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慧欣师兄给我发了一条信息,告诉我这个月中旬有一场辅助员选拔前行会,让我多做宣导。如何宣导呢?比较简单的方式就是转发报名链接,在班级交流的时候推动大家去参加,然后发动班委带头报名。这些外在的驱动力会产生一定的效果,但可能也会让大家觉得做辅助员、辅导员是一种要求,一种责任,会有压力。如何激发大家的发心(也就是内在的驱动力),让这件事成为大家主动的选择,前行会要起到的就是这样的作用。但仅仅前行会的时候激发一下,力度似乎有一些小,如果发动所有的辅导员都来做这件事,所形成的氛围就不可小觑了。
  于是,我和其他辅导员分享了自己的想法,推动大家审视自己当年的发心是如何被激发的,做了辅导员之后又是什么力量在滋养着这一发心。把这些心路历程与大家分享,就是在宣导深度上做工作,这不仅有利于学员,更能滋养我们自己。
  为了带动大家去做这件自利利他的事,我主动报名了前行会的分享员。在写分享稿的过程中,忆念起自己最初的发心是在前行会上萌芽的。前行会上,我认识到做辅导员是这个世间最有意义的事。佛陀曾说:“每个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只因无明妄想不能证得。”对于处在无明黑暗中的人们来说,只有正法的光明才能唤醒他们。而十八字方针、八步三禅就是契合当代学人修学的方法,是将法的光明传递给众生。如何让更多的人于法受益,熟练地掌握这一方法,这就需要有人发心成为这一方法的践行者和传播者。在分享会的现场,我就有了这样一种想法:辅导员就是为了让每个人都能沐浴在正法的光明中,所以把自己活成了一道光,用生命去影响生命,成为光明的使者。这是多么有意义的事情啊!我一定要做辅导员,而且要以此为自己余生的目标和意义。
  因这一念的发心,我顺利地走上了这条成长的快速道,在2019年1月成了一名实习辅导员。都说发心非难难长继,经过一年半的辅导员岗位体验,现在的我对于做辅导员是否还初心不改呢?确实,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带班的过程中,学员的种种对境不仅考验了我的发心,也考验了我的修学。
  刚带班的时候,我把修学出现状况的学员看作是问题制造者,而如何解决问题则是我平常观察修的点。结果,问题解决了,我安住在了我慢、自大等心行上;问题没解决,则安住在了郁闷、担心等心行上。总之,都是在给凡夫心培土。所以,那时候带班并没有给我的生命成长带来多大的助益。
  “难道做辅导员就是这样的吗?”当我的内心被迷惑困扰,看不清方向的时候,强大的互助模式帮到了我。在和觉净师兄的一次交流探讨中,她的一番话点醒了我。她说:“当对境发生的时候,我们要觉察的是自己的心,有没有起烦恼?如果起烦恼了,就要先调自己的心,用所学的法义来进行观察修,直到调出正向的心行进行安住。其次,要用缘起的智慧来看待一切的对境,当班级氛围好的时候,要观无常,这只是暂时的;当班级氛围不好的时候,也要观无常,这也是暂时的。”
  哎呀!原来是我之前观察修、安住修的点发生了偏差。调整之后,烦恼得不到滋养,内心就能腾出空间来接纳和理解学员了,也才明白他们不是问题的制造者。其实,导师平时就是这样在引导我的,可凡夫心还是会时常回到原来的轨道。若不是有经验的善友帮我指出问题,手把手教我调整,我如何能从强大的串习中解脱出来?在辅导成长路径,有机会值遇很多像觉净师兄这样的前辈辅导员,借助他们的力量,可以让自己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做了辅导员之后,才真正体会到带他人学确实是所有学习方式中效率最高的。比如近期,在带大家学习“依六种想”的时候,就启发了我对辅导员三大项目的一些思考。在三级修学,虽然辅导员和学员都是病人,但辅导员应该是更有觉悟的病人,渴望恢复健康的意愿要比学员强。因此,导师不仅给了我们的基础治疗方案(日常的修学内容),还给了我们深度的治疗方案如辅导员选拔,带班,成长。虽然在过程中还是会有不适应,会感觉到苦,但这些都是药物和我执、贪嗔痴这些病毒产生的反应,是疗病过程中很正常的现象。安住治疗,将来就能少受轮回大病的苦。之前学习这一课的时候,苦恼就是产生不了病人想,更别说疗病想了。这一次,非但产生了病人想,还对修学和治疗的关系也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因为认识改变了,懈怠、懒惰、放逸、抵触等一系列烦恼就得到了极大的对治:早上不用闹钟,四五点钟自然醒参加例会或备课;自新找不到感觉,特地跑去外地请教有经验的师兄;就连以前犯怵的札记,也会主动去写……
  正是这些悄然发生的改变,进一步滋养了我的发心,让我更坚定地走在辅导员成长路径上,欢喜地接受深度治疗。期待早日解除轮回大病,成为像佛菩萨那样真正健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