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学习到七因果,修知母、念恩、报恩时,辅导员引导我们,先把自己的母亲作为观修对象,然后再扩展到亲、中、怨、一切众生。班级交流时,好几位同学深情地回忆了母亲对自己的种种疼爱、种种母子亲昵的场景,还有人流下了激动和感恩的泪水。
  我傻眼了,好像回忆不出类似的场景。六岁前,我没有和父母一起生活,上学的年龄才回到他们身边,他们对我也不能说不好,但总是少了几分亲昵。我不记得母亲曾把我揽在怀里、抱在膝上,或是轻声细语地对我讲过什么慈爱的话语,诸如此类的温馨场景在我的记忆里几乎空白。记忆中,母亲总是在忙碌地洗衣服、拆洗被褥,经年不懈地给一家五口人编织毛衣毛裤。或许这就是母亲表达爱的方式,但我一直觉得这种方式是缺少温度的。现在让我观修母亲对我的疼爱,真的找不到感觉。
  这个发现让我垂头丧气。菩萨道的核心就是菩提心,要发菩提心先得生起大悲心;要生起大悲心就得先修悦意慈;要生起悦意慈就得观修知母、念恩、报恩。而我,在七因果的第一步就折戟沉沙、止步不前了。怎么办?我在心里暗暗给自己鼓劲:我就不信了,那么多前辈都能通过这个修法生起大悲心、菩提心,难道每个人都必须现世有一位足够温暖慈爱的母亲才能修七因果吗?我所读过的一些高僧大德传记中,有的自幼丧母,得到的母爱比我还少,难道他们都没有慈悲心吗?我决定主动出击,搜索相关的资料,看看能否帮自己跨越这个巨大的障碍。
  通过反复观听导师的开示,又参考了多位大德相关的开示之后,我总结了几个可以着手去努力的点:
  第一,菩提心的生起需要一个良好的心行基础,除了上士道的七因果、自他相换,所有之前的修法即道前基础、下士道、中士道都是菩提心生起不可缺少的基础和前提。如果前面的法没有修好,不具备相应的心行基础,直接修七因果是很难生起无伪菩提心的。
  第二,导师曾提到过,修七因果之前可以先修慈、悲、喜、舍四无量心,有四无量心的基础,再去修七因果会更容易。
  第三,导师在开示里多次提到过省庵大师的《劝发菩提心文》,光是听到这个名字就让我觉得很欢喜、很有信心,找来一读,更欢喜了。里面详细解读了什么是菩提心、什么不是,以及生起菩提心的十种因缘。
  第四,修悦意慈的核心,是通过观修“有情为亲属”来对其生起珍爱悦意之相,之所以明确亲属的内涵是母亲,是因为母亲人人都有,适合一切人观修,同时相较而言母亲的恩德最大。导师也提到,佛经里也有观众生为独子的修法,在家居士也可以这样观修,也是能生起悦意慈的。也就是说,生起珍爱悦意之相是目的,观有情如母是一个方便。
  总结出这几点之后,我开始逐一努力。首先是把道前基础、下士道、中士道的每一法都扎扎实实地修好,打好基础。这个没有捷径可走,只有认认真真、老老实实地反复熟悉法义并依教奉行。这一步几年间一直在努力,还需要继续努力,不能浅尝辄止。
  其次是修习慈、悲、喜、舍四无量心。包括导师在内,有很多法师都开示过四无量心的修法,从中选择了一个我觉得比较相应的修法,持续地观修。
  再次是持续诵读省庵大师的《劝发菩提心文》。从一开始只是文字上的理解,到慢慢地内心产生了一些触动和变化,感到祖师大德的摄受力、加持力真是不可思议。
  同时,生活中多观察思惟轮回中的身份不定,重新认识众生和我的关系。这样思惟得多了,渐渐感受到:无始劫以来我在轮回中沉沉浮浮,所有的众生都曾做过我的母亲,这不是一种说法,而是确定无疑的事实。
  那么,地铁上用慈爱的眼神端详着自己婴儿的那个女人,她一定曾做过我的妈妈,也曾用这样慈爱的眼神望着我。那个一身横肉、讲话粗声恶气、让我不由联想到黑社会老大的男人,转头对自己女儿却慈眉善目、温言软语,他也一定曾做过我的妈妈,也曾用自己温柔的一面对待我。电视里那头捕猎时凶狠残暴的狮子,也曾做过我的妈妈,为了填饱我的肚子,也像这样日日奔波觅食;为了保护我的安全,不惜和其他狮子搏斗。我也曾在天人的肩上化生,一出生就有异常美丽温柔的妈妈怀抱着……
  无量劫以来,当我生在鬼道、畜生道、人道、阿修罗道、天道时,都有一位妈妈呵护着我、养育了我。当一期生命终了,以中阴身的形态漂泊,因感受无依无靠的痛苦而万分期待有一个容身之所时,每一位母亲都对我有着赐予新生命的恩德。
  种种思惟忆念,使我不断确认一个千真万确的事实:每一个有情,不管是男人女人、鸟兽蚊虫、饿鬼天人,乃至地狱有情,在漫长的轮回中都曾做过我的母亲。此生,我们或许形态相异,或许见面不识,但这都不能改变他们曾有恩于我的事实。大恩母亲啊,我怎能不报答!
  惭愧!激动!欢喜!惭愧的是,如果没有学习佛法,我根本认不出每一位有情都曾是有恩于我的母亲,我还曾对他们造下过种种恶业,我虽有眼睛,和盲人有何区别!激动的是,佛法正见使我这个盲人重新得见光明,见到如母有情不会再“对面而不识”了。欢喜的是,差点以为自己无法生起悦意慈,现在竟然也能生起了,虽然力量还很微弱,但对我来说却是天大的好消息啊。
  再次学习七因果,修知母、念恩、报恩,修悦意慈,对我来说没有那么困难了,只是仍需要反复不断地观修来巩固和强化。几年来的种种训练,不仅帮助我突破了障碍,也让我深刻体会到打好基础、次第修习的重要性。佛法真实不虚,善知识教授、教诫真实不虚,只要自己肯花时间花力气努力去做,没有什么是不能生起的。
  脑海中浮现出大德多巴的教言:“集资净障,对于本尊本师启白祈祷,勇悍殷勤,数数思惟。纵经百年不生,亦如是修。然有为之法必不恒常安住,何由不能生起耶。”诚哉斯言,信受奉行!