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迟迟没有完全结束,作为一名社区工作人员,也一直没有双休。加上刚进入同修阶段,学习压力增大,也需要更多的修学时间,另外还承担了召集人义工,也需要用心去做。持续两个月,人已经打疲劳战了,虽然偶尔请下病假,但毕竟不是心安理得的放假,也休息得不安。
  本来以为快解禁了,结果又出了新的政策——全民核酸检测,工作量突增,挨到周末,人已经处于消极怠工状态。这时,凡夫心开始肆意活动起来:你看你,又休息不了吧?那就在办公室瘫着,不能在家休息,这样也可以休息。对吧?然后另外一个声音欢呼雀跃地说:对!
  结果周六出了一茬子事,大概就是领导让同事做的事,我帮忙协助,完成后同事没有认真核对,也没有结果,然后领导把我劈头盖脸地说了一顿,让我重做。还不知道什么情况的时候心里非常不解,也有点气愤,怎么不问青红皂白就批评呢?后来知道前因后果就变得非常委屈,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都是别人的问题。心想:这么无聊的工作还反复做,真是浪费时间。甚至怀疑工作的意义,觉得还不如辞职去一心修学。本想让工作经历比我丰富的老公为我评评理,结果他把我骂了一顿,说我没理解领导意图,没有用心去做事。听后更是郁闷,晚上还有点失眠。
  夜深人静的时候人也静了下来,我开始思考:我是一个修学的人,不能像没有修学时那样陷入到事务里去。学佛就是为了解脱烦恼,现在烦恼来了,我要做的是平息它。那我应该怎么做?首先我得把正见调出来。那么,有哪些法义可以用呢?
  首先是我执。我烦恼的根源是因为在乎“我”,别人对我的看法,我是不是受到了委屈?如果没有我的重要感、优越感,就没有这个烦恼了。况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无常的,我在乎的那个人可能过几年就不在一起相处了,何必去纠结。
  其次,我得思考这个问题发生的本质是什么,是别人的问题么?其实,本质上是我自己不想好好做事,没有把这事当作一个应该认真对待的工作去做,只是站在辅助的角色帮帮忙而已。如果不是自己这样的态度,结果肯定是另外一种。而我不想做事的原因又是什么呢?我觉得工作内容很无聊,浪费时间,妨碍我修学。而导师反复强调在工作中修行,遇到事我还是把这两者分开了。
  修行就是修正观念和行为,如果不是这样的对境,我根本意识不到自己遇到的是什么问题。看似小问题的背后是一个大大的凡夫心当前,也意识不到自己的我执究竟有多重。
  在工作中保持正念是最好的修行。我却后知后觉,现在才意识到。我以一种厌烦、嗔恨的心在做这件事,强化的就是这样的不良心态。之前还纠结,要不要不工作了做全职义工。现在才明白,这不是选择是否工作的问题,而是自己心的问题,如果这个心没用好,做全职义工一样也会出问题。而且,我的心还没能做到放下,要不然根本不会纠结。况且工作能积累钱财做布施,平衡好工作与修学,工作也是很好的修行,因为这里的对境比义工行时猛烈得多。
  想清楚这些,人一下轻松很多,心也平静了。第二天到办公室,领导也没说别的,让我继续打电话,我欣然答应。心变了,发现这件事还是很有意义的,比如发现了登记错误的信息,筛查到了一些重要的信息。虽然事情很琐碎,但是如果漏的那个人是新冠病毒携带者,那对整个城市是多么大的威胁啊。带着利他心做,很快就做完了,心情也好多了,没那么疲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