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习课,是从整个单元的内容来做整体的理解和思考,起承上启下的作用,让我们明确短期目标是什么,回顾自己是否达标。在集体自修时,我们小组用了三个半小时的时间,把这一单元的原文用自己的话进行了表述。我们都发现自己是“合格的漏器”,万分惭愧。
  每到单元复习课,我就会有焦虑感。一方面是复习课内容多,有种时间紧、任务重的感觉;另一方面,觉得自己对药物吸收得不好。分享时同学们若不受益,更像是在自欺欺人。
  本周小组学习结束后,同学们推荐我做主分享。内心生起两个念头,一是大家不想分享,所以把我推到前面;二是这单元我的表现让大家觉得精进,所以同学们推荐了我。第一个念头使我产生了负面心理,也是一种被动心理。既然大家不分享,那就我来吧!终究是要有人分享的。第二个念头使我产生了压力感,如果分享准备不充分,岂不是辜负了大家的期望,我一定要认真复习。无始以来的用心习惯,使我更关注事情的结果,并未在意自己用什么心在做。
  这两个念头,充分地体现了凡夫以自我为中心的特征。修行的关键在于用心,平时自己大道理讲得头头是道,对内心的观照却很少,观念和行为都紧紧围绕着凡夫心,此心如磐石。而这两个念头,决定了自己分享的动机。而发心与结果是相应的,带着被认可的发心,用心轨迹会因无明产生烦恼,然后造业,导致增长和滋养凡夫心,导向的是与修行背道而驰的结果。
  导师开示:“不要觉得念头是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就可以随心所欲,放任自流。要知道,它的每一次活动都在对你的生命产生影响。这种影响可能在当下发生,也可能处于积累的过程中。正面心念会成为良性的生命信息,导向良性的生命结果;负面心念会成为不良的生命信息,导向不良的生命结果。这就是心灵的因果,每一念都不会空过,不会被忽略不计。”
  我已经在接受智慧文化的传承。在这个过程中,我知道了什么是对未来生命发展具有究竟意义和价值的。但是,这种知道和理解还很肤浅,并不是真正的有深度的理解,而自以为是的用心习惯却是无始以来的积累,根深蒂固、盘根错节。所以,即使自己现在学习智慧文化,不代表生命就有希望。如果继续麻木不仁,得过且过,那么,修学就只是我众多选择中的一个兴趣。要从生命的不良状态中走出来,需要不断地审视自己生命的处境,观察轮回现象正发生在自己生命的每一个当下。需要不断地直面生命危机,不放纵自己任何的随心所欲,对自己的用心做深刻剖析,再调整到正确频道上。
  自己学习了几年,每节课都在树立正确观念,可大部分停留在理论层面。对于转化错误观念,将获得的正确观念落实于心行,进而用一种心替代种种心,这个纠正错误、重复正确的过程,是需要不断训练、培养的。以前,我倾向于做义工,忽略修学的重要性,义工行做得风风火火,即使上班时间有闲暇,我都不放过网络培训。由于修学没跟上,义工行也做得烦恼重重。
  后来我成为辅导义工开始倾向修学,而这种倾向是形式上的,是学习方式的用功,或者说是用脑,并非用心。原以为只要把法义理清楚,对模式加以学习,似乎就能带好班。然而现实总是超出预设,因为辅导员岗位也是义工,不能仅仅停留于座上修。三年的辅导义工岗位,我最近才体会到“用心”的利益,就是对“苦”的认识,让我对《道次第》可以帮我快速掌握佛法核心,更加有信心。
  带过的班里经常会有同学与我交流,起步一小时以上,谈家庭、工作、生活、修学、孩子教育、诉说心事等等,最近尤为繁多,给我带来的内心拷问更多。因为,我从不同的侧重面看到了有漏皆苦。每个人都太苦了,看似是一件又一件的事,但它埋下的是一念又一念的种子,这些种子随时地生根、发芽、结果。每一次的倾诉过后,我都会思考很多,对我来说这些思考更像是自问自答。以前我总是会带着帮别人解决问题的心,给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用自己的经验、经历为别人解决当下的问题。
  成为辅导义工后,我先把自己当作一个情绪的垃圾桶,用心聆听着他情绪的发泄。我会表示对他的理解,因为自己也像他一样不定期地发作。等他情绪平复后,让他接纳自己目前的现状,不要太过于苛责。然后再问他:如果你是他,你会怎么做?如果他是你,他会如何对待你?你们这节课学到哪里了?这节课的内容能帮你找到化解情绪的正见么?如果是导师,你觉得导师会怎么将你带出烦恼的泥潭?
  也许是因为疫情,外在环境危脆不堪,导致内在烦恼日益增深。最近这样的通话特别频繁,使一群伙伴的重要作用得以体现。我并没有不耐烦,更没有生起帮别人解决问题的重要感。而是通过这些现象看到了轮回的本质,它来源于每个人内心的迷惑和执著。想要掌控子女的未来,对家庭和事业的粘著,在欲望的推动下永无终止,内在烦恼只增无减。一直以来我看不到的苦,同学们现身说法,帮我看到了。
  我以为自己付出了时间和精力在帮别人,我是付出者,而真正获益的不正是自己吗?时而的不耐烦,通过与同学们的一次又一次交流,不是让自己变得更调柔了吗?通过理解、接纳、陪伴和引导,同学们感受到我的力量来源于法,更加安住修学,这不就是如教修行带来的疗效吗?我所认为的帮助别人解决问题,不正是受益于智慧文化的传承吗?认识到所见所闻的这些痛苦和烦恼,不正是我一直以来寻求解脱的重要前提吗?
  希望出离苦,首先要出离集。修行的根本,在于将心从贪嗔痴中摆脱出来,使它不受五欲六尘的系缚。心的参与有了一定的积累,就会形成强大的惯性,主宰我们的生命走向。三士道是佛法修行的核心,从凡夫心出离,去除菩提心的杂质,实现佛菩萨品质。而《道次第》为我走向解脱指明了稳健而直接的道路,两套模式为我提供了让心参与和实践的平台。接受智慧文化的传承,直接关系到我的生命发展。《道次第》给了我强大的信心,而修学的意乐来自于一次又一次践行,一次又一次的依法修行,促使自己信心不断增强,并形成良性循环!
  对照共修应具备的六种用心“自我检讨的心、接纳的心、结缘的心、随喜的心、利他的心和供养的心”,我很感恩小组同学推荐我做主分享,不仅让我收获了六种用心的清净利益,更得到了反复多闻、重复正确的心行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