,然后问自己,你求的是什么?从那种自私、执著的心里面出来,继续安住于利他。

    第四个阶段,在这个过程中会有昏沉和掉举。按照这种禅修的方法,如果能够日夜安住,那么身、受用、善根都会不断增长,也就是修学的时间福报、修学的条件(眷属、利他的机会和福报)、善根(进一步修学所需要的智慧理解力)。确实如此,但是最近就会遇到,虽然在增长,但是对于自己应该要完成的事情来说,远远不够。身体不好、家人反对、修学智慧不足。原因就是因为没有打好基础,最近的修学也没有像过去那样认真了。所以自己还是要做好基本的事,把一二步做好,把思惟修做好。不然的话,在做事中虽然是调整发心去利他,但是你调整的能力其实是来自于听闻正法如理思维获得的智慧,这个部分如果不能做好,心行是粗糙的,最后就会获得一种充满杂质,充满染污的结果。现世来说,不会自在开心,最终来说,不能解脱,同时,也无法给身边的人一个修行的好榜样。
  • 道则 2018-05-07 14:59
    总分:0.00 看原文
    想到上一次考导读员没过的时候,自己被失落的情绪所控制,觉得自己做了这么久的义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不让我过,我这个表现已经很好了,内心还默默想着下次再也不考了,后来我冷静下来我想,为什么我会因为这件事生气呢?因为我做义工的时候就是带着我的,因为我在服务,我得到了书友们的尊敬,得到了义工师兄们的表扬,所以我开心,因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所以导读员考试的评委就应该理解我的不容易,让我通过,而当一切没有如我预期发生的时候,我觉得我的付出白费了,我没有被理解被照顾,一切都是因为“我”被伤害了,后来当我回想起备考前的种种事情,我紧张备考,还有点小焦虑,为什么会有这种情绪呢?因为还是以我为中心的做事,所以正是因为是我想要考过,才有了考试没过之后的这些情绪,如果我是真的以利益众生为发心的话,会对结果这么在乎吗?而且正因为是带着我去考试的,整个试讲期间也都是带着我个人理解和发挥在讲,所以因果不虚,评委们为了让我继续调整自己而没让我过。学习本期法义之后我再去看自己的问题,自己很少去对善知识修信心,去念业果不虚轮回苦、去忆念三宝功德,所以做定课的时候一到三皈依就昏沉,在义工行中遇到对境之后也只是当时调整对治一下,事后没有反复不间断的再去忆念,直到这个心行被调整过来,也没有对于自己在义工行中的向菩提心靠近的心行进行稳固,更没有将这些收获与感悟分享出来让他增长广大,所以还是很多时候是带着自己的凡夫心在做事在修行,也让我看到这一次试讲可能也不通过的情况对我的利益,让我看见自己一直以来做事的发心以及后续如何去舍护净长,感恩评委们慈悲,感恩师兄们。
  • 明翔 2018-04-24 09:56
    总分:0.00 看原文
    【破斥两种妄见】

    书院的套路本来就是略示修法,法义一周看3遍,观察修的要求必然是落实到生活。这就坐上坐下统一了。



    佛法的最核心的正见其实还是难以入心的。即便学佛学了很久。比如无常。这个正见到底进入内心了没有?可以说很肤浅,碰到事情基本上没有用。主要是如理思维不够,不会思维,不会思考。感情用事。用感情怎么思维呢?可是理性也不是那么容易想明白的。因为不会。总的来说,还是受年龄、智慧积淀各方面的制约,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想明白无常。。。


    任何的烦恼,如何真的懂得理性思维,会思维,基本都能解决的掉,让心态变得特别的平衡和空灵。关键就是不会思维,所以想不通。。。。达到这样的状态有,但是不多。但是趋势是越来越容易想明白了。

