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深度

  带班修学《略论》,需不需要理论深度?在这里,我首先要说明的是,这个理论深度需要小心把握范围。很多人会想,带班是不是需要学习很多经论,或者要学得很深入才可以带班,因此而畏惧带班,觉得自己学得不好,不够深入,怕被学员问倒。从我的带班经历来看,只要按照导师说的,画好金刚圈,就不用担心被妖怪吃掉。因此,我这里讲的理论深度,主要围绕两个方面展开。
  一方面,是辅导员对本课内容的理解、接受、运用的深度有多少。这并不需要我学习多少经论,更重要的是,我有没有把每一课所说的正见从理论联系实际,结合自身进行观察思考,并进行深度落实。这个从理解到接受再到运用的过程,需要有深度,不可以仅仅停留在理解层面,需要与现实人生有深度的结合,还要有一定程度的运用,完成观念到心态的转变。
  导师说,我们比一般学员多学了两年,这个是我们的优势。尤其是在带《略论》班时,我已经基本完成一遍《略论》的学习,十八字方针也天天在用。不管从整部论的宏观思考,还是从单个课程、章节的思考、与现实结合,都比学员先行一步。所以我完全不畏惧学员的提问,学员如果问了我不清楚的教理问题,或者本课没有深入说明的,我可以直接回答不清楚,我回去思考一下再给同学们回答。这没什么好怕的,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比如在“本论内容及殊胜传承”这一课,就有人问过深观和广行的问题。我没去查阅过相关资料,所以我就直接回答不知道,并且分享了我对这一段内容的理解:这里不是要我们搞明白深观和广行的区别,而是要告诉我们,本论传承了深观和广行两大体系,非常殊胜,所以我对自己能学习本论感到很有信心、珍惜心、感恩心、殷重心、皈依心;如果不能学好本论,把两大体系的法脉传承下来,这真是巨大的损失,我有责任和使命传承本论。学员在听完这些分享后,也就能放下自己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
  另一方面,则是辅导员能否通过在两套模式中的践行来加强理论深度。
  有一次我支持了一个新班,实习辅导员在班级交流中的分享听上去并没有漏洞,但其中一个学员却非常不满意,后来还在私下与实习辅导员交流时说:“你自己没做到就不要装自己做到。”在辅导团队会议时,实习辅导员说出了这个问题,真诚检讨自己确实没有做到,只是嘴上说说;在两套模式的落实层面是有缺陷的,自己没有发心承担,却要学员发心承担。这让辅导员感到忏悔并且承受了不少压力,在这位学员面前有些抬不起头。
  这让我更加深刻体会到导师说的:“分享是立足于自身实践。”如果辅导员自己都没有做好在本班的自修、交流、定课、分享,却对学员提出要求,那这种分享是没有力量的,学员也不会听,更不要说做。如果自己都没有做好义工行,忽视服务大众的承担,没有处理好与家人之间的关系,那我们在推动学员参与义工行时,分享如何处理家庭关系时,这些分享都是无力的。
  我自己原来对一些模式的推动很不上心,觉得不重要。比如小读这一课,学是学了,但我自己没有做,所以带的3个班级也没有做。我也不关心,只是走了个形式,学完就学完了,完全停留在口头,没有任何实践。但自从我改变观念,开始实践后,再回头推动班级,班级才真正动起来,大家也愿意去落实。
  不仅仅小读如此,一班一道场也是如此。如果我自己没有创业精神,没有传承传播三级修学的愿力以及践行,那么学员也是一动不动的。所以当了辅导员不能成为我不承担其他义工岗位的借口,反之,正因为我是辅导员,我更应该加强对两套模式的实践,通过实践检验理论,这样我的分享才会有力量。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上士道最后一个章节,六度四摄。如何能把六度四摄学好?其要领就是我在服务大众与三级修学模式的践行。我把三级修学比作般若度,其他五度则比作服务大众模式,以正见指导义工行,通过义工行落实正见,在两套模式中践行六度。
  所以在这个章节的带班过程中,我的引导都是围绕着两套模式,尤其是服务大众模式,让学员进行分享:自己在服务大众时有没有践行六度四摄?有没有发心承担?有没有认识到班级是小书院?而这些问题引导的前提,则是我自己有没有落实,我的践行深度有多少,我的认识与体会有多少。
  理论深度,不只是在理论层面,更需要有实践层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