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慧光不二

  【摘金句】“是什么使我们背离自然的生活?是什么使世界的变化如此巨大?是人类的贪欲,是人类对物质盲目的、无止境的追求!我们通过不断占有来满足欲望,占有吃的、占有穿的、占有住的……当我们拥有这一切之后,当我们不再有衣食之忧,不再有‘茅屋为秋风所破’的窘境,新的欲望又接踵而至。即使物质生活有了相当水准,我们还是不会满足,又会产生攀比之心,希望自己拥有的一切超过别人:服饰要比别人讲究,住宅要比别人豪华,地位要比别人显赫……在相互攀比中,衣食住行已经失去最初的实际功用。现代人对生活状况的不满,已不是简单的物质匮乏,而是在攀比中产生的失落感和挫折感。攀比又带来激烈的竞争,使每个人要在竞争的巨大压力下努力适应世界,努力跟上时代飞速前进的步伐,活得特别辛苦。
  为什么今天的人会有那么多要求?生活中的许多需要,与其说是我们自身的需要,还不如说,是社会使得你有这种需要。现代人的欲望正在工业文明的滋润下,在物质条件的刺激下,无限增长着。”

——摘自济群法师《生命的回归》

  【举例子】大家可能都听说过,女人的衣柜里永远少一件衣服。我也曾经如此。
  少女时代,每年春节前都会收到父母的新年礼物,一双黑布鞋。一条小带子绕过脚背扣进一个小环的那种。穿上后总是喜滋滋地盯着脚上的新鞋,满满的幸福感和对新的一年的期盼,那叫一个美!
  后来国家大力发展经济,我也大学毕业离开家乡工作了,也就可以更自由地买到自己心仪的衣服。跟随过港台风,在国外见识过欧美风,后来又迷派风。一年又一年,我的衣服鞋子越来越多。除了学会不同各种场合穿不同的衣服,后来又懂得了服装还得配包包、围巾、鞋子、首饰等。我的衣柜从无纺布便携式的更新为复合板组合柜,再到实木大衣柜,从衣帽间到单独的房间。能装的地方都塞满了,还要买买买。
  为了紧跟潮流,我会看时尚杂志或者走秀节目。时尚界总会向世界宣告,什么是今年的流行色、流行款,怎样穿才叫潮流,才叫美,才叫成功!记得在某大企业上班那会儿,从头天晚上开始就在想明天穿什么、如何搭配,到挑选时几乎要把所有衣服翻出来搭配一遍才好。直到必须出门了,往往已是时间无多、心浮气躁。到了单位或者外面,如果被夸赞了就开心,若无人理会就莫名失落,回到家里本已疲惫不已,还要将扔在床上的、镜子前的衣物一件一件挂回去……有时候不禁感叹,想成为一个时尚达人还真不是省心省力气的活儿啊!
  【谈体会】这不就是法师所说“不断占有来满足欲望”“衣食住行已经失去最初的实际功用”吗?
  家里已渐渐放不下与日俱增的衣物,每年换季时节我还需要花大量时间整理、归类、干洗、湿洗。为处理多余的衣物,我也曾尽力寻找合适的接收人,或者捐给贫苦地区的送温暖项目。每被接受一件我都开心,会感到还算物尽其用。但是这样的机会也不多了,一是新衣服越来越便宜,二是血拼时因经不住夸赞比如“最衬托姐气质啦”“好知性,好有范,好清新……”而买的那些时装,根本不适合送温暖项目,甚至连做抹布都不合格,因为不吸水!其实,反复穿的总是那么几件,或是全棉的,或是简单大方的。
  后来,我还了解到了服装生产是污染大户,特别是印染出五颜六色面料的染色加工业,各种洗涤剂对环境造成了严重污染。浙苏鲁等一些市县,已经成了世界纺织品印染加工中心区,江河被严重污染、村民健康被严重损害的情况让我看到美丽神话背后的污浊和不堪。
  再重新想想,我拥有的衣服越来越多,幸福感就越来越多吗?并没有,反而是身心疲惫。如同法师说的,“我们很多物质需要和基本生活没有太大关系,只是社会使我们产生的需要,是攀比使我们产生的需要。”
  现在,很长时间没有去逛服装店了。品牌店专员的微信也被我一个一个地删除了,似乎象征着我删除了过去的一种生活方式,为满足占有而不停抓取,为与众不同而自我包装。
  我的出行变得越来越简单轻松了,衣物舒适得体就好,挎上背包,穿上休闲鞋,轻快地走在路上,安然而自在。更重要的是,我把时间更多地放在体验大自然和小而美好的事情上,比如读书、种花、学习传统文化……特别是在普门关爱中心的艺术沙龙上,在慧空间的禅茶和插花读书会及三级修学中,嘉宾、主持人、后台服务的义工和同修们,他们衣着朴素淡雅、声音温和、眼神真诚、仪态从容,那么自然美好,那么简单快乐。
  济群法师说,“遵循简单、自然的生活原则,使我们的内心更为单纯。”“遵循简单、自然的生活原则,使我们能更好地保护地球有限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