    在我们修行中,我们要让这个身、受用福德常无间断,身及受用福德,常无间断,就是经常要修这样的四种法,就是舍护净长,

    修行离不开因缘


    学佛不用学很多,能修行能修一个“真舍”就不得了。

    修行的核心就是止观。学不好,出在观上。不会观,观的肤浅根本扎不了根。
  • 法巧 2018-03-30 14:08
    总分:0.00 看原文
    本课学习了破斥两种妄见。 导师视频中一再强调了闻思修、止观在修行中的重要性。止和观是有机结合,缺一不可的。并详细讲解了修行中如何破斥两种妄见。 妄见一:聪明者只要修观就行,苦行者只要修止就行。破斥说明:止和观功用不同,缺一不可,聪明者和苦行者,这两种人都应止观双修。妄见二:观察修只应用在闻思阶段,进入修的阶段就不应分别。这种说法也是错误的,破斥说明:如理作意也是修,通过观察修完成观念转变和心行调整。如理作意是调整心行的重要手段,因此,非理作意的执著性分别和如理作意的正分别也要分开。导师在视频中举了冶炼师炼金的例子,详细说明了观修是修止最好的前方便,同时也明确告诉了我们通过观察修不断思维三宝功德,生起稀有殊胜难得之心,可以对治昏沉;不断念死无常、恶趣苦,生起厌离心,可以有效对治掉举。
    结合自己,虽然没有生起过这两种妄见,但八步骤在实际生活中用起来觉得还是蛮困难的。学习了这课后,好像有点找到原因了。八步骤的第1-4步的观察修,通过对书本、音像的学习,结合现实问题进行思考,由此获得正见。原先我认为这一点我基本是没啥问题的,问题主要出在安住修上,不能安住于正见中,也不能做到熟悉、重复、巩固,导致后面的心态禅修也无从着手。现在有点明白了,关键还是观念禅修的观做的不到位。
    如依止法,要不断通过忆念善知识的功德,念恩生敬,视师如佛,生起恭敬珍惜之心。在我心中,导师就是具足十德的善知识,就是佛的化身,也非常庆幸自己能遇到导师进入书院修学,对导师心存感恩和恭敬,但并没有像有的师兄说的那么强烈。口中说的视师如佛,也在定课时试着观想,但这种观念并没有真正的形成定解,没有进入心中,形成正念。在听到导师开示中说到:“如果你的心还没有正念,这个阶段,要是不分别,那你的心就没有办法进入正念,如果没有进入正念,那你入什么定呢?入的是妄想定”。 是啊! 我都没有在心中 形成正念,进入正念,又何来所谓的安住呢?自己反思,法义所说的我都能理解认可,怎么就不能进入正念呢?慧苗师兄说,我的心被我的各种事情念头都占满了,正念根本无立足之处,所以会觉得心累,说话做事不在正念,要我试着放慢节奏,让心静下来,遇事不要太急躁,要用学到的法义去对治。这一点我是认同的,我性子比较急,一遇到什么事,固有的串习都不用想立即运用自如了。所学的佛法正见、法义啊什么的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正如导师所说的,我已经是非常合格的凡夫了,根本都不用修的。
    想想觉得蛮惭愧的,修学快两年了,还做不到如理思维,进入正思维、正念,真的是典型的学与修的对立,理论与实践的脱节。真正体会到了导师一直在说的,学佛不在于你学到了多少多少的知识,主要在于你领会了多少;也不在于你领会了多少,关键在于你真正落实到心行的有多少?你有几分的用心,就会有几分的收获。深刻的体会到了导师的慈悲与智慧,不厌其烦、苦口婆心的引导我如何修行,而我还不以为然,想着能学到哪就算哪,抱着这样的心态又如何能生起猛利的珍惜渴求之心呢?还是要回到修学态度上,必须端正学习态度,真正做到真诚、认真、老实,学好八步骤三种禅修,在导师的一步一步指导下依正见、正思维,改变观念、调整心行,不辜负当下的暇满人生。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愿导师法体安康,法轮长转,正法久住!
  • 道承 2018-03-26 17:49
    总分:0.00 看原文
    从名词到开始有所感觉
    本课导师开示说,略示修法的核心内容是止观,止观要达到的目的是要训练、调整、净化、改变我们的凡夫心。修行归根结底就是要修我们的凡夫心。观察修和安住修缺一不可。
    其实,对于每一课的每一句话,对于每个章节和段落,字面上一定是理解的。但是对于每句话的含义,对于每个章节的法意,对于每个章节说明的问题,经论中又以什么方式加以说明,再把经论中所说的问题和自己的现实人生联系起来,建立正确的认识和人生观,八步骤到这里是为了帮助我“树立正见”,对于正见的树立,我究竟有多少呢?法入心田,我又有多少呢?关键的时候,我的正见有几条是可以随时随地用起来的呢?这些正见对我的重要性在哪里呢?一系列的思考,让我有一天突然想到师父说,修学佛法的五大核心要素,我只想起了“发心、皈依、戒律、止观”,悟贞师兄提醒我还有“正见”,道珺师兄提醒我正确顺序是“皈依、发心、戒律、正见、止观”。按照这个顺序去思维,从前只是停留在名词理解的五大要素,开始有了具体的内容。
