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不惑,中国的古语很有道理,时候不到真的不行,到了之后突然就明白了。我今年39,马上就进入不惑之年了。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个幸福的人。加入三级修学以后,特别是通过对本期法义的多次学习,我才知道,幸福不是那么惊天动地,不是那么大张旗鼓的,也不是我们曾经想象的需要很多金钱、需要那种万丈光芒的表现。只要我们每个人努力爱、争取、去奋斗,就会享有自己的幸福。幸福其实是一种内心的稳定,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外界的所有事情,但是可以决定自己内心的状态。
  生从何来,死往何去?何为命运?活着究竟为什么?在我十几岁、二十几岁的时候,似乎从来没有思考过。但是在三十五岁时,我必须要面对了。当时的我沉浸在怀龙凤胎的喜悦之中,可是几个月后医生告诉我,腹中的一个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出生后要立即做手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如果不想这样,就要终止妊娠。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噩耗,但我是一个母亲,本着对生命的尊重,我选择了让孩子出生后做手术。
  怀孕期间,由于我是高龄产妇再加上怀了双胞胎,所以身体的一系列指标开始不正常。双脚肿胀得无法走路,再加上心中的恐惧,每天晚上都是睁着眼睛等待黎明。那段时间,我深刻体会到了人生的苦,身体的苦和心理的苦。随着孩子的呱呱落地,我那颗忐忑的心更加无处安放。因为我很清楚,孩子虽然出生了,但等待他的却是死亡。虽然现在的医疗水平很高,手术成功率也相当高,但这对一个刚刚出生几天的婴儿来说真是太残忍了。可是为了让他活着,我必须这么做。三天后,孩子因为手术失败还是永远了离开了我们。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心也随他去了。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不停地在心中问自己:这是为什么呀?为什么我的孩子会得这样的病?为什么做了手术他还是会死?是不是我不该带他来到这个世界?不是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我没有堕过胎,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我的孩子会有这样的命运?可是,没有人能回答我的问题。我很清楚,自己病了。没人能承诺我们一生永远晴天,没人能勾勒出命运的风刀霜剑……
  然而,外界虽不能把握,内心却可以调适,我选择了坚强地面对生活。虽然我经历了和孩子的生离死别,但庆幸上苍始终眷顾我,我的另外一个孩子身体健康。就这样,我照常工作,照常生活,通过运动和读书排解心中的苦闷。如果有些问题一时找不到答案,我选择暂时放下。
  但随着学习的层层深入,我发现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渐渐有了答案。我知道了生命的轮回和佛教所说的“业力”和“因果”后,也就释然了,真正地放下了。大卫·伊格曼在《生命的清单》里写过,人的一生,要死去三次。第一次,当你的心跳停止,呼吸消逝,你在生物学上被宣告了死亡。第二次,当你下葬,人们穿着黑衣出席你的葬礼,他们宣告,你在这个社会上不复存在,你悄然离去。第三次,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把你忘记,于是,你就真正地死去。整个宇宙都将不再和你有关。死亡并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在我内心深处,我永远记得我曾经有过一个儿子,他的名字叫——韵涵。等他的妹妹大一点,我也会告诉她:她有一个同胞哥哥叫韵涵。
  很庆幸自己能够在39岁时明白了活着的意义,明白了什么是幸福。在我明白了幸福之后,最重要的一个改变是,我觉得人生可以把握了。在此之前,我能把握的部分很少,因为心灵内部的那种无助感,常常有一种深层的不安存在着。我现在越来越安宁了,越来越有智慧了。我知道有些事情自己无能为力,但是有一部分是可以改变的:怎么看待自己、怎么看待世界;去除我执,尽我所能,改变自己能改变的那部分。把这些事情做好以后,内心的幸福感就极大地增强了。
  我知道在今后的人生中,或许还有更多的苦难等着我,因为人生不可能都是阳光灿烂的日子。但我同时也知道,每个人的命运都是由自己决定的,每个人都一定要清楚,这一生,最重要的事情是让自己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