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了八步骤三种禅修中的心态的禅修、观念的禅修和生命品质的禅修,感触良多。曾经,八步骤三种禅修没用起来,遇到问题不会对治,白白受了好多苦。
  我不禁想起自己以前经常掉入情绪的陷阱。也许是一件很微不足道的事,但是如果触发了心中那个敏感区域,我便会陷入负面情绪中。比如在以前我给一个闺蜜发微信,她总不回,还在朋友圈里聊得火热,我就不爽。我为什么起情绪呢?因为我认为她肯定看到了,就是懒得回。懒得回嘛,就是不尊重我。难道她因为某件事对我不满等等?我就陷入了一系列的胡思乱想中,并安住在烦恼中,越想越生气。所以,实际上造成我痛苦的是“我的胡思乱想”,我设定她看到必须给我回,没回就与我设定不符,我的情绪就起来了。
  而实际这件事对我其实也没那么重要。为什么人家一定要回我呢?一定要满足我的这种“重要感”呢?我的这个需求合理吗?或许她信息太多没看见,或许她觉得没必要回,也许她根本不知道不回我会生气。我执著于自己的感觉,并要求别人也必须在乎我的感觉。这种需求属于一种恶性需求,一旦不被满足,烦恼就产生了。于是,我发现给自己造成情绪困扰的人,就是我自己,敌人不在别处,而在自己心里。于是我把注意力聚焦到自己的心里,一直反复观察思维。
  事实上,当我开始这样想的时候,当我开始觉知的时候,烦恼已经消失一半了。这好比我知道了敌人在哪里,再起情绪的时候,我就会去观察。如果我内心不这样过于在乎我的感觉,外在的一切会伤害我吗?显然不会。想来这种自我的“重要感”不单在这一件事上给我造成烦恼,在其他类似对境出现的时候,同样会给我造成困扰。这就是一种恶性需求,我必须铲除这种恶性需求。
  但一直以来我把它培养得太壮大了,一时消灭不了。怎么办呢?首先,当它再出现的时候,我就看法义或者抄法义,转移精力,先不去理会它,不去滋养它,切断这股力量的供给。当我安静下来的时候再仔细想,身体随时都在衰老,任何部位都不能代表我,我的想法随时在变,我到底在哪呢?所谓的“我”不过是个因缘假合,那么其他人同样也是因缘假合。而这些烦恼的出现,不就是在帮助我看到自己需要修正的地方吗?是在帮助我修行啊。
  后来通过对业果道理的深入思维,再想想嗔恨心给我带来的过患,比如,会让我堕入三恶道,会火烧功德林,会影响我的健康。想到如果我继续“执著”会有如此多的过患,真是得不偿失。于是我反复推敲,继续强化观察修,情绪便被逐渐化解了,由此我发现烦恼的确是没有根的。而且,我的感觉也是不稳定的,也是不可靠的。知道这一点,我便不太在意自己的感觉了。只要建立正确的观念,保持觉知,这股情绪的力量会在观察修中被慢慢瓦解。
  后来,我又加上了“菩提心”的法义来对治这种情绪。尽最大努力去利他,去训练这种承担,培养利他的这种责任感,并安住于此,反复确认,让利他成为我生命中最强大的意愿。我要彻底改变主导我生命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