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标题您可能会认为,故事所要讲述的一定是哪位菩萨的功德与弘愿。事实上,这里并没有菩萨,有的只是我,一只长着无数颗心的“妖怪”。
  是不是这个画面特别渗人——张牙舞爪、喜怒无常、不堪入目等等。那为何世间又会诞生此等妖魔鬼怪呢?所谓“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每一种心念的产生都不是天生的,而是在生命延续过程中逐渐积累的。
  生活中、工作中、人际交往中,我都会带着不同的心。面对父母亲人时,我会有一种依赖心;看到没关系的人时,我会特别冷漠;看到授业恩师时,我有一份尊重心与感恩心;而面对公司竞争对手时,嫉妒心与我慢心彼此交织重叠;看到所爱的人,则有一份占为己有的贪心;对曾经或正在伤害我的人,嗔恨心与厌恶心此消彼长……我每一次的起心动念都不一样。
  川剧变脸是川剧表演的特技之一,用于揭示剧中人物的内心及思想感情的变化,把不可见、不可感的抽象情绪和心理状态变成可见、可感的具体形象。以前我把它当艺术表演看,觉得特别有喜感、有期待。现在觉得它就像一面照妖镜,每一次的变化就是在嘲笑我的无知与愚昧。
  让我慢慢体会到以上种种差别的,是两套模式。佛法教理的学习,更多的是帮助我从理论层面的观察与思考来树立正见,认清真相,从而知其所以然。但真的因此就能不再陷入无常变化的情绪中吗?我发现其实自己是做不到的,要想把佛法学好,还是要将获取的正见落实到心行中,服务大众模式就很好地起到了解行合一的作用。
  可能有人会觉得,平时的生活与工作中不也可以实践的嘛。的确,我也有过一些尝试,但说真心话,在整个大环境都是贪嗔痴所构建的氛围中,想要把佛法用好,可谓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一不小心还可能会觉得是佛法不好,不能解决自己的问题。
  服务大众模式有点像大学生创业孵化基地,在社会环境尤为复杂的今天,它给我创造了一个避风港。在自家院子里先来几场实战演习,等具备了一定的智慧与慈悲,再带着出世的心,入世炼心。我觉得修学佛法需要次第引导,弘法利生也同样需要次第引导。
  其实,在承担班主任近一年的过程中,也是让我成长最快的一年,这多亏了团队中的诸位菩萨们。一开始我还自以为是观音菩萨救苦救难,你们这些“妖怪们”就该乖乖听话。可在传帮带的过程中我才慢慢发现,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妖怪”。我总爱拿着导师的“以项目为中心、以传帮带为纲领、以人才成长为线索”三句话作为尚方宝剑,真可谓“数数宣说,不生疲厌”。而她们用自己的慈悲来成就我时,我才看到了自己做事过程中所生起的慢心、重要感、优越感和主宰欲。
  从表面上看来,我的言行十分依止导师开示的精神,但背后的心错了,它并不是纯粹的利益他人的心,而是有私心的,我想通过传帮带的方式来达成“掌管”更大项目的贪欲。当我发现自身存在这样的念头时,我也开始做心行的调整。这其中我觉得《略论》的修学给自己提供了比较大的帮助,也让我有勇气把内心的想法分享给师兄们,我觉得这一步的跨出,对我自身的心行有比较大的帮助。
  同时我也学会了去观察团队的每位师兄,其实她们背后都有着不同的缘起,有的事业艰难、有的家人不认可、也有的需要平衡家庭孩子等等。可当时的我并不理解这些,没有用缘起去观察,被欲望冲昏了头脑,一味地“强买强卖”。我想这也一定给她们带来了不少的心理压力。我想通过这次分享向菩萨们忏悔,是你们帮助我更好的地看清楚自己这只丑陋无比的“妖怪”。
  通过两套模式,让我完成了一次看病、吃药、治病的过程。虽然病没有痊愈,但每减少一分过失,都要归功于善知识的教导以及义工菩萨们的慈悲。希望在今后的修学过程中,我更应慢慢去训练自己的心,用一种心来代替一切的心。
  感恩师兄们,你们就是我眼中的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