    我背八步骤很久了,会用八步骤的每一步去训练自己的思维,但对于八步骤是禅修,我一直还是觉得是玄的,总觉得禅修还是打坐观想之类的,自己坐不住也观不起来。现在学到了止观,在小组修中,师兄们说到,八步骤中的止观禅修的运用,也就是说观察修安住修的运用很重要,而且要把现在学的和之前学的串联起来思维。我说,从前对于止观,一直是个名词,何谓止何谓观?怎么止怎么观?上期学到的现量和比量,也没有很好的理解,更无法与自己的现实人生联系起来。悟贞师兄与我分享了,她对现量与比量,止与观,观察修与安住修的理解与运用,让我有豁然开朗的感觉,感觉这些名词一下子鲜活起来了,能串联起来了。悟贞师兄对我说,现量就是不分别的安住,其实“现”就是理解显现、化现、呈现,就是原本事物的样子呈现在那里,以前我们习惯性看到什么,马上就把自己的判断和意识带入境中,去加以分别,所谓的带着有色眼镜看人看物,而现在要学着不把自己的心带入那个境,不去心随境转,而是把心轻轻地放在那里,不做任何评判,不加入任何分别,似乎心是一个局外人,旁观者的感觉,只是“眼耳鼻舌身”在那里,这就是“止”,然后用“佛法的智慧,用正见”重新审视,这种观察与思维,就是比量,就是“观”。去如理思惟,当训练了这样的思维,我们发现“树立正见”就相当重要,所以八步骤的前四步是基础,是观念禅修,这里有止也有观。如果没有正见的树立,你也不可能用正见引导正思维,也不可能发现凡夫心思维带来的错误,进而也无法摆脱错误,那么想要心态和生命品质的止观禅修就是妄想。
    所以,每一次的真诚认真老实地学习当期法义,认真观听视频,找出正见,要如理思惟,要多思。只有不断反复的如理思维,反复的止和观的修习,才会最终法随法行。说说小组修后的小小体会吧,从前做定课,每当师父说,让我们把心轻轻安住在.......忆念佛陀功德.....我们可以呼唤佛陀、佛陀.....,我对于如何把心轻轻安住在....地方,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师父让我呼唤佛陀、佛陀,是求救之心还是怎样?念诵七支供时,我总想要去观想啥,想要随文入观,想要脑海中幻化什么境,越是这样越是啥也没有,还一走神就念错,十分钟的唱诵三皈依还妄念纷飞,思绪万千,无法安住。
    当我尝试定课,我不纠结是否可以随文入观,是否可以有境显现,是否念头纷飞,我就是练习让心轻轻地放在那里,很安静很平静,不分别,让七支供、三皈依的一句一句很清晰的流淌着,让自己的心就专注在这里,不再去刻意想我要去让脑子里出现什么,就老实地放在那里,然后随着师父的开示引导的声音,让我想暇满人身、想念死无常、想佛陀功德,能想多少是多少,让我轻声呼唤佛陀佛陀,我突然想起,这一声一声的呼唤,不就是相当于曾经教我“三摩地”的老师给我的一个专属特音,让我不要分别那些念头,就让它们出来,就放在那里,当念头多了,不能专注了,就用这个特音去打断,让我专注的音,不就是师父让我专注的“佛陀”这个名号嘛,目的就是不让这安静的心跑了,给我忆念的正向思维多一点时间再多一点时间,这就应该是协助我入定的感觉吧。那天当听到罄声,我从那种感觉中出来的时候,好轻松好舒服啊。
    师父也说,昏沉掉举,如果是掉举出现的多,说明是贪念太多,也就是在世间执着贪着在意的比较多,我在做定课时,唱诵三皈依时,不唱不要紧,一唱真的像师父说的,平时想不起来的人和事,那一刻就想起来的,那都是自己日常很在意的人和事,想想自己,真的是这样的哦。师父也说了,对治的方法就是念死无常,念恶趣苦。小组修时,我们说到汶川大地震,悟贞师兄问我们第一时间得知地震,想到的是什么?我说想我能为灾区做些什么,捐点什么的,悟贞师兄说,她那时候想到的是,如果我在地震现场呢?平时在乎的纠结的,什么钱啊物啊烦恼啊过得好不好啊谁跟谁关系怎么样啊.......凡间的这一切统统有啥意义?是啊,当贪着的时候,经常思维到这些的话,应该没有什么放不下吧。假如今天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我会怎么样?
    小组修后,我和道珺师兄分享我在定课和大拜中如何去练习止和观的体会时,我们都越来越体会到导师为我们设置的八步骤三种禅修的好处,开始体会到当自己可以把八步三禅用起来的时候的那份喜悦,也更是深深地感恩师父的大慈大悲,把这套模式教给我们,让我可以从烦恼走向觉醒。发自内心的感恩师父的大恩大德。
    今天是伟大的佛陀出家日,再次忆念佛陀功德,没有佛陀的智慧,没有佛陀45年的慈悲弘法利生,没有千年的法音流传,没有师父的大愿,没有师父的三级修学,没有同修道友的互相增上,哪有我今天的于法受益。至诚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同修,道承感恩合十。
  • 苏醒 2018-01-29 21:38
    总分:0.00 看原文
    防范于未燃“二种妄见”

