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级交流前收到班长的信息,告知几个月前因怀孕睡眠不好而提出休学的一位师兄,称自己调整好了,决定回归修学队伍。班长把他们的对话截图给我,我看到班长的回答是“太好了!”我内心当下很淡然,自然地回答“好啊。”然后随喜了班长师兄的用心陪伴。
  我也察觉到自己心态的调整。9个月前,因缺乏辅导员,在自己还是实习辅导员的状态下无奈接手异地班级,班级层出不穷的状况和自己忐忑不安的心境历历在目。
  1.准学员人数不足,但召集义工开学心切。
  2.第一次小组交流后,两位师兄就提出退学,然后就没有来参加第一场班级交流。
  3.三个月中,一位60多岁的学员脑中风,虽奇迹般恢复,却也无法继续修学。
  4.然后就是怀二宝的这位学员,睡不好觉,觉得是三级修学压力太大的缘故。
  5.接着,刚刚承担慈善义工的学员突然离婚、失业、欠债,在小地方打工根本无力偿还贷款,只能在大家的帮助下异地谋生,被迫退学。
  6.还有一位学员每次分享都说,我想说的大家都说完了,自己不知道分享什么。在一次念诵其他书籍内容笔记时被我叫停,从而生起退心,导致每次班级交流就旁听,不发言。
  7.还有一位近40岁依然孑然一身的女学员,因身心孤独,不断制造各种状况。
  8.新选出的班长心力不足,对班上的状况焦虑不安,就给辅导员提要求。问我,“你自己学习感觉到喜悦吗?”要求我多去现场。听我说去现场太多怕给师兄们带来压力时,就提示我,“你应该来之前怎么怎么做,来之后怎么怎么做。”甚至通过其他辅导义工来对我进行劝说。
  9.面对一个新上岗的实习辅导员,支持辅导员竟然也半路撤换。
  我自己当时的状态,如同一个刚取得驾照的实习驾驶员,满眼都是自己眼前的方向盘,哪里有余力关注到整体路况?当时的我,满心地沉浸在自己如何熟悉当期法义,如何引导班级30分钟讨论中。出状况是必然的,而学员只要稍有状况我就如临大敌。难道,这是导师为我设置的成长之路?记得学长曾经分享过一句话,当自己前行得特别吃力的时候,一定是方向错了。我思维着,得调整。
  一、在法义上正确引导,确保修学师兄收获法喜
  记得有个故事,某家请客,还有一位客人没来,主人叹气;该来的没来。结果走掉一位。再着急说:“不该走的又走了!”结果又走掉一位。更急“我又没有说你!”这样,直到所有客人走光。这让我明白,如果我将关注点放在没有来的学员身上,我们班只要走掉一个,在辅导员的这种叹息和焦虑的心态中,最后就只有班级解散的结果。我马上意识到这种不良心态的破坏性,告诫自己,不管有多少学员来参加交流,我一定将关注点放在修学的学员身上,尽自己所能让他们从交流中获益,让没有来的学员意识到不参加交流是损失。
  果然,八步骤三种禅修那堂课后,我继续群里讨论,问大家:这么高效的方法,我要不要用?几位师兄回复,“我一定用。”一位缺席本课的学员发言“感觉自己今天错过了几个亿!”其他学员马上附和,“下次要来交流哦!”
  正因为一直保有这样的心态,从根本上维持了精进学员的修学热情。只要有中坚力量保存,慢慢的,波动的学员会回过神来,逐渐明白三级修学在自己生命中起到的重要作用。这就是对三级修学体系信心的有效应用。结果也证明,我的思路和方法是对的,一个二个,师兄们逐渐回归,大家一起继续砥砺前行。而更多的师兄在收获法喜的同时,开始更用心修学法义,希望获得如我的沉稳和从容淡定。甚至那个一次班级交流也没有参加的学员也开始期待着第二个班级的开学。辅导员的六大素养之一——准确理解法义,我努力这样去做,还真是不错。
  二、在关系处理上放下我执,确保一视同仁
  一位学员有次交流没有来,交流前我想自己是辅导员,自信满满地给她去了个电话,结果被不冷不热地问到“有什么事?”我说“班级交流了,师兄不方便吗?”“请假了。”“那师兄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我心里觉得她是一个对三级修学认识较深也比较精进的学员(主观设定)。但得到的回答是“这个也要告诉你吗?”这让我意识到,她马上要和我形成对立了。我赶紧转弯“就想问问师兄觉得三级修学这种学习方式怎么样?”“也就是一种学习方法,哪里都是学啊!”这交流得崩啊,想到资深辅导员曾经说过的万能法宝,就是忏悔。我赶紧打字过去“对不起,我不该问的!”回答是“确实不该问!”
  凡夫的小心脏还是很受不了。可这边班级交流就开始了,我不得不将心做调整,回到交流中来。我不能因为一位学员而使大部分学员受到影响。虽然开始阶段,因为惯性,心情还有起伏,但随着交流进程的带动,不允许我在不良情绪中做过多的停留,我只能强行扭转自己,很快也被分享的师兄们带入到正向的状态里。原来,这也是快速调整的途径啊。难怪我自己的辅导员都带好几个班了,原来这也是让自己停留在正向心理的最直接的捷径!
  班级交流后,不舒服的状态还是再次抓住我,凡夫心随时卷土重来。甚至我想,她这样对待我,下次还是少招惹她为妙,干脆直接忽略,这个是我平时常用的对待不善缘的方法。但这样的决定并没有让我轻松下来,我想如果这个坎不过去,我这个带班的路途可会相当的艰辛。
  想起慧诚师兄的话,学员不是因我而来,是因导师的缘分而来。难道还因我而毁掉这个缘分吗?那就罪过不轻啦。说好的随师喜当作到哪里去了?我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是,放下对这个学员的所有成见,如果我能在有过“过节”的情况下,还能平等地对待她,这就是成长和进步。
  于是我开始在心里告诫自己,她就是来成就我的,我应该感恩她制造的对境,让我明了自己的内心是多么自私狭隘和控制欲强大。我要将我的功德回向给她,希望她不要对我形成不良观感导致放弃三级修学,希望自己能没有任何分别,对她同其他学员一样一视同仁。
  没想到这样挺有效果,首先是我自己内心不再纠结,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学员居然在接下来的班级交流中主动道歉。从此她成了班上最积极的一员,加上她特别会随喜赞叹,整个班级氛围在她当选组长后,被营造得更加和谐。
  原来辅导员的心量就是这样练成的。我感觉自己从一些坑里爬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