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加入三级修学已近三年,还记得进班前的面试,当面试师兄问我是否能够保障每天一小时的修学时间时,“是”立刻脱口而出,但之后又对自己有些不自信。
  刚进入同喜班的前三个月,每天学习动力十足。但新鲜劲儿一过加上违缘一来,从每天看法义变成了每周看3—5遍。加班时太困看不了,亲友聚会时太忙看不了,甚至忙于追剧,回家要先看上两集电视剧才开始学习。这样一来,每天一个小时根本坚持不了,或是晚上到了11点,才想起来没看法义。这样低效的学习方式,令自己不受益,在班级和小组分享中找不到重点,经常还要滥竽充数,自然得不到法喜。
  在这样的情况下,家人和朋友越发反对我修学,我不知不觉生起了攀缘之心,想通过学习心理学来快速解决生活、工作上的矛盾。后来便向班里一位有心理咨询师资质的师兄询问,师兄提醒我:“你已经在学了呀!”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自己的修行并没有用到生活中,因为法不入心,已经在四处攀援了。
  我开始反思,当初迫切进入三级修学是为了什么?虽然自己看法义的时间基本是达到要求的,但是质量低,效果差。这样浪费时间是为什么呢?当初入班时那份迫切得到拯救的心去哪儿了呢?每次看法义怕被家人打扰,给家人提要求;怕工作占用修学时间,但回家还是先看电视;其实,这个阶段的我已经走进了修学的误区。
  修学的误区——修学占用了我和家人相处以及工作的时间!
  1.修行和生活矛盾吗?
  同喜班前半年,我的修行和生活是两个部分,修行是和同事朋友相处的谈资,甚至觉得不修行的人无可救药,不能理解我。在辅导员的提示下,我很痛苦地接受了我的问题,于己做病者想,要检讨自己而不是指责别人,对法要有迫切的渴求心。生活是修学的训练场,面对逆境通过观察修发现自己的问题,然后用佛法帮助自己提起正念,智慧地解决问题,再安住在安静的心态中。
  于是我开始在生活中去理解别人的想法,不批评、多倾听,改掉佛言佛语的习惯,接受自己的不足和狭隘。到现在,我已经开始感受到正念在生活中的力量了。修行就是让我不断地认识自己,了解自己,然后好好生活,不自欺,不被情绪所控制。
  2.家人反对怎么办?
  从前做义工动力总是不足,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因为要留出时间陪伴家人,其实所谓伴家人的时间就是一起坐在沙发上,各自看自己的手机。
  疫情期间,我开始做家庭小小读书会。家庭小读成为了父辈和子女间两代人沟通的桥梁。边读书边分享,两代人的话题变多了,姑姑开始理解姐姐回家为什么总是黑着脸。我和父辈们的话题也变多了。在读到培福田的部分时,我们都认可了,晚辈应该对长辈尊重,从此我也开始调整对待长辈说话不耐烦的态度。如果时间充足,我们还一起做甩手操,这也是书院健康养生的项目,真的非常利益家人,尤其是家里的老人。另外,小读令我们夫妻间更加理解对方,以前吃素老公不理解,在《素食,不仅仅是吃素》这场读书会上,老公第一次了解到我吃素的原因,这是之前说过好多次也讲不明白的矛盾点。
  几次小读下来,让我深刻体会到高效的陪伴才是给家人最好的陪伴。我也懂得了导师的良苦用心,我们往往在义工行的同时,忽略了最亲近的人。如果连家人都帮助不了、影响不了,何谈修行呢?现在家里的长辈已经不排斥我学佛了,甚至对学佛有了一些好感。
  3.修行和工作矛盾吗?
  小小读书会不但令我的家庭受益,同样也令我的工作受益。因为从事童书行业,我一直在寻找推广的新模式,于是,我将小小读书会的模式稍做改良搬到了工作上,于是一传十、十传百,没有多久就召集了许多热心推广阅读的父母们加入到我们的行列,既做到了覆盖推广,又极大程度地降低了成本,更为工作增加了亮点。平时做义工的经验,很好地帮助我解决了在做公司小读上的一些问题,整理工作问题的同时,又为义工小读增加了一些心得和想法,就这样工作和修行互相增上。
  如何平衡修学、生活和工作呢?其实就是把它们还原成一件事,修学就是帮助我们更好地生活、更好地工作,而我们也在生活和工作中磨练、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