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   莹

  在外人眼里,我是个听话懂事的女孩子。但我明白,自己也曾是个叛逆的孩子。我总觉得,要在家保全我平静的生活,必须委屈地听从父母的话、不惹他们生气才行。对于父母,我一向认为他们不理解我的想法,不理解我的内心世界,不理解我的社交圈子和我的爱好。上学的时候,看到其他同学用自动铅笔,我也想买,但妈妈宁可给我熬夜削铅笔,也不舍得花钱买自动笔。我那时就想,父母真小气,看别的父母多大方阔绰,出手就是一个月好几十的生活费。我当时没有自己的零花钱,一度幻想自己要是有个有钱的妈妈该多好,甚至怀疑过与母亲的血缘关系,认定我是个被捡来的孩子。
  因为感觉到家里时时都充满被管控、被制约的气息,所以我读中学放学后经常不直接回家,而是和同学到居民楼的房顶闲聊。他们说自己在某某同学家吃饭、过夜,父母都不反对,我听了很羡慕。因为我妈不愿让同学来我家玩,更不喜欢他们在我家吃饭,更别提过夜了。我认为我妈限制得太多,仿佛被捆住了手脚,没有自由。
  上大学的时候,我特意报考了外地的大学,觉得这下子有自由了,不用再被他们管制了。我的新生活到来啦!我对大学生活感觉很兴奋,也很欢乐。妈妈和我约定每周通一次电话,可我经常会忘记,有时想到要通电话了,又一想,反正我妈也没什么正经事,都是一堆婆婆妈妈的唠叨,不打也没事。但是我妈一周没找到我就很着急,我当时很不理解,心想,我难得有自己的清闲时光,有什么着急担心的。
  回北京工作了,我是月光族,我妈让我每月存1000元,我想,我都上班了,你还干涉我的生活,要管到什么时候?!我自己挣的钱,想花就花!
  2012年开始进入书院修学佛法,我曾经的观念全部被颠覆了!看看我所回忆的这些,都是如此自私,心里都是自己,我活在自己的圈子里,是我把自己捆绑住,根本体会不到父母的爱。小学的时候,我都睡了,我妈一晚上能给我削5根铅笔,每根都是那么好用,不太尖也不太顿,而且木质表面平滑不扎手。当时我们家确实不太富裕,后来才体会到,父母省吃俭用,都是为了攒起来留给我上学用的。因为中考失利,父母更为我付出了数万元的巨款。一想起来,我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为了孩子,他们什么都愿意付出,甚至是自己的尊严!凡夫最在乎什么?最在乎的就是尊严,但父母为了孩子可以舍下来。想想这些,感觉自己从内而外就是个不孝子,深感惭愧与忏悔!
  第一次在书院过生日,感觉很不同!以前在家过生日,都是期待别人为我准备什么礼物,在乎的也全是自己的感受。但是在书院,生日会要感恩,感恩父母给我健康的身体,感恩他们为我辛勤付出了一辈子但不求回报,感恩他们在我离家时的那种担心和期盼,感恩他们对我叛逆性情的包容和接纳。同时也体会到,父母的言行也是受到他们的教育背景、家庭环境及社会因素的影响,那些曾经让我感觉很厌烦的唠叨并不全是他们的过错,因为他们有时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和心念,我们都是需要修行的人。
  在书院过生日的今天,除了感恩,还体会到该对父母多一些理解和宽容,理解他们生活的艰难,宽容他们不是圣人、会有无明。
  希望父母也有机会在修学佛法中体会快乐,在书院和谐的氛围中感受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