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21日,我终于作为一名实习辅导员开始带班。说真的,从知道要开始带班到9月21日前,我的心情都是忐忑不安,就像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个中滋味,只有相同经历的辅导员明白。
  回想此段经历,我大概爬过三个“坡”,由此我想,人生就是为翻越一座座山而来。
  1.对自己信心不足
  在生活中,对于自己知道的事,我们总是觉得很容易;对于不知道的、无法预料的事,总有些担心,这是常人的心理,所谓“难者不会,会者不难”。对有些事,我保持好奇的心理,总想尝试;有时我却有嫌麻烦的心理,不愿承担。回想以往做事的经历,我遇到不能逃避的事情是采用什么态度?硬着头皮咬牙坚持。可是我已经知道做辅导义工是进步最快的,而且因为责任,更要以身做则。我想这是我感到担心和有压力的原因,我怕自己做不到,做不好。
  现在想来,对结果的在乎其实就是面子和自尊作祟,我有比较的心,我有“班级一定要好”的设定,自己在画地为牢,作茧自缚。回想那些灰色日子,真为那些心绪深感不平,为什么做事前有那么多想法?还好这些日子没有维持很长。如果再让我走一遍,我想应该调整自己的心,只要怀着一颗利他的心去付出,把我能做的做好,结果就不去勉强。所以带班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的预先设定所引发的各种心理。
  2.班级不是我的班
  在带班过程中,我很在意每次班级交流中氛围怎么样,学员分享的质量怎么样,学员是否都参加了小组交流、班级交流,对出勤率非常担心。以前承担过考勤义工,知道班级出勤率低的后果。所以学员没参加小组交流,我就问组长原因;没有参加班级交流,也急于去问学员情况。辅助员在带小组时,甚至去过问小组定课几点、定课前面引导词是怎样的,按照自己做辅助员时带小组的方式要求辅助员,希望在前三个月养成定课好习惯,希望辅助员撤出时能够一切安稳。
  现在想来,我执很严重,太以自我为中心了。支持辅导员告诉我,一个班级经营得怎么样,辅导员只是其中一个条件,每位学员都有其成长环境,要学会用缘起法看待每个学员。比如学员特别忙,没有充分的时间修学,但他不愿放下修学,还在坚持着,我们就要鼓励他,他是因为需要法而来修学,就让法给他更大力量;有人因为家人生病需要照顾,不能参加交流,我们也要随喜她这种情况还能坚持自修不掉队;一切都在变化,谁也不知哪朵云彩先下雨,现在不精进,因缘到了,说不定就会很精进。
  通过与支持辅导员的交流,我知道,这个班是所有学员的班,我只是其中的一个条件。我是方向盘,把握好大走向,在模式之内,调动班级氛围,引导好修学,推动班级义工发挥作用,大家一起互帮互助,一起经营好班级。
  3.调整时间分配,先做好自己修学,再做好辅导
  我平时要上班,回家还有家务,自已班级两次交流,所带班级还要交流,家里人就觉得我在外面的时间比在家要多,又起早贪黑的,陪家人及与家人沟通都很少。想想也是,家人也需要关爱,于是我就找到家人都感兴趣的话题——关注身体健康。家人回来了,我陪他们一起锻炼身体,一起看他们感兴趣的节目。之后家人对我的选择也更加理解。
  对于自己班级和所带班级自修时间的分配,起初对所带班法义自修的时间多。因为要带好班级,引导好班级学员,如履薄冰,觉得自己必须多自修法义,也发现同喜班法义深不可测。后来与其它辅导员讨论,认为首先自己是学员,应立足于自己的当期修学,所以要保障自己班级法义的自修。其次,大家是因为法而受益,通过小组交流和班级交流获得启发,纠偏和提升,辅导员只是把握重点、解答疑点、引导观修及启发学员运用法解决问题。
  知道了侧重点,我就调整时间,小组交流前重点放在自己所学法义上,小组交流后重点放在所带班级法义上。在保障自己修学的基础上再去看同喜班课程,感觉能站在一定高度上去理解,同喜班内容也是对当期自己所学法义的论证和延伸。同时,感觉到了以前自己在同喜班修学时思维的狭隘性,也理解了导师所说的“重复正确”“辅导员是成长最快的义工”背后的内涵。感恩三级修学模式,让我在带班过程中对法有更深的思考和认识,这来源于所带班级学员分享的角度,同时也是通过学员的分享,体会了不同的人生,对生命的本质是苦有了更深的认识。
  辅导之路,有心酸也有欢喜,但更多的是成长和感恩,因为有模式,有一群伙伴。栉风沐雨,我们一起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