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悟相

  从2019年6月开始放生,尽量坚持一周一次河边放泥鳅,一直到现在,快一年了。
  第一次遇到不可思议的事,是一条小狗,参与了我和爸爸的整个放生过程。一开始,它好像就在河边等着我们的到来;后来一路或尾随或跑在我们前面,和我们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最后竟然提前到达了我们选定的放生地点,仿佛它提前知道我们会选择那个地点。放生时,它认真地听我们念诵整个放生仪轨,安静地和我并排站着。我当时还担心它会不会上去咬住一条泥鳅就跑。看我爸爸把泥鳅放到河里,完了小狗开心地衔了一根河边的水草,边玩边欢呼雀跃地跑开,那高兴的劲儿就像是它自己被放生了似的。它是那样的通人性,那场景我至今难忘。
  以前听过文殊菩萨在五台山示现为一条狗的故事,我甚至有种猜想,觉得河边那条小狗是不是也是菩萨化现来增强我和爸爸对佛法的信心的!我其实挺想再见到那条小狗的,后面每次去放生,都希望能再次遇到它。
  第二次遇到不可思议的事,就在今天,文殊菩萨圣诞的今天。
  昨晚刷公众号,看到第二天是文殊菩萨圣诞,就和我妈妈说了。我妈说,那我们明天就去放生吧,一家人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
  照常买了泥鳅,来到河边。放生仪轨做完,就把泥鳅放到河里。我们三人蹲在水边,一边念着“南无阿弥陀佛”,一边看着泥鳅们要么游走,要么往水底的石头缝里钻。一般,我们都会等到它们都游走才离开,我也想让没游走的能多听几声佛号,与佛结缘,多种点菩提种子。看着还没游走的几条泥鳅,突然发现有一条的脖子位置有一块白色的伤,猜测是擦伤或被运输时太拥挤而被同伴咬伤的。不过没有大碍,不影响它的正常游动。
  接着,看到一条特别小的泥鳅,之前都好好的,突然身体开始侧过来,漂在水面上,很虚弱无力的,却努力想往岸边游,但又不得力,被水一浪一浪地推动着,不能自主。我心里一阵可惜,看起来它像是要死了。好不容易刚刚被放了,就这样死了真是可怜啊。我想怎么帮帮它呢,感觉只靠我和我妈妈念佛号,摄受力可能不够大,脑子里闪过“三皈依”!
  一是,昨天看了一位三级修学学员的分享文章,她得了癌症,很痛苦绝望,然后有机会见到济群法师,法师就让她多念三皈依。后来她通过念三皈依,依正见调整心行并坚持义工,居然好了。几个医生轮流上阵都找不到她身体里的肿瘤,还成了医院的典型案例,医生们开会都觉得不可思议。二是,昨晚共修时,辅导员师兄提议我们念三皈依一百万遍。
  因为这样的铺垫,也因为我之前就把导师唱的三皈依存到妈妈的手机里——之前她每次去爬山都会放佛教歌曲,说可以辟邪。我也希望借此父母能多种下菩提种子,多与佛结缘——所以我赶紧把我妈的手机拿来播放三皈依,并把声音开到最大,放在接近水面的高度,希望这条泥鳅能听清楚。
  小泥鳅还在挣扎着向岸边游,眼看就快被波浪推向下游远离河岸了。我赶紧用手把它护住,帮它向岸边靠近。它努力翻着背,试着往水里游去,没几下,又变成侧面朝上了,再次被水冲走。
  此刻,我心里想的是,希望它能蒙佛接引,往生极乐。因为我看着它虚弱的样子,感觉它很快就不行了。
  我又把它给护回来,它侧躺着挣扎了一会,或者说调整了一会,再次背朝上,竟向河中心游去了。这一次,一反刚才的虚弱状,它像打了鸡血,尾巴有力地左右摇动着,仿若初生牛犊的劲头,蹭蹭蹭几下就游进水里,无影无踪了。
  这突如其来的转变,简直太神奇了!它突然精神抖擞地跳起来,宛若新生一般,雄赳赳气昂昂地跑开了。
  我忍不住说,三皈依力量太强大了,摄受力真是不一般!我对父母说,三宝就是宇宙中最强大的力量。
  我也突然想到,表面上看是我们放生利益了泥鳅,其实这条小泥鳅也是来帮助我的,让我加强了对念三皈依的信心。当时我就想,等完成了目前的功课,我要给自己定个计划,念诵多少遍三皈依,并在什么时间内完成。很感谢小泥鳅和三宝的加持,希望我的父母能对佛法生起更真切的信心。我经常祈请三宝加持我父母能早日皈依三宝,精进修学佛法。相信三宝会帮助我实现愿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