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一睁眼,已经快八点半了。孩子的直播课马上要开始了,先生也就要出门上班了,我却仍然躺在床上——早饭还没做呢。昨天身体不适,整晚都没睡好,迷迷糊糊地忘了定闹钟。现在,赶紧起床。
  迎面而来的,是一张冰冷的脸,家里充满了压抑气氛。真实地说,我并没有看他的脸。两个人生活这么久了,这种场景已经历过多次。我一边叫孩子起床,一边觉察到内心的情绪在开始酝酿和滚动。压抑着、忍耐着、伪装着自己的心,我把孩子叫起来,帮她把直播课调好。先生出发后,又简单准备了一点早饭。可怒火,仍在把饼干摔到餐桌上的一瞬间显露了马脚。生活就是这么真实……回想过去,沉默寡言的他面对能言善辩的我时,常常被我说得笑嘻嘻地讨饶,知道自己错了,然后哄我开心。而现在,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简单跟孩子解释了自己的情绪后,我慢慢回归到了理智中。想到先生,早已不是刚结婚时的他,能够包容我的各种无理取闹,总是笑嘻嘻地来哄我。人到中年的他,似乎背着千斤重负:一面是内心的无助和焦虑,一面是缺少他人的理解。因为没有佛法智慧指引,他常常陷在情绪中,无法表达,更无法走出来。而我呢,常常幻想着不用改变自己就能回到过去看起来风平浪静的幸福中。却从来不曾知道,那些表面幸福的背后,其实饱含了先生对我的包容和对家庭的担当。每次争吵面前,他都为了家庭幸福而选择让步,而我却只考虑自己的感受,咄咄逼人。
  想到这些,内心感到深深惭愧和忏悔。这些年,先生虽然不认同佛法,甚至强烈排斥。可行动上,他却默默支持着我的修学和义工行,常常在我参加交流或义工行时在家照看孩子。我却常常忽略他的感受和付出,甚至还因为他不能接受佛法而深深不满,无数次想跟他在道理上争个高低,无数次想生拉硬拽地让他相信佛法、接受佛法。披着假智慧和假慈悲的外衣,长养着自己的优越感和我执我慢,却未曾看到他内心的痛苦,未曾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调柔来包容他理解他……
  师父说过,情绪不是我,想法不是我,身体不是我……是啊,如果这突然而来的情绪真的是我,那我又该如何解释先生付出的一切,如何面对先生所承受的一切呢?如果这突然而来的情绪真的是我,如果它不能带我走向幸福,而是让我包括身边的亲人陷入痛苦,那我为何要执著它呢?
  记得一位大德说过:“苦才是人生,幸好有烦恼”。在佛法智慧指引下,我开始越来越多地看到自己因对生命真相无知而引发的烦恼和痛苦,也在无数生活对境中一点点验证着佛法的真实不虚。我开始渴望找到让自己幸福,也让他人幸福的方法,而不仅仅像过去那样只关注自己的情绪好恶,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我开始渴望超越所有情绪和想法的羁绊,看到生命真实的样子。渴望用真实的改变来践行佛法,让身边最亲近的家人受益。
  何其幸运,有佛法智慧和导师慈悲施设的具体落地的方法引领我。先生的世界里只有黑暗,而我的世界里,除了黑暗还有一束光。祈愿自己能真正改变,也愿所有在痛苦和黑暗中独行的人们都能遇到这束充满智慧和温暖的光,引领着我们一起走出黑暗,活出自己生命中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