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都到三级修学快一年了。有挺多感受想说的,那就聊聊这一年我跟家人相处的变化吧。
  我单身,跟爸妈一起住。我家的情况是:妈妈的脾气急,爸爸脾气温和。从小到大,妈妈对我的要求特别严格,有时候都到了苛刻的地步。于是,我的所有努力只为了一件事,就是得到妈妈的肯定。可是这么多年,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我的成绩不敢说特别好,但是也算说得过去,可是却从来没如愿以偿地得到妈妈的肯定。因为住在一起,所以经常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小事发生摩擦,有时候摩擦也会升级。这么多年我养成的习惯是虽然觉得委屈,但还是默默地承受了,太委屈的时候就一个人偷偷哭。摩擦激烈的时候也会跟妈妈吵,每次妈妈说出伤人的话,我都觉得“天下父母心”是伪命题。我一直不愿意相信妈妈是爱我的。
  进入三级修学之后,这种关系在慢慢发生着变化,我开始不自觉地默默看着妈妈,看着她的辛苦,看着她为这个家的付出,看着她说出些言不由衷的话,看着妈妈为了我没嫁人的事儿默默承受的压力……我心里想着:这么多年,我总是抱怨妈妈没有了解过我的感受,我又何尝去试着了解过妈妈。随着时间的迁移,我已经把妈妈的付出当成了理所当然。从来没有肯定过,如果我那么如饥似渴地盼望着妈妈对我的肯定和认同,那么妈妈何尝不是呢。我也没肯定和认同过妈妈对这个家做的一切。原来我以为妈妈根本不爱我,其实她只是用她的方式爱我,当我责怪这件事儿的时候,我又何尝用过妈妈想要的方式爱她呢。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一边肆意地享受着爸爸妈妈的关爱和照顾,舍不得独立出来;一边又在指责着妈妈的不理解和不肯定。意识到这件事儿的那一刻,事情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变化,之后再跟妈妈发生摩擦,我都会尽量心平气和地解释事情,而不是情绪化地指责。一次妈妈不舒服,习惯性地说:你们都别管我,让我死了算了。要是过去我肯定特别不痛快,然后就消极抵抗,回自己屋里呆着了。可是这次我就想,她没说出的话其实是想让我跟爸爸爱她(亲亲抱抱举高高),于是我就笑着说:那可不行,咱得好好活着,来让格格给母后按摩一下。我当时都感受到妈妈的情绪瞬间平复了不少,脸上的表情也轻松了。于是在按摩中,我感受着跟妈妈的亲密接触,这种链接就是最简单、也是最实在的爱的表达。按摩之后再问一句母后可还满意?于是我看到了妈妈脸上满足的笑容。
  最近随着修学的深入,我养成了思考的习惯,于是开始认真思考妈妈行为背后的原因。妈妈是五个兄弟姐妹中的老大,跟最小的舅舅相差整整一轮。姥姥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是姥爷辛苦挣钱养家,带大他们兄弟姐妹五个,妈妈从十二三岁开始就背着小姨或者小舅,帮助姥爷干脏活累活挣钱。妈妈腰不好,也都是那时候留下的伤痛。妈妈的成长过程中吃了太多苦,却没得到来自姥姥的爱,没有拥抱没有安慰更没有宠溺,有的只是姥爷的严格要求和作为长姐要承担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觉悟。
  这样想着,我意识到,妈妈不是不希望做个像我期待那样的妈妈,是她没有感受过母爱,她不懂,她也不会。可是同时,她期待着我能像当年的她一样完全听从于姥爷的话。可我毕竟不是她,于是矛盾就产生了。曾经我总是埋怨,即使明白背后这一切根源,我也觉得这些都不是我造成的,凭什么让我承担这一切。修学后,我不再这么想,在这40年的岁月中,妈妈把她能给的爱都给了我,我只想到我自己委屈、难过。何曾想过,妈妈也会委屈,也会难过,也会有说不出口的诉求,希望我能理解和体谅。
  从这之后,再跟妈妈发生摩擦,我都会尽量心平气和地解释事情,而不是发泄情绪。仔细想想,如果不是妈妈的严格要求,怎么会有现在这个我呢?如果说这不到一年的修学让我改变了什么,那就是在任何时候都不再站在妈妈的对立面,而是选择站在妈妈的身边,认真倾听她没有说出口的心里话,即使她的表达仍旧激烈,我都能听出她这些话背后的委屈。妈妈那些虚张声势的态度背后只是想告诉我:我不舒服了,你能不能对我嘘寒问暖一下,虽然对病痛没有帮助,但是最起码能让我知道你们是爱我的。妈妈也不是天生就会做妈妈,她也是从女儿变成的妈妈。我总强调自己的委屈,她在做女儿的时候的委屈又去找谁说,找谁弥补啊!于是再没有针锋相对,有的只是理解和心疼。
  这些年看过不少心理学著作,如何弥补童年时期原生家庭带来的情感缺失,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大帮助。修学后,我用自己想要的爱的方式反过来去爱妈妈,温暖妈妈的同时也治愈着我自己。这对妈妈来说何尝不是一种治愈呢?就让我用我的方式去弥补妈妈想要的爱吧。这大概就是传奇中的“从什么地方摔倒,就从什么地方爬起来”的道理。
  我总是说着爱爸妈的话,时间长了这话更像是一个口号,我真的爱爸妈嘛?如果爸妈对我倾尽所有的爱是100分,我对他们的爱是多少分呢?我真的把爸妈放在心里爱了嘛?修学后我明白了要放下我执,如果这是个大工程,那么就从别那么把自己当回事儿,在心里腾出更多的地方给爸妈开始吧,温柔以待这两个给我们生命、在用全部生命爱着我的人。他们养我长大,我陪他们变老。
  如果问我加入三级修学之后到底什么改变了?那就是我学会换一种方式、换一个角度去看待这个世界、看待自己最爱的人,心里豁然开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