    本课重点讲解修行中如何破斥常见的二种妄见:一是聪明者只要修观就行,苦行者只要修止就行;二是观察修只应在闻思阶段,进入修的阶段就不应分别。在博大渊深的佛法面前,我这样初入门的末学菜鸟,这两种妄见还没形成,修学本课之前甚至还不知道有这样的妄见。但是祖师大德高瞻远瞩,相当了解凡夫的心态,随着修学的深入,我们很可能就落入了这两种妄见中,所以在此先给我们打预防针,防范于未然。
    回顾自己修学一年多的历程,既有观察修的层面,也有安住修的层面。同喜班阶段,通过闻思“人生佛教小丛书”,我逐渐认识了人生的本质是苦,唯有出离六道才有究竟的快乐,并认识到三级修学模式的殊胜,生起了依止三宝、依止导师的意乐。升级到同修班,依止善知识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一直到国庆、中秋前再也忍耐拖延不下去了,奔赴苏州西园寺,成办了终身大事。每天的自修、每周的组修、班修,是属于座上观察修;渴望出离六道轮回,皈依三宝,按照书院两套模式走,则是一种安住修,安住在对佛法的需求中,安住在依止善知识的信心道念上,安住在三级修学模式里。
    本课法义导师开示:从对善知识信心到发菩提心,需殷重无间地做观察修。这方面我主要体现在每天的定课中。“恭听《慈经》,随文入观”,我在每一句每一段的法音引导中,逐渐把心量打开,从祝福自己开始,逐渐推开到祝福父母、导师、亲戚朋友,最后到祝福法界一切众生。在反复的“随文入观”中滋养出了慈悲心,面对身边的人和事,有了一份同理心;对小动物、蝇虫等多了一份保护的意识;前几天看见有人在路上遭遇不幸,马上能想起为她念往生咒。
    从观察修到安住修,我理解是一个量的积累到最后水到渠成的过程,抑或说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现在我们每天做的“三皈依”定课,整个过程也是一个典型的观察修过程。《三宝歌》一开始就引起我们思维在“人天长夜,宇宙黮黯,三界火宅,众苦煎迫”中,谁能给予我们生命光明和安宁?接着找到皈依三宝出离轮回的答案。接着导师带领我们通过发心明确学佛的目标与方向,通过忏悔对自己种种恶业产生忏悔之心,把自己的身语意融入七佛的功德海中,融入到空性中。正行一开始,导师再次让我们做观察修,在一路观察修的铺垫下,开始念三皈依,引导我们把心安住在三皈依上面,10分钟的三皈依结束后接着忆念佛陀的身语意业的功德,忆念佛陀的两大品质,把心再次安住在对佛陀生命品质的向往。读诵健康生活的五大信念也是继续做观察修,通过“五个不”的观察,强化五戒在心中的稳固性。最后的四无量心和回向,再次引导我们打开心量,把我们引向为利有情愿成佛的决心中长久安住。
    经过这样的心理历程的梳理,我觉得这二种妄见暂时不会在我心中产生了。
  • 观月 2018-01-09 10:15
    总分:0.00 看原文
    本期法义,学习“破斥二种妄见”。破斥两种妄见,就是破斥两种错误的观点。一种是片面强调止而忽略观,一种片面重视观而淡化止。这两种都是错误的,在修行上是不完整的,“无分别一心为止,有分别一心为观”。 止的特征就是无分别,就是把心安住在某一个念头上,安住在某一种心行上。观就是观察修,强化对善知识的信心,认识暇满人身的重大意义,念死无常,深信因果,思维轮回过患,发菩提心。这些都要用观察修来完成。修行最核心的内容就是止观,要训练、调整、净化、改变我们的凡夫心,成就我们佛菩萨的品质。我们在修行中首先由听闻正法而如理思维,再从如理思维中引发智慧。如果闻而不思,道理还是道理。唯有将正见观落实于心行,才能摆脱常见,断除执着。
    通过修学,我认识到,观察修和安住修是修行的两个层面,相辅相成,缺一不可。观察修的作用是将心调整到位,获得正念,对治昏沉掉举。安住修的作用是熟悉、长时安住,落实到心行,通达空性慧。不注重观察修,就不能通过正见、正思维获得正念,止无从谈起。不注重安住修,则正见无法落实到心行,流于空谈。所以。我要破除片面强调止而忽略观或者片面重视观而淡化止的妄见,止观双修,将每课法义用八步骤三种禅修落实到心行。
