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辅助员以来,无论是带组经验还是个人心行,都有很大的收获和成长。但一直以来对文字分享感到困难,加上自己的惰性,至今没有写过心得。有时参加辅导例会,听到某位辅助员分享碰到的问题,也会暗自忏悔:这个问题我碰到过,应该早点分享出来,或许可以给其他辅助员起到借鉴作用。这次海外班跟下来,有感于海外学员和国内学员鲜明的风格对比,下决心做个回顾和总结,其中也有其他辅导员、辅助员的经验,一并整理,借花献佛。
  先说海外学员和国内学员的区别吧,我观察到的主要有两点。
  一是海外学员文化程度普遍较高,由于社会环境的不同,他们个性独立,思维敏捷,崇尚民主、自由,比较排斥模式、规则。而前两课学的主要就是模式,这种理念的差别会给辅助员带来很大挑战。相比较而言,国内学员对模式的认同性和服从性一般都比较强,只要告诉同学们怎么做才符合模式,多重复几次就可以养成正确的学习习惯。
  而海外学员独立性非常强,不喜欢别人告诉我该怎么做,而是你告诉我几个选项,做什么由我自己来决定。否则,如果内心不认同,出于礼貌,即使嘴上非常客气地答应说好的,但不会有行动的,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如果希望把模式传递给他们,那也很简单,就告诉大家这么做有什么好处,不这么做有什么坏处,你自己决定要不要按模式来做。这也让我意识到,辅助员只有熟悉模式,熟悉法义,才能够对师兄们的行为做出较好的反馈和引导。
  还有一个就是分享的特点。跟组一段时间后,发现海外学员很多时候明明看过书,分享时就是抓不住重点或者不围绕主题。刚开始还试着引导,发现效果不佳。观察了一阵我才意识到,其实他不是不能围绕主题分享,而是有相当一部分学员,从他内心归属的这个文化氛围来说,他可能会认为这种抓重点找答案式的分享没有品位,因而不屑于这么做,他情愿分享自己内心的想法,哪怕不是课本上要求的。除非自己准备不充分,实在自己没有想法的时候才说,那我就找书上的答案吧。当看明白这一点,再去聆听师兄们的分享,就比较容易给出恰当的回应了。
  从自身成长来说,首先是学会了全然的接纳。以前会习惯性地对小组师兄有一份设定,期待所有人都认真自修,所有人都能积极回应。有了这样的设定和期待,关注点往往会落在这些具体的事项上,而忽略了对师兄们成长的观察,也影响自身正念的安住,心里总是有一根弦绷着,时不时就想引导师兄们。直到一次辅导例会,听其他师兄分享对师兄们要全然地接纳,感觉豁然开朗。于是对自己进行了调整。
  当我有了全然接纳的心以后,对小组每一位师兄的状态,都能够坦然接受而不去做设定。他分享得好也罢,不好也罢,我心里想的都是他工作、生活和修学的不容易,眼里看到的都是他的进步点、闪光点。不仅师兄们能感受到我的放松,自己也很自在欢喜,对整个小组氛围的巩固也有帮助。不仅学会了对小组师兄的接纳,也学会了对自己的接纳。对自己的这份接纳,把自己从一种端着的状态中解放了出来,接纳了自己的不完美,以更真实的自己来跟师兄们交流,内心感到与小组师兄们更平等,带组时会更加放松和自如。
  其次是学会了随喜法门的使用。以前说随喜往往比较笼统,不太走心,效果也是差强人意。现在说随喜会比较有针对性,非常具体地随喜某一点,效果自然就显现了。同喜班刚开始时,学员分享超时、跑题是常有的事,如何及时介入并把讨论拉回来,时机和度的把握非常关键,对辅助员要求挺高的。如果是以前,我会直接打断并提出要求,这样做往往会影响学员心情和整个小组交流的氛围,或多或少也容易滋长三种感觉——我是来引导你的,你应该听我的。那么有没有更简单有效的方法呢?有,就是随喜法门。
  比如某个学员分享经常超时,且经常跑题。最初我曾自认善巧地提醒过该师兄,效果不是很理想。当他某一次分享时间控制得比较好的时候,就这个点,随喜他。这种方法非常好用,就说了一次,这位师兄以后就很注意了。后来有一次他又超时了,我没有提醒。过后他主动说,我这次分享又超时了,师兄怎么没提醒我呢。其实最开始超时,他自己没有意识到。当他已经建立了意识,也不用每次都提醒了。同理,分享跑题也可以用随喜法门,真的非常好用。要点是一次只集中随喜一个点。很快,师兄们就会自觉地按模式分享了。
  承担辅助员后,真正体会到自己才是最大的受益者。通过对师兄们的陪伴和分享,既锻炼了自己服务大众的能力,加深了对法的理解和运用,同时也在服务大众过程中看到了自己的种种心念,更加明确了修行的方向。
  深深感恩所有陪伴过的师兄们,是你们给了我成长的机会。也感恩所有一起合作过的辅导员、辅助员师兄们,是你们帮助我提升,让我体会到相互协作的快乐。感恩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