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刹车

  态度模式的建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在引导同学们建立态度模式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很容易急于求成,恨不得用“三言两语”就帮助大家端正学习态度。
  然而,作为同喜班的重要内容之一,态度模式在心行上的落实也跟同喜班的其他课程一样,会经历一个从无到有、从勉强接受到主动认同、从微弱到稳固的过程,这是无法主观跳跃的,更不是一蹴而就的事。
  作为辅导员,我会经常对自己做这样一个提醒,每当自己急于求成,看到同学们学习态度有问题的时候,或者因为“恨铁不成钢”产生嗔恨心的时候,我都会回顾自己态度模式建立的漫长过程。
  回想我自己,从开始修学到参与义工行,担任辅助员、辅导员,因为不注重学习态度,走过不少弯路。尽管带我的辅导员、辅助员们不止一次做了强调,我也经历了种种教训,自己的态度模式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完全建立起来。既然我自己建立和端正修学态度都花了这么长时间,我凭什么觉得,同喜班的菩提宝宝们就能跳跃式地在态度上有一个大幅提升呢?
  通过这样的观察,我摆脱了飘忽不定的情绪和“拔苗助长”的想法。我尝试着站在缘起法的角度,按部就班地开始态度模式的引导。

(二)连接

  既然是引导,就不能一厢情愿,不能生拉硬拽。
  那么,连接辅导员和学员的纽带一定是慈悲心。如果没有慈悲心,即使辅导员水平再高,学员不稀罕,我单方面也无法完成引导。而且我还发现,引导上出现障碍,多数是因为自己的内心已经不再平等,而是有所好恶。尽管我口头上没有表达出来,我内心的这种不平等已经在散发对立的能量了。而要消除引导中的障碍,我不必紧盯着对方的现状,其实只需改变自己。
  对治自己的不平等心,我常用的方式是勤修慈心。同喜班定课是《慈经》,我也会跟着做慈心的训练,同时还会单独做一些平等舍心的训练。一开始我也会有一搭没一搭地做,后来为了量化,我就把我认为引导起来吃力的同学的名字写在便签上,持续定向修平等心一个月。我真诚祈愿:“每一位有情都有觉悟的本质,愿某某同学能依据他个人的福报和业力在三级修学学习,愿我能在这个过程中尽可能地创造一个善的缘起。”我发现通过这样的练习,我内心对这些同学的贪著或嗔恨就会减弱。当我的心回归平等心以后,就会停止散发或贪或嗔或冷漠的能量,彼此之间对立的感觉就会消失,引导起来也变得更容易些。

(三)身体力行

  态度模式的落实,落脚点就是认真按照模式去实践。
  今年学习德憨法师关于网络带班经验的分享,当时德憨法师以带僧伽班为例,分享了他们交流时的截屏。我看到,每一位法师都衣着整洁统一,全部依照模式,开摄像头交流。这种威仪带给我很大的震撼和启发,法师们福报那么好,还做得如此一丝不苟!反观自己福薄垢重,学起来反倒马马虎虎。
  德憨法师说,每期都会写出轮值主持人10分钟的法义总结,帮助那些还没学会总结法义的学员,给他们一次次示范。每节课都给大家示范笔记、思维导图和辅助材料上思维修习题的回答。听到这些,我深感惭愧。我想如果自己能像德憨法师那样,把态度模式践行到极致,新学员们想不受带动都不可能啊!
  经过一段时间的“践行”(我的践行是打了折扣的,每周只固定给大家分享我做的导图和思维修习题),我觉得能坚持真的不容易,实践中常常会因懒惰的习惯而一拖再拖,特别是思维修习题每周的准备。如果现场分享可能没问题,但要一题一题写下来,既有法义层面,又有自己的思考,耗时耗力,确实很难坚持。不过好在同学们反馈都很好。因而,在践行态度模式这一块,我需要的是精进地身体力行。
  所以,当自己对态度模式引导的长远性有所认识,能用慈心贴近大家,并且身体力行地践行时,我想态度模式的引导就会更加顺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