    观修这个过程主要是帮助我们调整心行,要把我们的心调到一个准确的心行上,忆念三宝功德忆念善知识功德,将心调整到恭敬心、珍惜心生起,然后安住在恭敬心、珍惜心上,便是安住修,心安住在善的所缘上,止于善法,止于正念,时间长了,才能入定。先要观然后再止。这是修行的两个层面,具有相辅相成的作用,缺一不可。
    回想自己在书院的修学生活,基本都处于听闻的阶段,然后在听闻的基础上,进行一些思考,将所听闻的内容与现实生活中的问题或现象,进行一种比对或思考,并在这个过程中逐步建立对三宝的皈依之心、对导师的依止之心。而比对法师所开示的,自己的观察修是从无到有、从模糊到清晰、从混乱到安住的阶段。而现在通过导师的开示,佛法的修学最终将落实于止观双运的修习上,可见就佛法的修学,我才刚刚起步,我真的观察到了自己的每一个心形了吗?我真的对于每一个所缘境都如理思维了吗?只怕还差之甚远,道次第上说要于身、于受用、于福德均要常修舍、护、净、长,而身受用福德包括了人的整个世界,所以需将自己始终安住于如理思维之上,时时、刻刻、数数思维何当舍?何当护?何当净?何当长?最后导师也直接指出,如理如法的观察修是入三摩地的殊胜准备,后只需稍作用意则能成就之。
    导师在开示中,还讲到修行中常见的两种情况昏沉和掉举,并讲述了对峙的办法。在自己的修学中最易犯的是昏沉,是懈怠,而现在当自己一出现这种情况,或者是自己一意识到正处于这种情况,就去思维导师的功德,导师为利益众生而说法,很快就能让自己的昏沉状态得到调整。反之当我对某一所缘兴趣正浓时,或者说我的贪着之心,嗔怒之心起来时,只要能意识到,我就观想死无常,这时自己自然就不会再去为些生活琐事而在意,人之将死,贪和嗔又还有什么意义呢,又还有什么值得去纠结去执着的呢!如此思维很快心就能恢复平静,远离掉举。当然这两种对峙方法也离不开法师说的观察修,只有对自己心形数数时时的观察,才能觉知自己所处的状态,才谈的上调整和对峙。

一群伙伴

  •  2018-05-17 15:52

    道焱  在读

  •  2018-05-04 14:25

    法照随喜  在读

  •  2018-03-21 11:04

    观佳  在读

  •  2018-03-13 14:31

    法雨  已读

  •  2017-12-06 20:18

    朗彪  在读

  •  2017-12-05 17:07

    朗彪  在读

  •  2017-12-04 22:09

    朗彪  在读

  •  2017-12-02 22:02

    观使  在读

  •  2017-11-23 11:38

    观晔  在读

  •  2017-10-11 20:40

    善省  在读

  •  2017-10-09 20:43

    善省  在读

  •  2017-08-25 13:51

    悟平  在读

  •  2017-06-29 09:13

    小观靖  已读

  •  2017-05-29 22:13

    净常  在读

  •  2017-05-28 22:09

    净常  已读

  •  2017-05-10 20:23

    智珊ys  在读

  •  2017-05-08 16:16

    智珊ys  在读

  •  2017-04-26 15:56

    观格  在读

  •  2017-04-26 15:35

    慧倚  已读

  •  2017-04-26 07:13

    观格  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