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第八届菩提静修营微平台负责人净明师兄

智   书

  麦肯锡数据显示,2011年前,中国人使用移动互联网的时间每天不到2小时,而现在超过4小时。也就是说,很多人每天会多出2个多小时分解到坐地铁、吃饭等碎片化的互联网传播。那么,佛法传播是否也可以分解到碎片化的时间,帮助碎片化的人与法结缘,走向觉醒?
  第八届菩提静修营期间,文宣组开始了新的传播探索,除了之前的网络、墙报传播等形式外,首次尝试在新浪微博、腾讯微信同步直播,与近千名营员、义工,以及更多未能来到现场的关注者进行互动。
  据统计,9月28日至10月6日,“菩提书院”微信号新增粉丝917名;随手拍照片1368张;留言板心得411条;微信互动回复总数15304条,微信分享约1000条;“菩提静修营”新浪微博分享总计962条。
  此次传播可以说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也为以后活动积累了宝贵经验。在建设微平台的过程中,义工们有着哪些感悟?净明师兄就微平台的缘起和意义谈起了自己的心得体会。
  问:为什么想到为这次活动建立一个微平台?它的意义在哪里?
  答:最初有这个想法,和我看到的信众群体有关。在导师的信众中,集中了企业高层、创业者、律师、媒体、医生、教师等,这是社会各界最活跃、最有思想、最有担当的群体,也是生活压力最大、上有老下有小的一代,相当于社会和家庭的中间层。从某个角度来说,贪嗔痴和诱惑欲望也最多,相应的,更有心灵方面的需求。导师建立菩提书院,帮助大家有次第地修学,和这个受众群体的内心需求特别吻合。
  第二,这个群体使用微博、微信、移动互联网和自媒体的频次最高,恰好是移动互联网和自媒体的主要受众。另一方面,这个群体也是在自媒体平台上吐槽、表达、诉说内心痛苦最多的一个群体。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菩提书院的各种活动能开设微博和微信平台,是非常契合他们需求的。
  第三,移动互联网带来了时间的碎片化,大家吃饭在刷,坐地铁在刷,打出租车也在刷。这既有利也有弊。如果使用好,可以让贪嗔痴烦恼也碎片化。佛法是无处不在的,所以,我们应该利用这个平台,让正法渗入到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既然人们的时间被碎片化了,佛法就不能在碎片化的地方失位。否则,这些地方会被贪嗔痴全面占领。所以,我们要让佛法传播与时俱进,在碎片化的地方,用合适的传播方式,引导那些被碎片化的人。
  问:这次微平台直播中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答:很惭愧,自己修学不够,微直播过程中会出现错字,这也是让我最忐忑的地方。这次做完微直播,让我最震憾的是,那么一个沉甸甸的账号,写错任何一个字,带来的影响都非常大。所以这事反过来刺激了我,更应该好好修学。只有好好修学,才能在发布的时候精确表达。
  问:从2013年4月官方微博启动以来,到之后的盂兰盆法会直播,到现在的静修营直播,你觉得这次互动效果如何?能否分享一下其中的体会?
  答:我觉得这次静修营互动是历次中最好的。拿盂兰盆法会来说,当时微信微博上有十来个人操作,但效果没有这次好。为什么?虽然盂兰盆法会有十几个义工在发微博,但没有调动每一个人发。自媒体最大的价值,不是自上而下,而是自下而上。也就是说,你派专门的人发,永远赶不上每一个去发,因为智慧在大众中。佛教自媒体的价值就是弘法和传灯,然后唤起每个人的力量。这次是微博义工最少的一次,也是微传播最好的一次。这不是因为我写得好,而是大家都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呈现了出来。我觉得,这次最大的亮点就在于此。
  还有就是,我觉得整个文宣组安排得好。这次很明显的进步就是OTO,从offline to online这么一个跨越。我们把很多营员用自媒体写出来的心得粘贴到看板上,然后又有很多营员拿手机翻拍看板,然后又传。这是一个从线下到在线的过程,起到了很好的传播作用。我觉得,整个文宣组探索出了一条自媒体的路,也是OTO的路。这两点是自媒体中特别关键的,必须把两点结合起来,也就是在线和线下的相互结合。
  不久的将来,移动互联网和自媒体一定会在弘法中承担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